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文化频道文史杂谈-正文
南京最后一处“拍电报”的地方可还有你的回忆?
http://www.workercn.cn2018-04-11 11:18:48来源: 金陵晚报
分享到:更多

  电视剧里的发报场景。

  游府西街8号现为南京电信局秦淮区局。紫金山/金陵晚报记者 翟羽 摄

  报务员使用的电码本。资料图

  ▲游府西街8号,首都电话局旧址。

紫金山/金陵晚报记者

  翟羽 摄

  “讯息万变”!现在我们人手一部手机,及时通讯是那么快捷,电报这种传统的通讯手段用的人越来越少,电报业务也逐渐萎缩。

  电报时代南京人是怎样进行信息传输的?在南京,还有什么地方可以拍电报?还有人在用电报吗?

  □实习生 方晓宁 卢婷婷

  紫金山/金陵晚报记者 翟羽

  什么地方还能“拍电报”?

  南京还剩一地可发电报,已不对外公开

  电话、手机、网络普及之前,遇到突发事件需要联系远方的亲人,最快捷的方式就是拍电报。

  随着电话、短信还有微信等现代通讯方式的到来,电报正在渐渐退出舞台。根据线索,我们联系上了中国电信南京分公司的知情人士,得知,现在全南京还有电信大钟亭营业厅可以发电报。

  记者第一次来到大钟亭营业厅,一位年轻的男性工作人员表示很诧异,“现在哪还有人发电报?”他告诉记者没有听说过营业厅有电报业务,记者也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转了一圈,大钟亭只有一处电信营业厅。第二次,记者直奔大钟亭营业厅的总服务台,柜台人员说:“电报业务在二楼,给你张纸,你把要发的内容先写下来。”

  中国电信南京分公司的知情人士透露,其实,电报这项业务已经不对外公开,主要是考虑到老用户的需求。“如果用户要发电报,就告诉他,现在的电报是这个形式。很早就是传真机发报了,不再是过去电报机发码的那种形式了。”

  谁还在“拍电报”?

  每个字收费0.14元,很多年没变了

  在电话、网络还没有普及之前,关键时刻电报的用处还真不小。比如,走亲戚上火车之前,在火车站发一个电报:×月×日北京站接我。现在,浦口火车站老建筑群还保留着电报房,后来成了南京北站售票处。

  但如今,发电报的人越来越少,几乎没人来大钟亭营业厅发电报。“没有准确统计,但业务很少了,2013年那会儿偶尔有一两次发报,现在南京一年都没有一两个。”但偶尔有跨省的电报从南京中转,中国电信南京分公司的知情人士说:“因为南京是通讯的节点。比方说,这份电报跨省要到另一个省,传真发到南京这个节点,再从南京发出去。”

  再一问才知道,原来中转电报还很有讲究,中转不是为了快,只是为了留痕。“偶尔外地有的公司发合同文本的传真时,走我们这里留痕。有这个留痕,以后出现合同纠纷,凭借当时的传真业务的发票,就可以来这儿查传真底本。”

  9日中午时分,紫金山记者在总服务台询问发电报价格,业务员告诉记者,发电报每个字收费0.14元,这个价格很多年没有变了。

  何时电报不流行了?

  上世纪80年代发电报最忙

  紫金山记者尝试联系南京电信局还未退休的电报报务员,但无果。有媒体在2013年采访过老电报班长魏宁,魏宁回忆,发电报最忙的时候是上世纪八十年代,40多位员工三班倒24小时不停还忙不过来,最高峰时期,一天要发1000份电报。

  《南京交通年鉴1991》上的数据显示,1990年,南京 电 信 局 电 报 业 务 量550984份,电报业务收入957.7万元。然而,这个光秃秃的数据并不能说明什么。但我们在这本年鉴上,找到了一份名为“1990年南京邮政业务情况”的图表,其中,1989年电报业务量216.5万张,1990年只剩下179.84万张了。

  据悉,上世纪80年代是全国用电报的鼎盛时期,80年代末期,程控电话已逐渐在南京普及。“这种电话普及以后,电报就逐渐衰落了,到2010年以后就很少有人使用了。”中国电信南京分公司的知情人士透露。

  老南京的电报记忆

  接站电报可直接当站台票用

  现在通讯很方便,电话、手机、E-mail、视频聊天等,使地球村的距离越来越小,但电报曾经带来的故事,仍然鲜活在记忆里。特别是遇到急事与远在异地的亲友联系,电报是不可缺少的通讯手段,普通电报一般两小时以内就能送达。当送递员在家门口喊收报人的名字签收电报时,收电报的人心头不由得一颤,因为家里发生重大事情或急事才发封电报。

  “老早,凭着接站的电报可到火车站当站台票用。”南京文化学者、影评人舒克回忆,“当兵的时候,电报对于一个战士来说也很重要。家里来一封电报,战士可以凭着这封电报去向首长请探亲假回家。”舒克说,在他当兵的时候,战士谈恋爱就发电报联系。“因为电报,每一个字都是要算钱的,字斟句酌用极简的文字表达爱意。虽然信可以写很长,邮资也就八分钱。但电报速度最快,当天可以到。”

  发电报的时候,发报人要填一张电报专用稿纸,一个字或标点写一格,此外,还要填上收件人姓名、地址、正文、发件人姓名、地址和联系方式。

  市民张先生告诉记者,他第一次发电报还闹过笑话。“因为电报内容每个字都要钱,我就问,写发报人姓名收钱吗?对方头也不抬地回答,‘不要钱,写详细点’。后来才知道发报人姓名、地址、电话是供电信局存查的,不属于电报内容,自然就不收费。”

  当时,能在电信局上班也会被无数人羡慕,因为待遇好、工资高。老南京雷国俊说,南京人走过游府西街8号都要被窗子上一闪一闪的百叶窗所吸引,也不知道这是个啥玩意儿。懂的人说:这是空调,也不知道“空调”是个啥玩意。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