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文化频道文化新闻-正文
两会焦点:城镇化发展如何留住“乡愁”?
http://www.workercn.cn2015-03-06 16:25:54来源: 海外网
分享到:更多

    海外网3月6日电 在今年春节期间,上海大学博士生王磊光一篇返乡笔记《看沧海桑田,看人情冷暖》在社交媒体走红。返乡笔记让很多人意识到,原来乡愁不知何时起便如影随形,却未曾觉察,经文章点破,舆论引发了对于乡愁的热烈讨论。

    乡愁:返乡陡增的陌生感

    在各出版社不同版本的中学教科书中,大多收录有余光中的《乡愁》一文。多数人在第一次读到此篇时,颇有一种“少年不知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味道在里面,并不能感同身受诗篇里的那种心理,更不能体味其中的切肤之痛。因为,在那个时候,“回家”仅仅是“回家”而已,只不过是从学校到家里5分钟的快步行走。

    而后,伴随着出外求学,回家成为了以年为时间度量,一次或两次的匆匆归来与匆匆离去。时过境迁,又过了几年,“回家”便升格成为了“返乡”,这里面既有背井离乡、筚路蓝缕打拼事业产生的近乡情怯,更有伴随着城镇化发展进程,回家时陡增的陌生感——几乎每个人更在回家之后愕然发现,家乡里的一切都是新的。

    千城一面的城镇化摧毁了那些关于故乡的独有记忆,回乡前期待的那种亲切碰壁冰冷的建筑森林,转而化为乡愁无处寻觅的忧愁。

    有人认为,一些地方农村“凋敝”如此,时至如今“故乡只能出现在梦里”。有人则认为,“故乡的改变,是历史的必然,一切企图挽留复原、恨铁不成钢的意愿表达,都是远离家乡的现代人不切实际的执念”。

    愁乡:千城一面的低质城镇化

    相信许多人都会有这样的直观感受:家乡成为了一个无论从东、西、南、北任何方向皆能寻觅到建筑轰鸣声的巨大工地,曾经记忆中的那些家乡特色无从寻得、记忆载体的建筑烟消云散。

    今年两会期间,不少代表委员在被问及乡愁问题时,为我们剖析了其中的原因——城镇化。

    全国人大代表、广西桂林市龙胜各族自治县伟江乡布弄村党支部书记蒋锦坤,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随着城乡一体化发展的推进,许多自然村寨的面貌发生了巨大改变,乡间的石板路被水泥覆盖,农民住进了楼房,曾经的吊脚楼越来越少,村民记忆深处的家乡特色正在一点点被现代化设施改变。

    当前城镇、乡村出现的各种问题既是自然发展的结果,同时也与城镇化建设过程中的一些认识误区相关。

    全国政协委员候露分析认为,传统文化与城镇化规划的融合度不高,忽略城乡记忆和传统文化遗存的保护;拆旧建新,古旧建筑、人文景观等被毁,拆掉真文物、建造假古董的现象时有发生;求高求大、千城一面,人工化、同质化痕迹明显等。

    破题城镇化:兼顾旧时记忆与时代进步

    千城一面的城镇化摧毁了那些关于故乡的独有记忆,不敢想象“00后”们在长至成年时回忆起年少,竟能如此雷同——全是近乎一致的高楼大厦、水泥森林。

    那么,如何在发展中留住乡愁呢?老旧建筑以及乡村治理脏乱差的面貌,是需要改变的,而对于山水田园的风光、拥有历史积淀的建筑,则是需要保留的。

    全国人大代表、福建省南安市梅山镇蓉中村党委书记李振生接受采访时表示,“通过有序推进城镇化建设和美丽乡村建设,要让农村更像农村。改变农村基础设施不足和脏乱差的面貌,同时留住山水田园风貌,留住我们的文化传统。”

    有朋友如是评论道,“乡愁”的其中一个层面是“愁乡”,两者互为佐证。“愁乡”就是希望家乡更好,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生态文明都更好,让远方归来的乡人既能重温旧时记忆,又能感知时代进步的正能量。(记者 石畅 文/图)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中 工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扫码关注

中工网微信


中工网微博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