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文化频道文化新闻-正文
中国民间文化遗产保护事业生机勃勃 乡土瑰宝绽新花
http://www.workercn.cn2017-09-15 07:47:30来源: 人民日报海外版
分享到:更多

  江西婺源理坑(网络图片)

  湖北咸宁舞蹈“打桂花”(网络图片)

  蔚县剪纸(王锦强供稿)

  安塞腰鼓(网络图片)

中国民间文化遗产抢救工程让乡土瑰宝绽新花

  近5年来,在党和政府的支持下,由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倡导并实施的“中国民间文化遗产抢救工程”扎实推进,取得累累硕果。目前,除了原来一直进行的“我们的节日”“古村落调查”“少数民族文化调查”等重点实施项目,该协会又特别启动了“一带一路中国民间文化遗产探源工程”“中国口头文学遗产数字化工程”“中国民间工艺传承传播工程”等重大项目,其中“中国民间文学大系出版工程”被列入今年1月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实施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这些庞大的工程,既为中国文化百花园中增添了更多的精彩民族文化样式和民间文化经典文本,也向社会普及了民间文化知识,唤醒大众民间文化自觉,具有文化启蒙和推广保护理念的重要实践意义。

  最近,本报与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调研员王锦强展开对话,探讨古村落、民间节日、民间工艺的保护和传承问题,听他讲述调研和推进民间文化保护的故事,从中领略到民间文化保护事业的勃勃生机。

  乡风文明涵养古村落“天生丽质”

  记者:听说你一直特别看重古村落,为什么?

  王锦强:因为民间文化曾经是、今后仍然是丰富物质生活和建设精神家园的基础性资源,而我们祖先创造并传承的文化财富,一多半保存在乡土世界里。现代文明的高歌猛进,使得我们民间的传统文化已经在大部分地区成为零散的存在。唯有古村落,以活态的方式完整保存着那些文化以及文化赖以产生孕育的土壤,是滋生农耕文明的活体细胞和思想基因,是物质文化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结合体,流淌着民间文艺的源头活水。但古村落又是一种独特而又弱不禁风的文化资源,也是民间文化遗产抢救与保护工作中的盲点和难点。

  记者:给你留下比较深刻印象的有哪些村落?

  王锦强:一个是后沟村。它位于距陕西榆次城区十多公里的山间,浓缩了黄土丘陵沟壑区农耕时代的民俗文化经典,保存了中国北方汉民族自给自足的文明传统。当地精美的民居建筑、精湛的民间手工营造技艺、精致的雕刻艺术作品、精彩的民间文艺样式,显示出民间文化的巨大魅力。

  中国民间文化遗产抢救工程示范采样地、中国民间文化遗产抢救工程古村落保护示范基地、中国古村落代表作的“冠名”,让这个偏僻的默默无闻的山间小村名扬海内外。当地政府部门围绕“古建修复、经营系统、田园风光、纯朴民风”的旅游思路乘势而上,给后沟村这个小村带来了巨大的冲击和变化。今年3月,我去后沟村调查回访,看到山村高处建起了农耕博物馆,陈列着征集于各家各户的农具农家生活用品,很是感慨。

  同样,以传承千年、独一无二的壮族“女子太阳节”闻名的云南西畴县上果村,在获得一大笔资金后,保存传统格局与传统生活设施的村落民居群也有了新鲜的活力。

  记者:古村落旅游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地方?

  王锦强:对于民间文化资源富集的古村落来说,乡村旅游提供了一个新的发展选项,但只有把个性化、差异化的文化功课做足才能避免面貌趋同、业态雷同的长困与短痛。要用良好自然生态与人文的契合、互助的社会关系、共同信仰的坚守、民间文化的有序、传统技艺的精致、表达方式的讲究,来支撑乡村文明的维系和养护。

  民间文化助力发展方式转变

  记者:民间节日集中体现了哪些文化遗存?

