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文化频道文化新闻-正文
“一国三译”雷倒华人影迷
蒋肖斌http://www.workercn.cn2010-02-02 13:48:11
分享到:更多

    “明年的奥斯卡最佳动画片提名名单出来了,据说《飞屋环游记》最被看好。”

    “我听说是《天外奇迹》呀……”“唔系啦,系《冲天救兵》!”

    这是笔者在MSN上与几位网友的一番争论,最后发现我们说的是同一部电影——英文名《UP》,只不过在中国大陆、台湾、香港分别译为《飞屋环游记》、《天外奇迹》和《冲天救兵》。

    原本大家各译各的也波澜不惊,反正当地的观众理解就好,而近年来随着三地交流日益频繁,无边界的互联网使传播更便捷。当“一国三译”同时上演,反映的就是三地翻译标准的不同与背后文化的差异。

    同一部电影,三个中文译名。有的只是细微差异,比如《哈利·波特3阿兹卡班的囚徒》(中国大陆)和《哈利·波特3阿兹卡班的逃犯》(台湾);有的神似形不似,稍加思索也能意会,比如《杀手里昂》(中国大陆)和《这个杀手不太冷》(香港);而有的截然不同,需要核对影片内容后才恍然大悟,比如本文开头所述。难怪有中国大陆网友评论:“人家一个老人一个小孩,用氢气球带着房子去南美洲,是个童话幻想故事,《冲天救兵》听着像史泰龙拍的动作战争片”。

    清华大学教授刘世生说:“翻译有两个大原则,一是直译,一是意译,两者各有特色。在我们学术界一般侧重直译,而商业翻译会将意译作为亮点,比如电影、小说名字等等。一般中国大陆翻译的比较平实,港台常有意外之举。”

    中国大陆侧重直译,比如《Pirates of the Caribbean》译为《加勒比海盗》。直译直截了当,绝不“跑偏”,但有时略显呆板。典型遭到诟病的例子是将美国科幻影片《The Day After Tomorrow 》直译成了《后天》。网友“管达”说:“台湾译成《明天之后》更好,因为电影讲述的是末日来临,明天之后的日子会怎么样。单纯译成《后天》仅从字面理解,没有深入电影内容。”

    港台侧重意译,常有“神来之笔”。台湾大学生林澄慧说:“之前有听说中国大陆与台湾在英文翻译上面有所不同,大陆比较直接,台湾很多时候是译者在看完电影后依照故事内容去翻译。”例如影片《Lolita》,大陆译为《洛丽塔》,台湾译名《一树梨花压海棠》,取自苏轼的一首诗,文字优美且含蓄地概括了影片内容。然而,有时利益驱使,商业影片的名字故意制造卖点,滥用一些词。阿诺·施瓦辛格的电影一定冠上“魔鬼”,威尔·史密斯要当一辈子的“战警”,莎朗·斯通注定跟“第六感”扯上关系,哈里森·福特一天到晚收到“追缉令”……

    三个版本的翻译摆在一起不免有比较的想法,最直接的亲历者就是在中国大陆与港台都生活过的人。就读于香港中文大学的大陆学生徐可意说:“《指环王》(《The Lord of the Rings》)的香港译名是《魔戒》,前者更准确但是后者感觉更有气势。内地的电影命名有一些规则,不能出现渲染鬼魅、封建迷信的词。香港有部电影叫《冢爱》,”冢“字可能违规,所以内地译成《死了都要爱》,当时觉得好”雷‘啊!“在台湾交换的大陆学生李强却觉得,台湾将《真实的谎言》译成《魔鬼大帝·真实的谎言》实在太过噱头。

    “翻译还可分为意译和音译。”刘世生说,“20世纪初,外国新事物大量涌入中国,找不到对应词,很多名字只能直接音译。最有名的比如把”民主“译成”德谟克拉西‘(Democracy),“科学”译成“赛因斯’(Science),现在北京大学还有一个”德赛论坛“。现在中国大陆的学术界在翻译英文著作需要音译时,会查阅一本《英汉译名辞典》,如果译得不规范,出版社也会帮你改正。而港台在音译上会根据广东话或者闽南话的发音音译,和普通话就差别很大。”

    音译的差别在人名上比较明显。例如“福尔摩斯”的翻译,普通话和英语发音差得很远,因为初译者是福建人,是按照福建话翻译的。香港《文汇报》曾经报道:Margaret Thatcher内地译为撒切尔夫人,台湾叫柴契尔夫人,香港叫戴卓尔夫人;Ronald Reagan内地译里根,台湾叫瑞根,香港译列根;Bill Clinton内地译克林顿,台湾叫柯林顿,香港两个译名都用……

    不仅仅是电影,大陆与港台对其他英语词汇的翻译也多有不同。郑珮对香港人把草莓叫成“士多啤梨”实在困惑。林澄慧说:“之前和大陆朋友聊到日本漫画,当下不知道他们讲的是什么,之后才发现讲的是我也很喜欢的一部,所以觉得三地的翻译似乎统一比较好。但是又觉得这和社会文化有关,还是保留各自习惯吧。其实解释一下大家也就明白了。”

    李强认为,台湾把航天员译成“太空人”、航天飞船译成“太空梭”搞得跟科幻小说似的。但他同时发现:现在台湾很多人买大陆翻译的国外教科书,因为大陆翻译得快,价格还便宜;台湾人也能看懂简体字,横排的书越来越多;现在台北街头已经换了一大批用汉语拼音标注的路牌……

    刘世生说:“翻译的评判标准很多,除了大家熟知的严复翻译《天演论》时提出的”信、达、雅“译文标准,其他著名的还有奈达提出的”功能对等‘理论。奈达认为好的译文不是静态地看文本本身,而是动态地观察译文读者与原文读者对作品是否产生了一致的反应。不能说港台与大陆孰优孰劣,更不能把不同文化背景下的翻译按照统一标准衡量。对于不同的读者,适合的就是好的。语言是根据社会的需要发展的,交流得多也会有慢慢趋同的可能。“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中 工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