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文化频道文化新闻-正文
1945年海南月塘遭日军屠杀 血水染红村中水塘(图)
http://www.workercn.cn2014-04-28 10:34:00来源: 海南日报 
分享到:更多

  1945年5月2日,农历三月廿一。万宁万城镇月塘村的村民们遭遇灭顶之灾。几十名日军对这个村子进行大肆屠杀,甚至连襁褓中的婴儿也无法幸免于难。日军惨绝人寰的屠杀,让这个600人的村子,仅在那一个上午,便失去了190个鲜活的生命。

  1994年开始,村里就有人陆续走访幸存者,记录了近60名幸存者、遇难者家属的回忆,收集成《血和泪的记录》,并于每年农历三月廿一自发纪念被杀害先人。

  暖热的风,穿街走巷,掀起高挂于月塘村村口的那条红色横幅。横幅上,用大字书写着“隆重纪念三·廿一惨案69周年”。

  这个位于万宁市万城镇的普通村庄,承载着一段不堪回首的悲痛历史。

  直到现在,这个村子的人们依然无法弄清楚,到底是什么缘由让当初村民们遭受日军如此残忍的屠杀。唯一清楚的,只是那日流尽的血和泪,以及根植于这个村庄血脉的惨痛记忆。

  那一天血水染红村中水塘

  79岁的朱进春,人称“八刀”。他的背上,布满了深深浅浅的刀痕。在不知情的人看来,这个称谓似是充满了江湖之气。殊不知这“八刀”的背后,却背负着怎样的沉痛记忆。

  时光倒回到69年前那个5月的早晨,10岁的朱进春还只是个无忧无虑的孩童。因为一个闯入家中的日本兵,朱进春的美好童年便彻底告终。

  “那天早上起床后,我就和我弟弟朱进二以及堂弟朱亚印在我家的新房里玩耍。”朱进春清楚地记得,大概早上7时多,一个日本兵突然闯了进来。还来不及看清这个日本兵的面容,朱进春的两个弟弟便被日本兵刺中,4岁多的朱亚印当场被刺死。

  “我当时都吓蒙了,哪里还知道哭喊。”愣在一旁的朱进春眼见着日本兵将刺刀转向了自己,便拼了命地往大厅跑。

  朱进春利用厅中的八仙桌与追来的日本兵周旋,“还好我躲得快,他刺了我八刀都没有刺中要害。”被刺伤的朱进春朝着自家的祖屋跑去,被日本兵开枪击中,子弹从背后穿过前胸,昏倒在了祖屋厨房的门口。

  “直到那天下午,我才被大雨淋醒了。”醒来的朱进春发现,自己的父母、祖父母早已倒在了血泊中。4岁的弟弟朱进二肠子流了出来,尚有气息。“我弟弟疼得受不了,叫唤了一个晚上,到深夜便死了。”

  只是一个上午的时间,朱进春便和家人从此阴阳两隔,成了孤儿。

  和朱进春一样在那天成为孤儿的,还有朱光清。

  瘦小的朱光清,踏着一条荒草丛生的小土路,来到两间已经废弃的瓦房前。

  “我妈就是在这里被日本兵杀死的。”站在过去作为家里厨房之用的瓦房边,69年前那撕心裂肺的痛,又揪扯着这位79岁老人的心,让他不由皱起眉来。

  “那天上午,我到村里找我的姐姐,回到家不久,就有两个日本兵进了我家。”朱光清清楚地记得,日本兵进屋后,自己的母亲对着他们作礼道:“先生作礼。”但话音刚落,母亲便被日本兵的尖刀刺倒在地,“我妈倒在地上后,他转刀又刺向我,我就被刺倒在这墙边,一时昏了过去。”指着瓦房的一面墙壁,朱光清的脑海中再次重现那个可怕的场景,“后来,我妈站了起来,日本兵又去刺她,就在这时,我突然醒过来并立马转身朝山坡上跑去了。”

  这个10岁的孩子将已经流出的肠子塞进肚子,逃到了山坡的林地里躲了起来。直到下午,他的两个姐姐找到了他。姐弟三个默默流着泪把可怜的母亲草草埋葬在了山坡上。  

  那个上午,月塘村有223名村民遭到日军的屠杀,190人倒在了血泊之中,再也无法醒来。“几乎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死。”76岁的李全治也是当年的幸存者之一,“那时候大家都只能在匆忙中用草席将死去的亲人一裹,在山坡上找个地方埋了便四处逃难去了。”

  老人们回忆,那天下午,日军撤退后,突然下起了倾盆大雨,“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大的雨,天全黑了,也许是老天都在替我们哭了。”

  死难者的鲜血,被雨水冲刷汇聚,流进村里的两口大水塘中,染红了整个水塘。

1 2 3 共3页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中 工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