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文化频道文化新闻-正文
男子制造出传古龙泉宝剑 需要经过上百道工序
http://www.workercn.cn2015-04-22 16:21:00来源: 浙江日报 
分享到:更多

  本报讯 龙泉市区西南方向4公里处,一个叫河村的郊外小村,一座叫“剑村”的山庄,赫然独行于高手如云的龙泉铸剑行。

  自从“剑村”问世,鱼肠、七星、龙源……传古名剑再现江湖;镟焊百炼钢锻打、乌兹钢锻打,传统铸剑技艺一一复现。

  江湖“侠客”们纷纷上门求剑。目击者称,这些人拿到宝剑后,如同顽童拿到玩具般欣喜若狂,抱着不肯放下片刻。

  “很多人都有‘侠客梦’,都希望有一把自己的宝剑。我也这样梦想过。因为思念剑铺林立的家乡小村,我就选了‘剑村’作为我的号,也拿它做了商标。”“剑村”掌门人胡小军,身着一袭黑色对襟长衫,娓娓道来。

  百炼成钢——

  手工孤剑重现秦汉辉煌

  “剑身锻造、剑鞘制作和装具配置是制成一把龙泉宝剑必不可缺的三道工艺,涉及到磨工、木工、漆工和金工等多种工艺,每道工艺又可细分出十几道程序,加起来有上百道工序。”春日阳光洒在“剑村山庄”的小院里,各种华语大片的海报贴满院墙,海报上熟悉的明星大腕,都在给一把把龙泉宝剑“做陪衬”。

  就像很多武侠故事中无名小辈因为因缘际会习得高深武功一样,胡小军的铸剑技术也来得颇为神奇,他是龙泉当时唯一一个从外地学艺归来的铸剑师。

  1996年,19岁的胡小军大学毕业后,被委派到大连一家电子厂担任业务经理。每天上班前,胡小军抽出两个小时到大连各大公园门口摆摊,向练武老人兜售龙泉剑。“卖剑赚的钱比正式工资还多。”胡小军笑着说。1998年,他干脆租店面专门卖剑。

  有一天,胡小军无意中听闻斜对面一家店铺刚修复了一把古剑,卖了40万元。他顿时坐不住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龙泉宝剑,都是一般的武术剑,只能卖四五十块钱一把。”他思量再三,干脆关了店铺辞了职,跟着那家店铺的铸剑师傅学习古剑修复。

  烧起小土炉,鼓起皮风机,自嘲没有家族传承的胡小军一切从头学起。在羊角墩上,六斤草钢经上万次锻打,方能打出一把两斤左右的剑身。每一锤下去,火星四溅;每一次折叠,都在提炼,这就是“百炼成钢”。“草钢也叫炒钢,里面杂质较多,需要在高温下反复折叠锻打提纯。折叠层数一般在三万多层。”

  就这样,从1999年到2006年,胡小军在大连锻打了8年,终于决定回龙泉“试剑”。

  抱诚守真——

  道具用剑开拓全新市场

  2006年7月,携技返乡的胡小军回到老家河村,鼓动父母亲戚,请了打铁师傅,在原来龙泉市兵工厂的废弃宿舍里,办起了自己的“剑村”剑厂。

  “龙泉剑有很多老前辈、很多跟我同龄的高手,铸剑的氛围很好;但是,当时龙泉只生产低端刀剑,效益不好。我下定决心要走手工孤品的路子,一心想追寻欧冶子两千五百多年前的技艺。”胡小军请的几个位师傅当时都正值壮年,大家在一起非常有干劲。

  没想到,机会来得那么快。这年11月,电影《赤壁》道具组到龙泉采购道具,需要为5个主角打造佩剑。几经挑选,选中了当时在龙泉籍籍无名却有新想法的胡小军。胡小军一口答应了下来,但一签完协议就后悔起来。

  “这5把剑都要采用汉代工艺,按正常流程,打造一把至少需8个月时间,而剧组只给了3个月。”说起这段往事,他有点后怕。那几个月,胡小军一边和剧组中的美术设计协商,一边和工人们没日没夜赶工。只有五六个人的小作坊,只在正月初一歇了一天。

  “如果你仔细看剑身,或许还可以看到我们的些许焦虑。”胡小军让我们看一把刚锻造好的剑身上的细密黑纹。每一次捶打,温度、力度都不一样,都会在剑纹上体现出来。同样的,每一个手工镂刻的剑鞘装饰上,也刻上了雕刻者的心情。

  汉剑剑身狭长,剑刃带有弧度,剑身又有四、六、八等多个面;装饰巧致,剑柄的制作亦大有讲究,如刘备佩剑的剑柄就采用了双层高密度蜡棉绳古法缠制。两年后,《赤壁》正式上映,片头中“周瑜剑”的特写镜头长近2分钟,胡小军一夜间名声大振。《小夜刀》、《孔子》、《太极》……各家道具组纷纷找上门来,越来越多龙泉铸剑师加入古剑制作。

  君子怀德——

  开刃之剑深涵剑道精神

  龙泉宝剑有剑刃锋利、寒光逼人、装饰精巧、刚柔并济等四大特点,对胡小军来说,刚柔并济、外圆内方更能体现宝剑与人合二为一的准则。2010年,胡小军应邀为浙商论坛打造三款宝剑:“‘百炼成钢’是指做事要精益求精;‘抱诚守真’是指要讲求信用;‘君子怀德’是指要品行端正。”

  胡小军铸的剑必开刃,刃必锋利。他说:“相比刀,剑是中正、对称的。刀是英雄猛汉,剑是君子侠客。‘剑者,君子武备,所以防身。’宝剑出鞘更多是为维护正义。”

  在如今远离冷兵器的时代,剑的价值更在于欣赏。“世界上所有宝剑都会生锈,所以需要持剑人时时保养宝剑。这中间的上油、净油的过程,就是欣赏和修养身心的过程。”胡小军轻轻地拔出一把宝剑,凝视剑刃。

  2009年1月,为了研究古法、培养传人,胡小军成立了国内首个刀剑研究院——龙泉剑村刀剑研究院,积极开展与华南师范大学、台北故宫博物院、香港中华武术学院等院校的合作。

  在研究院里,胡小军挂出了四幅分别写着“小”“和”“不”“止”大字的条幅。根据他的解释,“小”指善小而为,“和”指和合众缘,“不”是和而不同,“止”是止于至善。这是一个铸剑师的追求。

  在河村,胡小军还是守着他的“剑村山庄”的小作坊,铸着个性化定制的宝剑。淬火用的水,依然来自4公里外那口相传是欧冶子留下来的七星井。小土炉中的炭,用的还是搅拌过龙泉红泥水后的松炭。“这种炭耐烧,可提升温度,且红泥中含铁,能提高折叠锻打时的黏合度。”胡小军捧起几块极不起眼的松炭,细细地看着。

  见习记者 金春华

  市委报道组 鄢鸣 潘枫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中 工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