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读书娱乐旅游绿色建设社区打工
 

中工文化

展演

民间藏宝人的爱与愁

2018-05-07 06:18:55 中工网--《工人日报》

据不完全统计,中国现有博物馆4826个,民间博物馆仅占10%,不少民间博物馆门可罗雀,鲜人问津——

民间藏宝人的爱与愁

图为重庆民间博物馆之一的巴渝名匾文化艺术博物馆馆藏一角。马岩岩 摄

  刚过去的五一假期,来自海南的网友在微博上发布的一条视频被“刷屏”。视频中显示的是重庆一处类似防空洞的场所,里面古代匾额林立,每一块匾额背后都有耐人寻味的故事。然而门可罗雀,没有游人。网友吐槽:在到处人满为患的景点,难得还有这样有底蕴但清净的地方。

  这个地方叫“瀚匾园”,其实是重庆一座民间博物馆。

  每年5月18日为国际博物馆日。提及博物馆,不少人会先入为主想到“大型”“气派”“豪华”“雄伟”等惯有印象。事实上,还有一种博物馆,没有人山人海的参观者,也没有警卫森严的安保,可能只是一座宅院或者一间屋子,但其中藏品或许价值连城。拥有者不是某个公立机构,而是某个人——这种属于一个人的藏宝库,被称为“民间博物馆”。在重庆的山水之间,隐藏着众多民间博物馆,尽管小众,不乏传奇;缺乏资金,仍顽强生长。

  民间博物馆再入公众视野

  此前不久,民间博物馆进入公众视野,源于一篇名为《少年Ma的奇幻历史漂流之旅》的文章。作者将在河北翼宝斋民间博物馆的游览见闻,在博文里娓娓道来,引发热议。

  因为这篇博文,网友将关注的目光重新投向民间博物馆,也记住了“翼宝斋”的名号。当然,是记住了骂名。这座民间博物馆的众多赝品令作者“大开眼界”,也“惊叹不已”。博文字里行间处处可见吐槽语句。事实上,更早时候,著名收藏家马未都就曾在博文中点评过翼宝斋——“这家博物馆藏品多,国家博物馆的汉陶说唱俑,他那里是银的;宋代五大名窑他有四个展柜;直径1.7米釉里红元代大盘,能颠覆中国陶瓷史……”

  在中国各个城市,民间博物馆已成为一道风景。一些城市甚至把这些带着浓郁私人化标签的地方列为旅游热门地。

  比如,成都市大邑县的建川博物馆,就是一座有名的民间博物馆。每天都有游客来此参观。再比如,有着“中国民间博物馆之乡”美誉的昆山锦溪古镇,曾被沈从文喻为“睡梦中的少女”,最多时曾聚集10多座各式各样民间博物馆。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8年3月,中国现有博物馆4826座,民间博物馆仅占10%左右。

  虽然数量不少,但近几年,不少民间博物馆越来越不受关注。人们更愿意将旅行目的地设为那些名声更响的大型博物馆。所以,当民间博物馆因为翼宝斋的出现回到人们视野中时,其回归未免也带几分“黑色幽默”。

  最终,这篇引发争议的文章让翼宝斋得到的是“撤消注册证,闭馆整顿”的下场。

  顽强生长背后的资金困境

  河北翼宝斋的命运戛然而止,还有很多民间博物馆顽强生长,重庆大山大水之间,就有这样的身影。

  长江之畔的历史文化名城奉节,有一座“诗城博物馆”,馆主叫赵贵林,已年过花甲。赵贵林清楚地记得,卖掉房子那天,天空乌云滚滚,空气里漫溢着闷热。他心里却是晴空万里,神清气爽,“因为有钱了,博物馆又可以运转一段时间了。”回忆起那段经历,赵贵林口气中略带激动,又有一丝酸楚。

  赵贵林创建“诗城博物馆”的想法起始于10多年前。2002年11月4日上午10时50分,“三峡库区第一爆”炸响,10栋高楼轰然倒下。有着千年历史的奉节老城向人们告别。硝烟散尽,赵贵林匆匆返回老县城,在废墟上埋头翻拣起来,窗棂、砖块……别人眼中的垃圾,成了他手中的宝贝。

  他决定建一座博物馆,留下奉节的历史文脉。“很多东西不可能全部搬迁走,我尽自己的努力,用不同的形式为后人留下一笔财产”,赵贵林面对中央电视台《讲述》栏目采访时,如此说道。

