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文化频道文化新闻-正文
三场音乐会 两位华人女高音救场(图)
http://www.workercn.cn2017-03-03 02:41:41来源: 北京晨报
分享到:更多

张立萍

  因为韩国世界级花腔女高音曹秀美因故不能如期前来,以至于余隆“旗下”的中国爱乐乐团、上海交响乐团、广州交响乐团各自的2016-17音乐季中非常重要的一场“纪念玛丽亚·卡拉斯逝世40周年音乐会”同时出现“险情”。为一个世界级的歌唱家救场,而音乐会的主题又是纪念一位无与伦比的前辈,无论谁在这个时候会愿意“挺身而出”救场,都是需要极大的勇气的。尤其是已经卖完票才知道换人的音乐厅观众,对于救火队员来讲就更加艰难和五味杂陈了,因为观众不是自己的,再加上不在自己的“地盘”上,还没开演就要先“拯救自己”。

 

  三场音乐会

  两位华人女高音救场

  三场音乐会分别是广州星海音乐厅2月19日黄英,北京音乐厅2月23日张立萍,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2月26日黄英。记者有幸先后在广州和北京领略了黄英和张立萍两位华人女高音的救场,并且也关注着上海黄英的第二场演出。在票房方面,与北京不同的是广州和上海都是在宣布换人之前开票的,而北京则是直至1月22日宣布张立萍接替之后才开票。

  看得出来,北京更加“先知先觉”。广州和上海则是商业优先,自然是早早开票,这其中广州虽然早已与曹秀美有缘,但这场却是她在这里的第一个独唱会,所以在广州受到的期待远高于京沪两地,票房早在去年年末就告罄,不过,当1月22日广州宣布换人后,出现了超过三百座位的退票。上海虽然也同广州一样开通了退票通道,但到开演前,票房超过了九成,看得出来黄英在自己的“地盘”上,人气还是相当高。

  曹秀美此前在上海的独唱音乐会基本与北京持平,以她55岁的“下坡”状态,在上海的票房真能超过黄英也未必呢。北京的情况应该是最简单的,因为是直接给张立萍开票,所以,买票的全是“自己人”。关于广州的大批退票也很有意思,据说,去年王羽佳在这里有一场音乐会,原定是上下半场各有一首钢琴协奏曲,但临近时因身体不适临时决定只演奏一首,消息一出立刻有十几张退票,但随即回到音乐厅售票窗口即告再次售罄。而这一次,由于星海音乐厅今年票务系统令人费解的新规定——退票不能回到系统中重新出售。导致有人想买黄英的票买不到,音乐厅里却空置了大量座位,这多少影响了黄英的票房成绩。

  黄英

  重选曲目亮出花腔唱功

  与上海相同,广州音乐会的指挥也是德国人马蒂亚斯·福尔曼尼。作为德国的歌剧指挥,他为这场音乐会的上下半场一共选择了四首歌剧序曲、前奏曲和音乐片段,辉煌、沉重且冗长,与黄英演唱的亨德尔、莫扎特、多尼采蒂、罗西尼、普契尼的风格和会场氛围大相径庭,尤其是在上半场,多少影响到了音乐会的气氛。

  由于是临时救场,黄英并未把曹秀美的音乐会曲目接下来,而是按照自己的声音条件选择了一套20年前在索尼音乐录音的曲目,毕竟她的轻抒情女高音与曹秀美的纯花腔女高音在技术运用和曲目擅长上区别巨大。黄英开场曲是亨德尔歌剧《里纳尔多》中著名的“让我哭泣吧”,这是一首巴洛克经典的慢歌,线条与情感必须完美配合在一起,花腔的装饰音使用必须适度,同时还要彰显出歌者的技巧高超和审美。但作为开场曲往往不能把现场的气氛刺激起来,黄英的这段唱其实相当见唱功。但只有听到了下面这首莫扎特的音乐会咏叹调《你有一颗忠诚的心》,你才会由衷地赞美这是一个纯正的“莫扎特女高音”,黄英在莫扎特歌唱的声音质地、乐感、线条、特有的节奏、情绪表达上都异常的精彩,花腔的颗粒与线条的配合运用轻巧自如信心满涨,让这首故事性极强的咏叹调充满了趣味性和戏剧性,恍惚间你会有一种莫扎特当年就是为她而写的这个角色和声音的“错觉”。

