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文化频道职工原创-正文
那一代学人的“名士范儿”
http://www.workercn.cn2018-04-09 06:26:11来源: 中工网--《工人日报》
分享到:更多

  关于“名士范儿”,它的定义应该有多种内容,但我个人认为,“名士范儿”最基本的内涵,就是要胸怀大度,与人相处过程中,不睚眦必报;面对他人的批评,能一笑而过。这就已经拥有了士的基本格局。

  1917年,胡适发表了《文学改良刍议》一文。我们注意到,在这篇文章中,有这样一段话:“昨见陈伯严先生一诗云:‘涛园钞杜句,半岁秃千毫,所得都成泪,相过问奏刀。万灵噤不下,此老仰弥高。胸腹回滋味,徐看薄命骚。’此大足代表今日‘第一流诗人’摹仿古人之心理也。其病根所在,在于以‘半岁秃千毫’之工夫作古人的钞胥奴婢,故有‘此老仰弥高’之叹。若能洒脱此种奴性,不作古人的诗,而惟作我自己的诗,则决不致如此失败矣。”这段话是针对陈寅恪的父亲诗人陈三立说的,是非常不客气地对陈三立的诗进行批评。可以说,是把陈三立的诗当作文学改良的反面教材来批判的。

  按照人之常情去判断,陈寅恪读到这段话以后,心中一定很不舒服,应该会记恨胡适,并与他老死不相往来。然而,通过现存的资料,我们可以了解到:针对胡适对自己父亲的批评,陈寅恪没有表示出任何不满情绪(起码在公开场合是这样的),在以后的岁月中,与胡适的交往还十分密切,对胡适的为人及在学术上的成就,评价也极为客观、公正,这就是大肚能容的君子之风。

  陈寅恪是这样对待胡适的,胡适也是这样对待别人的。面对别人的批评,胡适同样具有君子之风。朱希祖是学问大家,曾与胡适同在北大共事,据学者刘宜庆先生在《百年风雅》一书中记述:“胡适初进北大,还是末学新进,对朱希祖很尊重,朱希祖的藏书中有很多是海内孤本、秘本,胡适就经常到朱家来看看藏书,谈谈版本,请教学问。”可见,两人之间有着很深的交往,胡适对朱希祖是尊重有加的。但朱希祖却有些瞧不起胡适这位新人,胡适的《中国哲学史大纲》上册出版以后,朱希祖对胡适的轻视态度就很明显了,刘宜庆先生写道:“胡适的《中国哲学史大纲》上册一出版,引来叫好一片,胡适在序言中特别感谢了朱希祖,说:‘对于近人,我最感谢章太炎先生。北京大学的同事里面,钱玄同和朱逖先(即朱希祖)两位先生,对于这书都曾给我许多帮助。’朱希祖似乎并不领情,说此书写得肤浅,还肯定地说,胡适既不懂佛学,也不懂宋明理学,他这本中国哲学史大纲是写不下去的。”朱希祖这样不客气地批评胡适,胡适对他是否会心存怨恨呢?一点没有。继续看刘宜庆先生的文字:“这个小插曲,并不影响两人的交情。从朱希祖先生年谱长编中可以看到,朱希祖和胡适的学术往来比较密切:胡适向朱希祖借书,朱希祖对胡适发表的论曹寅的文章予以补充,两人常写信交流。胡适对待自己的批评,颇有风度,一笑了之。”

  作为学术中人,就应该胸怀大度、海纳百川,面对他人的批评,只要对方是出于善意,无论其观点正确与否,都应该虚心对待,有则改之、无则加勉。最重要的一点是要就事论事、对事不对人,不因学术上的分歧影响相互之间的友谊和交往,这就具有“名士范儿”的气韵了。陈寅恪和胡适两位先生,在这方面无疑为我们树立了极好的榜样。(唐宝民)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