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文化频道考古与文物-正文
宿白先生的精神遗产(图)
单霁翔http://www.workercn.cn2018-04-18 05:20:10来源: 人民日报
分享到:更多

  今年2月1日,著名考古学家、杰出的考古学教育家宿白先生逝世。文物博物馆界人士纷纷表达了对先生的哀悼与敬意。

  1994年5月,我在甘肃张掖的马蹄寺考察期间第一次见到宿白先生。当时国家文物局计划对甘肃地区的石窟寺进行较为全面的调查,宿白先生一行在考察了炳灵寺石窟、天梯山石窟之后,来到马蹄寺。经国家文物局晋宏逵先生介绍得以请教宿白先生。没想到就在那次见面的两个月后,我便调任北京市文物局担任局长,从此获得更多与宿白先生见面的机会。特别是在国家文物局工作期间,能够经常求教于宿白先生,获益良多,其中印象深刻的有这样几件事。

  为文物工作钉上“四个桩”

  2002年,在全国文物系统和相关部门的共同努力下,《文物保护法》顺利完成修订,并公布实施,同时召开了第三次全国文物工作会议。在这两件大事之后,国家文物局筹备召开全国文物局长会议。我分别拜访了宿白、谢辰生、罗哲文、张忠培、徐苹芳和黄景略等几位先生,请教在全国文物局长会议上应重点强调什么问题、部署哪些工作。在会议开幕前夕,几位先生一起聚集在招待所的房间内,向我讲了他们研究的意见。意见十分明确,态度非常坚定,指出要将全国文物工作会议的精神落到实处,贯彻好《文物保护法》,必须要抓好四项基础工作:一是建立文物保护法规体系;二是摸清文物家底;三是文物保护人才培养和科学技术支撑;四是确保文物安全。

  于是,在全国文物局长会议上,我代表国家文物局,重点强调了四项基础工作的重要性,明确了相应的工作要求。实践证明,宿白先生和几位专家的意见,抓住了当时文物事业发展的瓶颈,都是根本性的问题。自2002年全国文物工作会议以来,全国文物系统一直坚持“四项基础工作”不动摇,被形容为为文物工作钉上了“四个桩”。

  十几年来的工作实践证明,“四项基础工作”直到今天,都是文物保护各项工作的重中之重,是文物事业可持续发展的“命根子”。

  “要抓好考古报告的质量”

  田野工作结束后及时编写、出版发掘报告,是考古单位和考古人员不可推卸的学术责任。但是,由于各种原因,考古资料整理和报告出版工作曾经严重滞后,影响了考古学研究和文物保护工作的开展。为扭转这种被动局面,国家文物局于2006年专门下发通知,专项督察重要积压考古资料整理和报告出版工作,力争在3年内解决一批重要积压考古报告的出版工作。与此同时,国家文物局加大对资料整理和报告出版的支持力度,每年都从当时总共1000万元的考古专项经费中,安排700万元以上用于补助考古资料的整理和报告出版工作。

  2008年春节期间,我去宿白先生家中拜访时,汇报了推动考古报告的初步成果。没想到宿白先生在肯定国家文物局工作的同时,严肃地指出一些考古报告质量不高,甚至有的存在较大问题,嘱咐一定要注意抓好考古发掘报告的质量问题。他强调文物是不可再生的资源,考古发掘资料整理和报告出版工作是一项极其严肃的科学工作,必须高度重视质量,要实事求是、全面系统地发表资料,并确保全部资料准确无误。

  宿白先生早年编写的《白沙宋墓》开创了考古报告的编撰体例。《白沙宋墓》考古报告加入了大量考证性注释,正文和注释分量相当,除了正文的注释,很多注都是旁证,是作者研究过程的记述,成为之后考古发掘报告的范本。尽管《白沙宋墓》已出版60余年,但是至今仍在学界颇具影响。

  为了落实宿白先生的意见,切实解决考古报告的质量问题。2008年4月,国家文物局举办了“考古发掘报告编写工作高级研修班”,请宿白先生、黄景略先生、张忠培先生、严文明先生、黄展岳先生等著名考古学者重点讲授考古资料编写和报告出版的质量问题。参加研修培训的各位学员抓住难得机遇,用心领悟先生们讲授的精髓,主动向先生们请教工作中遇到的难题和困惑,使研修培训取得了预期成效。

1 2 共2页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