  但是,很显然广州的观众更喜欢意大利歌剧的气场,从下半场的第一曲多尼采蒂歌剧《唐·帕斯夸莱》的咏叹调“姑娘的秋波”开始,广州观众的心情仿佛换了个样儿。普契尼歌剧《燕子》的咏叹调“谁知道多莱塔的美梦”是一首抒情的咏叹调,不需要花腔的任何装饰音,但匀长的气息和线条唱出来的弱声才是最迷人的,黄英到底是莫扎特女高音还是普契尼女高音?压轴的自然是她的拿手戏罗西尼歌剧《塞维利亚的理发师》咏叹调“我心中有一个声音”,黄英再次亮出她的花腔唱功,观众的爆棚到这时才降临。黄英再返场一曲普契尼歌剧《贾尼·斯基基》咏叹调“我亲爱的爸爸”,这是一首女高音独唱会“必”返场的曲子,无一例外,作为歌唱家常年在外漂泊,这是她们思念亲人的真情表达。黄英的后两首返场都是中国歌曲,一首是《我住长江头》,另一首竟然也是她在索尼唱片中的由法国人配器改编的西北民歌《小路》,相当出彩!

  张立萍

  未多调换留下纯花腔音

  抒情张立萍的声音在这三位女高音中最为接近玛丽亚·卡拉斯,与曹秀美距离更远,但有趣的是她并未多调换曹秀美的既定曲目,更是留下了不属于自己声音和技术擅长的纯花腔女高音曲目——罗西尼《塞维利亚的理发师》咏叹调“我心中有一个声音”和格里埃尔《f小调为花腔女高音与乐队所作的协奏曲》。这样的曲目选择看上去会让人有些不解,第一首是玛丽亚·卡拉斯的经典曲目,但第二首则完全是曹秀美的“看家菜”,张立萍留下这首曲子不仅要挑战自己,还要挑战曹秀美。非常有意思的是,从罗西尼开始,张立萍就用轻抒情女高音的声音和技术,把自己的声音轻轻地吊在高处,而她的花腔技术更让人大开眼界,她在罗西尼咏叹调中使用了类似于纯花腔女高音的技术,密集的颗粒装饰音和快速的连音令人眼花缭乱,这与她在以往威尔第歌剧特别是《茶花女》中使用的花腔技术、音色、声音的质地都完全不一样……不过,记者还是觉得格里埃尔的声乐协奏曲不是她的菜,尤其是在二乐章高潮段落中声区的花腔因为过于用力而失去了音色。

  张立萍这场独唱会的气场也是从下半场才渐入佳境的,她在普契尼歌剧《托斯卡》咏叹调“为艺术,为爱情”中彻底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和状态,不过,她在接下来贝里尼歌剧《诺尔玛》咏叹调“圣洁的女神”中的表现又稍嫌平淡,最拿手的还是要看压轴的《茶花女》第一幕那首从抒情唱到绚烂花腔的咏叹调“永远自由”,张立萍的《茶花女》从来都是不会让人失望的,尤其是独唱部分,这场音乐会上同样是让人心满意足。返场,自然是“我亲爱的爸爸”,第二首贝里尼歌剧《清教徒》咏叹调“耳边响起他的声音”,简直太精彩了!印象中她早年在海外曾经唱过多次,把握起来远比《诺尔玛》要更有心得。

  这两场音乐会下来,给记者最深刻的印象就是救场真不容易,首先是要考虑是不是自己的曲目,其次要看准备时间是否足够充裕,接下来就要像运动员那样,为一个赛事的每一个细节做全部必需的身体和精神准备,尤其是广州的这一场观众不是自己的,场子不是自己的,再加上退票的“下马威”,全场拿下来已是圆满,再博得满堂彩那就是把别人的观众变成了自己的观众,这真的是一门技术活儿!(李澄)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