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文化频道文化新闻-正文
一个气象观测站里的华北大气风云
http://www.workercn.cn2018-02-22 15:04:43来源: 科技日报
分享到:更多

  新春走基层

  本报记者 付丽丽

  春节前夕,科技日报记者来到中国第一个百年气象站——距北京城区150多公里的上甸子大气本底观测站。到达这里可不容易,需要沿着蜿蜒的山路驱车两个多小时,再爬15分钟的山路。

  观测站坐落在密云区高岭镇上甸子村一个小山坡上,周围山势平缓,地形开阔。站点主体是座二层小楼,楼顶观测平台上密布着各种各样的精密观测仪器。

  PM2.5、二氧化碳、气温……这些人们关心的天气基础数据,都从这里走出。“所谓本底,指的是未受到人类活动影响的条件下大气各成分的自然含量。因此,大气本底观测站一般选择在远离人类活动和污染源的地区,以最大限度‘还原’大气原貌。”京津冀环境气象中心副主任、正研级高工权维俊告诉科技日报记者。

  在观测站北边的山坡上,矗立着一座80多米高的铁塔,分为5层,用以观测不同高度(18米、30米、45米、80米)风速、风向、温度、湿度数据以及63米高度的二氧化碳和水汽通量数据。

  “为减少人为影响,挂在铁塔上的10多个探头在高空中采集空气样本,并通过管道传输到监测站内的仪器中进行分析检测。”权维俊说。

  同样是为了减少污染,上甸子站由工作区和生活区两部分组成,两处相距750米。迎着大风,走在这750米的水泥路上,有同行说:“怎么这么长,真的只有750米吗?”

  是的,750米,记者只走了一次。周怀刚,上甸子观测站副站长,这个个头不高,皮肤黝黑、似乎还透着点红的中年汉子,一走就是34年。

  “现在好多了,上世纪80年代,站里的水是从村里提上来的,粮食要用小推车推上来。在室外观测时,四周都是坟地,夜里漆黑一片,下雨后泥泞不堪,鞋陷在里面半天都拔不出来。”周怀刚说。

  改善的不只是生活条件。周怀刚回忆,在2003年实现自动观测以前,一直用肉眼读数、用算盘计算,在早上八点、下午两点、凌晨两点人工测量、分析、记录数据等“原始”的工作方式。而现在,地面综合观测实现了自动化,打开计算机上的气象观测平台,就可以看到实时滚动更新的气温、气压、湿度、能见度等多种观测数据。

  徐晓斌是这里的常客,有时一个月要来好几次。作为中国气象科学研究院大气成分研究所副所长,他之前从事的区域性酸雨、臭氧浓度态势研究等项目都是基于上甸子站的基础数据。

  有数据显示,利用上甸子站60年的气候数据分析表明,上甸子地区在变暖和“变干”,同时大气的水平运动趋于越来越稳定;上甸子地区的酸雨有加强的趋势,酸雨的类型也从硫酸型向硫酸—硝酸混合型转变。

  的确,上甸子站如今已经实现温室气体、反应性气体、气溶胶特性以及太阳辐射等6大类100余种要素的观测,能够获取华北区域长期、连续的本底观测资料,为区域气候变化和环境气象研究等奠定了坚实的数据基础。

  “我们都知道,长时间序列的观测数据弥足珍贵,希望能将上甸子区域大气本底观测站的历史数据整编出来,为我国应对气候变化工作和环境气象业务科研提供基础数据集。”权维俊说。

  “今年终于可以陪家人好好过个年了,在这个岗位上,我有20多年春节都是在值班中度过。”周怀刚说。

  尽管深知数据观测、采集、上传工作的简单枯燥,尽管总觉得愧对家人,但要让他重新选择:“我还是会从事这项工作,虽然默默无闻,但却对国家应对气候变化至关重要。”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