  王锦强:节日文化是以文化活动、文化产品、文化氛围为主要表象,以民族心理、道德伦理、精神气质、价值取向和审美情趣为深层底蕴,以特定时间、特定地域为时空布局,以特定主体为活动内容的一种社会文化现象。

  节日文化在长期的历史积淀中,使民族的优秀文化得以保存、丰富和发展。从那些丰富多彩的节日文化形态中,可以透视一个民族或一个地域民众的文化心理和精神风貌。

  我们的祖先们一直期待生活能够更精彩、更诗意,更有物质和精神的质量、境界和高度。因此,他们才把祖先的特殊愿望和祈求看得比什么都重要。祭祀、唱戏和庙会活动把天地、神灵、祖先放在最为神圣、庄严和无与伦比的优先位置上。我们每一个族群和个体都终身接受着他们仰观天象、俯察地理后茅塞顿开的精神沐浴和灵魂洗礼,发酵和过滤着他们的信仰与价值观。我们的节日文化就是在这样的人文原点上虔诚地精耕细作、劳心竭力。

  记者:八月十五快到了,听说湖北咸宁有种“月亮崇拜”,还带动了经济、民生?

  王锦强:咸宁市咸安区桂花镇大屋雷村的嫦娥崇拜及中秋祭月活动,均根源于古老的月亮崇拜。来自北方的“嫦娥传说”在咸安地区落地生根,与当地桂花种植习俗结合后,繁衍、变异、壮大,孕育了咸安区独有的“嫦娥文化”现象。

  无论从不可计数的民间传说、歌谣、谚语、歇后语,还是从丰富多彩的中秋民俗、自然山水和风物遗存来看,嫦娥都已成为咸安区桂花生产和民间信仰的“保护神”。从数百年前传承至今,大屋雷村的中秋祭月与拜月民祭习俗,一直具有较为广泛的群众基础,有民间自觉的传承愿望和持续空间。咸安区种植桂花、苎麻,由民间文化和信仰习俗催生与推动了麻棉纺织业、桂花酒桂花茶等保健品和衍生产品以及旅游经济的发展,显示出民间文化的巨大影响力和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实绩。

  在这里,民间文化的传承与发展已成为衡量人民群众幸福生活指数的重要价值标准。

  记者:在你看来,民族文化传统是怎样驱动特色产业延伸与转型的?

  王锦强:绚丽多姿的民间文化遗产,凝集着一个地区共同的精神信仰、审美理想和价值观念。作为不可再生和复制的人文资源,它既可以成为新的文化亮点,也能为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和发展方式提供思路,开阔视野。

  云南省勐海县是滇藏茶马古道的源头和滇缅通关的重要驿站,普洱茶是勐海最具代表性的文化符号。勐海县有树龄达1800多年的巴达野生茶树王,有900多年的南糯山栽培型古茶树王,有世界上最大的4.8万亩百年以上栽培型古茶园,有世界上最大连片的百年以上的1.6万多亩的贺开古茶园。“普洱茶制作技艺·大益茶制作技艺”被列为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生活在这片古茶区的傣族、布朗、哈尼、拉祜、彝、汉等10余个世居民族,千百年来,爱茶、用茶、敬茶、祭茶,视茶为“上通天神,下接地府”的灵性之物。

  当地布朗族、哈尼族敬奉三国时期的诸葛孔明为茶祖,称茶树为“武侯遗种”。傣族“竹筒茶”别开生面,拉祜族“土罐茶”茶香持久,哈尼族“土锅茶”“烤茶”回味无穷。勐海少数民族茶农以茶入歌入舞,既有代代相传的古老的采茶山歌、祭茶调和采茶舞,也有即兴现编现唱的采茶歌、情歌对唱。世代沿袭的拉祜族头人带领村民祭祀茶神树神的习俗活动保障了茶树的自然生长和良好发育。

  云南许多少数民族相信树木也是神灵的“化身”,并能赐福人间。如文山地区的白倮人、花倮人认为其祖先是从昆仑山飞过来的“精灵”,栖息在红土高原的云海林莽间。对参天树木的顶礼膜拜,使得这里的自然生态得以休养生息。

1 2 共2页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