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文化频道文化新闻-正文
冰心:才情之外有学问(图)
http://www.workercn.cn2017-09-20 09:06:51来源: 光明日报
分享到:更多

  汉英、英汉双向翻译

  在现代中国译界,福建有几个人是有影响的,严复是一,林纾是一,林语堂是一,陈季同也是一。其实,冰心也是这个行列中的一员。在尚未进入翻译实践时,她便有了理论,在1920年发表《译书之我见》(《燕大季刊》第1卷第3期)时,提出翻译三原则——顺、真、美。她说:“既然翻译出来了,最好能使它通俗……不通俗就会导致不明了,不流畅,这样会打断阅者的兴头和锐气。”

  冰心把“顺”摆在了第一位。其次,她认为,翻译时要避免过多地参入己意,要准确地传达原文的内容及艺术境界。同时,她也意识到了翻译需要“美”,如何使译文变为“美文”,这就要求译者在文学上要有较好的修养。冰心提出的 “顺”“真”“美”,与严复的“信”“达”“雅”,林语堂的“忠实”“通顺”“美”等观念,大致相似,可说是支撑了中国的翻译理论。

  冰心在美国威尔斯利女子大学留学时,攻读英国文学,莎士比亚是重要课程,《哈姆雷特》中许多精彩的台词,她都背得出来。但她没有以此作为硕士论文的选题,而是选择了汉译英李清照的《漱玉词》。英译诗词难,既有用典、象征、比兴,又有韵律、节拍与词牌的限制等,选择李清照可说是难上加难了。尤其是李清照的英译参考文本,威校的图书馆一本也找不到。

  虽说李清照的词在中国享有盛名,但在欧美几乎无人知晓,冰心在哈佛大学的怀得纳(WIDENER)图书馆苦苦找寻,最后也只找到了三个人翻译过她的词,但不是英语,而是法语。一位是朱迪思·高迪尔夫人,翻译了《漱玉词》中的几首,同一本书中,另一位叫乔治·苏里·戴英杭的,翻译了7首。1923年法国巴黎出版的《宋词选》,有利·德·莫兰对李清照词的翻译。

  这些翻译,很难传达李清照词意境的隽永和谐,与中文相距甚大。甚至连译者苏里·戴英杭也承认,“难得几乎无法翻译”。在哈佛大学中国图书馆中,冰心倒是找到她所要用的翻译蓝本、王鹏运选编的李清照《漱玉词》(1881年北京初版)。

  在进入实际的翻译前,冰心与她的导师罗拉·希伯·露蜜斯博士确立了一些原则,这个原则使她的翻译中减少了一些困难,那就是放弃易安词的韵或节拍。词可吟诵,吟诵时有伴乐,翻译不可能保持中文吟诵时的伴乐,译作也不可能成为有伴乐的诗歌。因此,她认为,“在翻译中看来可以做到的,而且希望能够做到的是要逐字精确地翻译。要保持原诗中经常引喻的古代人名和风俗习惯的风韵,尽量保持词的情态”,最终呈现的是根据原词译成的“长短不一的英文格律诗。”

  “逐字精确地翻译”“保持词的情态”“英文格律诗”这三点,成为冰心对李清照翻译的三原则,这与她在尚未进入实践时所主张的“顺”“真”“美”是一致的。冰心选择了《漱玉词》中的25首词进行翻译(其中之三《生查子》,为宋代女词人朱淑真所作,可能是王鹏运选编的《漱玉词》误收入的),完成了她最初的译作。1997年,香港昆仑制作公司将其出版,书名为《论李清照词——冰心女士硕士论文》。

  在完成论文《李易安女士词的翻译和编辑》的同时,冰心还在写作《寄小读者》,显示了她既是一位灵性极高的作家,也是一位扎实做学问的学者,《漱玉词》中25首词的翻译与注释,词法与韵律的分析,只有专业知识功底极深、西方诗歌造诣很高的人才能做到。《序》与《词人小传》,概括力强,见解独特且极富文才,体现了她广博的历史知识与纵横向诗词比较的能力。

  冰心的硕士论文完成后,威校校刊(Wellesley College News)以《威校毕业生翻译中国诗词》为题,进行了专门报道,称“谢小姐实属把她的诗词翻译为英文的第一人”。需要再说一下的是,《冰心全集》收入了这篇硕士论文,仅附《漱玉词》原词,而无冰心汉译英文本。其实,汉译英的《漱玉词》才是冰心的作品。在我后来选编的《我自己走过的道路》(《冰心佚文集》,人民文学出版社,2007年),才将这个文本收入。

1 2 3 4 共4页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扫码关注

中工网微信


中工网微博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