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文化频道文史杂谈-正文
沈从文一生低调不张扬 被选为议员后一笑拒之
http://www.workercn.cn2013-04-09 07:40:39
分享到:更多

  沈从文一生为人低调、不事声张。抗战时,沈从文被选为湖南省议员,他一笑拒之。1958年,中宣部副部长周扬在庆祝反右斗争胜利的宴会上宣布,让沈从文担任北京市文联主席,沈从文当场回绝。1966年文革初期,江青为拉拢一批知识分子为自己捧场,借当年师生关系与沈从文套近乎,这时很多人奉劝沈从文给江青写信,以便自己不再受冲击和批判,沈从文断然拒绝。

  文革后,沈从文被人们重新拾起并得到重视,这时出现了一个阅读与研究沈从文的热潮。对此,沈从文却表现出惊人的平静。他在谈到自己的文学创作时,总是轻轻地挥着手:“那都是些过时了的东西,不必再提起它。……我只不过是个出土文物。”

  1982年6月19日,中国文联第四届全委会第二次会议在北京举行。会上,沈从文当选为全国文联委员。显然,这代表了人们对沈从文的普遍认同,但沈从文自己却不在意这一切,他对和自己住在一间房里的朱光潜说,“孟实,你去替我向上边说说,让他们把我的名字拿去。我是个不会做这种事的人。”对于这样一个别人挖空心思、想尽法子要争的位子,沈从文却是如此地看轻。

  沈从文是一个死守原则的人,他不会为了名或利而降低自己的做人原则。1982年,上海电影制片厂决定将他的小说《边城》改变成电影《翠翠》。这在一般人看来无疑是一个名利双收的好机会,尤其是对于一个刚刚复出的人来说,那更是求之不得。但是当沈从文发现对方不尊重原作、随意添加“阶级斗争”等子虚乌有的内容时,向来为人谦和的沈从文愤怒了。尽管有老友徐盈从中斡旋,沈从文还是退回了上影厂寄来的“改编费”,并断然拒绝了他们的拍摄要求。沈从文在这里维护的不仅是自己的作品,更是文学的纯洁性和自己一向的做人原则。

  上世纪80年代,一股“沈从文热”在中国悄然兴起,在这股热潮中沈从文始终扮演着一个“灭火者”的角色。在与朋友、学生的通信中,沈从文一再引述“血气既衰,戒之在得”这样的话,反复告诉别人,“极希望少在报刊上见到姓名”。对待宣传,沈从文一贯采取“不合作”的态度。凌宇是沈从文的同乡,也是国内外知名的沈从文研究专家,新时期以来,他先后出版了《从边城走向世界》《沈从文传》等多部著作,为沈从文的复出付出了艰辛的劳动。有一次沈从文从别人那里得知凌宇正在筹办一个规模宏大的“沈从文国际学术研讨会”,他立即给凌宇去了两封信,坚决要求取消活动。沈从文在信中写道:“凌宇兄:《秋水篇》:大块载我以形,劳我以生,佚我以老,息我以死。孔子云:血气既衰,戒之在得。这两句话,非常有道理,我能活到如今,很得力这几个字。但愿你也能记住这几个字,一生不至于受小小挫折,即失望。你目下的打算,万万走不通,希望即此放下痴心妄想。……你全不明白我一生都不想出名,我才能在风雨飘摇中活到如今,不至于倒下。这十年中多少人都忽然成为故人,我亲见到的。应知有所警戒。你不要因为写了几个小册子,成为名人,就忘了社会。社会既不让我露面,是应当的,总有道理的。不然我哪能活到如今?你万不要以为我受委屈。其实所得已多。我不欢喜露面,请放弃你的打算,自己做你研究,不要糟蹋宝贵生命。我目下什么都好,请勿念。”

  戒之在得——这就是沈从文对待名利的一贯态度。“暮色苍茫看劲松,乱云飞渡仍从容”,沈从文对待名利的这种超然是建立在他独特、曲折而又心酸的人生际遇基础之上的,那是一种对于世事的洞彻和清醒。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中 工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