  但建博物馆是需要钱的。赵贵林开始到处凑款。县政府在宝塔坪划出几亩地支持老赵。国务院三峡工程建设委员会也将“大东门民居风貌保护研究”作为科研课题,支持了20万元。他又将自己的20万元积蓄拿了出来、向亲朋好友借钱,好不容易筹到80万元。

  “诗城博物馆”建成开馆那天,赵贵林喜极而泣。最开始,博物馆的确人气很旺。当地人争先恐后前来参观,试图寻找旧时老城的生活回忆。也有很多外地人慕名而来,甚至还有人组团来。但好景不长,博物馆运营的高昂成本,很快就将赵贵林的喜悦一扫而空。

  “参观的人越来越少,博物馆也没有正式列入旅游景点。运转就花费巨大,也拿不出更多钱进行宣传”,赵贵林面对着亏损上万元的赤字,一筹莫展。不得已,他决定卖掉房产来维持博物馆的运转。

  但所有人都明白,这只能解决一时困境。

  和赵贵林遭遇相同的还有重庆中医诊所少林堂掌门人刘光瑞,他被人们熟知的身份是“名医”,却很少有人知道,他是民间医药和瀚匾园两个博物馆的馆主。

  赵贵林维持一座博物馆都如此艰难,掌管两座博物馆的刘光瑞,遇到的困难只会比这个更大。“一年所耗的费用高达百余万元,全靠自己经营的中医诊所少林堂和其他项目来补亏。”刘光瑞清晰地记得,当初瀚匾园开馆预展,仅有几个旅游团队前来,其他则是朋友介绍来的客人。

  即便是如此艰难,记者探访过程中,却没有听到这些藏宝人说过“放弃”。或许,在他们心中,藏品就是他们的爱人,而保存藏品的宅院就是一生的伴侣。

  人气是成功的关键要素

  有的民间博物馆顽强地坚持着,有的民间博物馆却不得不面对结束的命运。2001年年底,西南地区首家民营综合类博物馆重庆国友博物馆悄然闭馆。原因很简单:资金跟不上。

  “资金”是每一个经营民间博物馆的人都必须正视的。藏宝贝,需要钱;博物馆建造,需要钱;博物馆请员工,需要钱;博物馆运转,同样也需要钱。记者在探访过程中也随机采访了一些旅行者,很多人对民间博物馆很感兴趣,却并不知道位置。没有人气,自然就没有收入,没有收入就自然没有钱维持运转。这就是重庆民间博物馆面对的共性“怪圈”。

  如何增加人气?成都大邑县建川博物馆带来一种积极的启示。

  这座投资数亿元的民间博物馆建有抗战、民俗、艺术品和地震4大系列30余个分馆。如此庞大的投入,怎样谋生?馆长樊建川给出的“法宝”是:做长产业链。樊建川将自己的博物馆和旅游业相结合,建了茶铺、文物商店、旅游纪念品商店、餐饮酒店等配套设施,使博物馆有了“造血”功能。如此运转模式带来的收益很快就得到体现,“建川博物馆一年的运营成本约2000万元,而产业链带来的收益则可以达到数倍”,樊建川说。

  “建川启示录”给重庆民间博物馆馆主们触动很大。重庆三耳火锅博物馆馆长聂赣如告诉记者,“游客既可享受一条龙的商业服务,又能欣赏馆藏文物,这才是民间博物馆最佳的发展模式。”而宝林博物馆则尝试探索“以馆带产、以产护馆”的路径。

  业内人士表示,不管民间博物馆选择怎样的方式生长,人气才是最关键,有了客流量才可能让博物馆真正“活”起来。

  (工人日报-中工网记者 黄仕强)

编辑:肖天
 
 

相关阅读

 
 

高清图库

 

首发策划

  • 祖孙四代的皮影人生

    进入古稀之年的两位老人,6年如一日的坚持,感染了青岛当地不少民众。

  • 精彩人生 始于劳动

    无论是生在城市,还是生在农村,不管所在家庭是否富有,长大成年后早早晚晚都要走上工作岗位。

  • 以诗之名,体味打工者的人生

    上古洪荒,生产力低下,以为那时劳作该是何等苦累。有些诗里描绘的劳动情形不但不苦,反而极具生活情味。

热门排行

 

热点推荐

 

优势栏目

  • 优势栏目

    斗牛狂欢节传递云贵非遗文化

  • 优势栏目

    朗读,需要理由吗?

  • 优势栏目

    八旬钢琴大师再奏经典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