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文化频道文化新闻-正文
2001年洛夫接受记者长篇访谈:有李白杜甫,民族就有了骄傲
http://www.workercn.cn2018-03-20 13:57:26来源: 羊城晚报
分享到:更多

  访谈录

  □羊城晚报记者 陈桥生 吴小攀

  羊城晚报:诗歌对于现实生活的价值何在?

  洛夫:当然有价值。很多人问我为什么几十年写诗一直没有放弃,我认为写诗不仅仅是一个写作行为,更是一个价值的创造,境界的创造,语言的创造。目前诗歌是处于低潮状态,不是主流文学,处于边缘状态,但一个民族没有诗歌,这个民族就显得太单调,文化上太弱了。几十年上百年以后,影响就会透露出来。

  羊城晚报:从功利的角度来说,诗歌对世道人心真的能起到作用吗?

  洛夫:文学,尤其是诗歌,它这种现实的立竿见影的作用是不可能的,是没有的,但是它有一种渐渐的漂洗作用,一种净化的作用,是潜移默化的,慢慢地,慢慢地。你说唐诗对人有什么作用呢,但有了李白、杜甫以后,我们的民族就有了一种骄傲,对于年轻人心灵的培养很有帮助,但它不是明显的、直接的、迅速的。

  羊城晚报:您觉得诗歌最重要的特质是什么?

  洛夫:既然是诗歌,就离不开它的本质,它的本质就是两个东西,一个是意象,一个就是韵律,这个韵律绝不是押韵,我很讨厌押韵,押韵就很不自然,就有人为的做作在里面,诗歌本身有一种很强烈的节奏感。另外一个就是意象,我认为诗就是一种意象思维,透过意象来表达你的思维。

  羊城晚报:诗人最重要的素质是什么?

  洛夫:我个人认为,诗人最重要的素质就是如何去寻找真我。在今天这个社会里,人往往会把自我迷失掉,在各种诱惑中,在各种名利场中,真正的我不存在了。写诗是和自己对话,和自然对话,和神对话,其中最重要的是跟自己对话,真正的诗,好的诗,应该就是写他内心的东西。诗最假不了,小说还可以作假,通过意象的形式寻找真我,这就是诗人。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