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文化频道文化遗产-正文
东路梆子“新生”记
http://www.workercn.cn2017-07-05 10:41:16来源: 中国文化报
分享到:更多

  6月29日,一场东路梆子汇报演出在山东省滨州市阳信县举行。菅会英没想到,自己年过七旬还能登上舞台,为省市专家和戏迷表演东路梆子,并获得满堂喝彩。作为曾在鲁西、鲁北区域拥有深厚群众基础的地方剧种,这场汇报演出也预示着东路梆子开始摆脱低迷,走上科学化、体系化的传承发展之路。

  源自山陕梆子

  至今已300年历史

  东路梆子属于梆子声腔系统,又名“梆子腔”“章丘梆子”“山东吼”,流行于山东省济南市、滨州市、德州市等县区,是省级非遗项目。关于东路梆子的来源,目前没有详细资料可查,但山东戏曲学界普遍认为,其源自山陕梆子,部分文献可以佐证。

  1994年出版的《中国戏曲志·山东卷》记载:“章丘,过去是工商业繁荣发达、贸易交流的重镇。当地流行的梆子腔,是山陕梆子经过山西、河北等省而传至章丘等地,至晚在清代中叶就已经在本地流行。”1990年版的《惠民县志》记载:“明代,山西同州梆子艺人来山东卖艺谋生,同州梆子传入山东。嘉庆年间,以惠民县为中心逐渐发展起来,盛极一时。”(记者注:此处“山西”应为“陕西”,历史上山西没有同州。)而1995年版的《阳信县志》记载:“县境内流传河北梆子、东路梆子最早,已有300年历史。”

  滨州市滨城区文化馆研究馆员李振西长期从事东路梆子研究。他根据多年来的调研与走访经历认为,尽管山陕梆子通过何种方式、途径传至鲁北地区存疑,但相关民间传说、家谱史料等均有一个共同指向:东路梆子的根是山陕梆子。

  李振西说,滨州市境内的大清河在清代漕运繁忙。当时地处河畔的惠民县、章丘区是商贸中心,工商业繁荣发达。山陕梆子经陆路商道、大清河水路商道传至山东后,结合本地语言文化特色,以东路梆子形式在鲁北地区发展起来。

  他介绍,东路梆子老艺人将秦腔称为“老西路梆子”,称河北梆子为“新西路梆子”,东路梆子的得名或是与西路梆子相对而言。

  清末民初是东路梆子最兴盛的时期。根据有关记载,当时渤海地区东路梆子尤为盛行,现滨州市惠民县、阳信县、无棣县、沾化区及德州市宁津县、乐陵市,包括河北省南部的部分县市,其农村业余剧团几乎都能演出东路梆子剧目。

  发展进入低迷期

  “自生自灭”待改变

  与其他地方剧种类似,近现代东路梆子的发展与时代发展有紧密联系。

  20世纪30年代,抗战爆发,渤海地区战乱纷纷,多数东路梆子戏班解散、艺人流失。1945年至1965年,东路梆子重新繁荣活跃,黄河两岸涌现多个业余剧团,一些村庄还请老师办起“子弟班”,演唱东路梆子;这一时期,新中国成立后的首个专业东路梆子剧团在惠民县成立。20世纪60年代至70年代,惠民县东路梆子剧团被解散,但许多东路梆子文艺宣传队移植了诸多现代戏,包括《红灯记》《沙家浜》《奇袭白虎团》等。进入20世纪80年代,东路梆子重新活跃。到上世纪末,娱乐方式愈发多元化、农村年轻劳动力的外出打工等,导致各地东路梆子剧团逐渐解散,剧种也面临人亡艺绝的困境。1990年后的较长一段时间,尽管部分县市仍有业余剧团演出,但东路梆子整体发展进入低迷期。

  李振西认为,相比其他剧种,历史上东路梆子的衰败有客观原因。“剧种本身没有剧本,也没有固定的曲谱。传承仅靠老师口授身教,难免在剧本等传承上有偏差。同时,因为传承人能力的差别,导致技艺流失在所难免,演出质量有所下降。”

  2014年,滨州市艺术创作研究所牵头组织了东路梆子课题调研。调研组走访12个县、70多个村,发现如今东路梆子仍在活动的村庄不多,且演员多在60岁以上。滨州市艺术创作研究所所长臧宝荣说,作为濒危剧种,东路梆子在很多地区处于自生自灭状态,“一无财力支持,二无研究人员,三无专业学校。”

  臧宝荣介绍,调研中他们发现,很多东路梆子音像资料保存在个人手中,有些已经损坏。加之传承人相继谢世,东路梆子的保护不容乐观。

  挖掘艺术价值

  启动体系化保护

  山东省艺术研究院研究员马建中认为,东路梆子的艺术价值还未被充分认知。“它的唱腔非常丰富,每个行当不单有不同的唱腔,还有自己的发声方法和特点。剧目也非常丰富,保守估计有300多出。其表演、伴奏、脸谱等,都有很高的美术价值和研究价值。”马建中说,东路梆子的剧目均为惩恶扬善、精忠报国、和睦仁孝等传统美德题材,在当今仍具有深刻的现实意义。

  6月29日的汇报演出,菅会英准备了好长时间。台上的她没有化装,穿着干净的衣服,略显僵硬的动作挡不住认真的劲头。这位来自阳信县流坡坞镇盆张村的老人,年轻时与叔伯哥学了东路梆子,但能登台演出的机会少之又少。“我还是盼着,能把东路梆子唱出阳信,让更多人听到这个调儿。”菅会英说。

  阳信县已经开始努力。

  2007年起,阳信县文化部门即着手会同相关单位,深入全县村镇采访,对民间艺人留存的服装、道具、乐器等进行拍照建档。同时,通过录音录像,记录下东路梆子艺人的演唱、演奏,并整理了部分唱段、曲牌和锣鼓经。

  2014年,阳信县以原来的县艺术团为班底,正式成立阳信县东路梆子剧团,有约30个事业编制。通过老艺人现场教学与青年演员拜师学艺等方式,阳信县东路梆子剧团至今已排演《杀庙》《白虎帐》《二蛋闹牛》等多部传统与现代剧目。2016年初,阳信东路梆子被山东省文化厅评为省级非遗项目。“作为地方文化生态的重要一环,地方戏的保护显得尤为迫切和紧要。”山东艺术学院戏曲学院副院长、教授周爱华认为,东路梆子今后的传承应从扶持民间艺人入手,做好现存资源的挖掘整理。同时,要注重宣传推介,让东路梆子更多地走向群众。

  阳信县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孟青说,未来阳信县将打造东路梆子的体系化传承模式。通过强化研究,进一步挖掘其艺术价值,同时注重做好艺人口述史等,留下宝贵资料。以戏曲进乡村、进学校为依托,让更多民众特别是孩子走近东路梆子。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