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文化频道职工原创-正文
蒲公英之恋
http://www.workercn.cn2017-09-18 06:25:19来源: 中工网--《工人日报》
分享到:更多

  周日,去北京玉渡山。

  当我沿着忘忧湖长长的堤岸,走过一段蜿蜒崎岖的山路,来到了一块平坦的高地——云中草原。虽然是盛夏,但这里的草却是春天一般柔嫩的新绿,那样新鲜,赏心悦目。嗬!我当时是惊叫了一声,我小心翼翼地挪动双脚,生怕弄疼了它们。

  令我欣喜的是,草地上还长着许多像星星一样散落的蒲公英,棵棵肥大壮硕,鲜绿的叶子长长的,宽而肥厚,向上尽情舒展着,褐色的花茎上还擎着一朵朵黄花,在微风中摇曳生姿,令人垂怜。那美丽的花瓣是那样密而纤细,纤尘不染,好像是一双双打量世界的纯洁的眼睛。我忍不住蹲下身子,深情地与它们对视,思绪却像张开翅膀的小鸟,飞得很远,很远……

  我的老家是位于华北平原腹地的一个小村庄。蒲公英是一种生命力顽强的植物,它从来不择环境,村庄前后的树林里,沟渠里,沙窝里,到处可见它的身影。不过,那里的蒲公英模样大多瘦弱,只有到了雨水丰沛的季节里,才会长得健硕肥大。

  那时,我们一放学,便提个箩筐去挖蒲公英。挖来的蒲公英可以喂猪,喂兔子。妈妈会从我们挖来的蒲公英中挑些鲜嫩的,洗干净,在开水中焯过后,切碎,撒上蒜末和各种调料,再滴上几滴香油,这样一道美味的凉菜就做成了,清新爽口,令人垂涎三尺。

  蒲公英不仅可以食用,还有药用价值。《本草纲目》记载:“解食毒、散滞气、化热毒、消恶肿……”我记得小时候,如果头疼脑热,妈妈经常用蒲公英煎水让我们喝下,管保药到病除。如果我们不小心划破了皮肤,妈妈会把蒲公英叶子捣碎,将汁液涂抹到伤口上。

  秋天的时候,蒲公英花朵渐次零落,变成白色的绒球。风一吹,它们便像英勇无畏的伞兵一样,举着小伞飘到很远的地方。一次,我为了追逐蒲公英的绒球,一个人在山坡上奋力奔跑,最终它们无踪可觅。一个人站在无边的旷野上,对着西天燃烧的灿烂云霞,一种说不出的寂寥和惆怅竟悄然潜入少年的心底,我忍不住嘤嘤嗡嗡地哭了起来。回家之后,妈妈看到我红肿的眸子,询问之后,笑着说,傻孩子,那些小伞把蒲公英的种子带到四面八方,明年你就随处看到它们了。

  如今,小村庄的人也像蒲公英的种子一样,散落到天涯海角,我也独在异乡为异客,可是,我是多么怀念那些有蒲公英陪伴的时光啊,隔着几十年的岁月回望,往事历历在目,内心是那样温暖,那样安详。

  今天在这里猝然相逢,我不禁想,家乡的蒲公英也一定在深深思念着我,它们辗转流徙,跋涉千里,只为了与我在这里相遇,来慰藉我那颗在红尘中奔波的心。

  我深情地凝视着它们,热泪滚滚。

  (张燕峰)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