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文化频道文史杂谈-正文
张学良:我们的军队打不过共产党 因没有中心思想
http://www.workercn.cn2014-10-08 11:01:34来源: 山西晚报 
分享到:更多

  上期提示:张学良说,人有信仰就有力量。他举了个例子,说共产党是很厉害的。他和部下说起过万里长征,“我们都带军队,谁能这样子(做)?!要是其他人被包围,早没了。但他(们)那么苦哇,还在一块儿回来(了)。”

  张学良:所以说,后来我们的军队打不过共产党的原因,就是我们没有中心思想。这种思想指的就是彼此的感情,主要是军官和兵之间的关系。那时候军官勇敢点的,都带着兵。有一次,一个兵对我说:“你都舍得了,我们还有什么舍不得的。”

  差不多就是这个样子,你明白?说白了就是讲义气,你是好汉,我就跟你,你敢干,我还怕什么。

  赵一荻:这是感情,不是信仰。9.是一种感情,不是什么主义

  访者二:我想起来一个问题,您从国外回来,蒋先生还是希望您去带您的子弟兵。这时候您会不会有一个想法,就是您的兵别人还是带不了?

  张学良:也不能说带不了,没有那么好。

  访者二:比如说,后来何应钦替您带东北军,是不是他觉得自己做不到?

  张学良:是。带是带了,但带得不那么坚固。

  访者二:不像您自己带兵。

  张学良:那时,我已经出国了,如果我的部队有要紧事,他还打电报问我呢。

  访者二:您出国这段时间,还是要照顾他们。

  张学良:我不是一定要管这事。可是他们有事,军队里出什么问题了,人要调换,那时都是于学忠负责,他还是问我的意见是什么。现在说句新话,叫遥控。(笑声)

  访者二:您那么早就发现遥控了。

  张学良:这完全是一种感情,不是什么主义,这就是感情。

  访者一:不过以那个时代来说,那时候以感情来带军队,也就等于现在的主义了。当时我们没有什么主义之称,但您对他们的感情好像家长一样,是不是?

  张学良:是。

  赵一荻:没有什么主义,就是感情了。你对我好,我对你好。

  张学良:你对我好是一种。还有一种,就是你做的事情使他们佩服。

  访者一:噢,敬畏。我正想跟您讨教。

  张学良:比方说,我对他们也相当凶啊,我也枪毙人,我枪毙不是和你有仇有恨,我连自己的亲堂弟都毙了。换句话说,军纪法纪就得公正,这很要紧。

  访者二:不要为你自己想。

  张学良:不是,他看到你做事情不能说不为自己想,你这句话还不够,军队是你自己的,你说什么大道理。

  访者一:您无论做什么事情都要以身作则,仅仅因为您是家长。您那时带兵,困难的情况比现在难多了,啥都靠您一个人。

  张学良:是。那个时候带兵,换句话说,大家就是冲着你个人。我和你说一件事,有人对我说,你这个军队没人肯带,他们拿你当圣人。这就是所谓的感情问题嘛。

  访者一:您是不是这么维系这份感情的,比如部下有了小的纷争,您就去安抚他们,去给他们解决这个问题。再比如,谁家里有了困难,您就去帮助他们。

  张学良:和你简单说,他们需要我的时候,我能帮的尽量帮。蒋先生问我,你那么多军队,回来以后怎么解散了那么些个。他也让我给他改编军队,我说这事情我做不到。他说你在东北能做到,现在怎么做不到了。

  跟你说,我那么些军长下来了,都没事可干,我就把自己的家产分给他们。当时我在东北有地,分给他们盖房子。沈阳有个地方叫开埠地,早在1903年,美国向中国提出开放奉天(沈阳)、安东(丹东)、大东沟三地为商埠的要求,在同年10月修改后的《中美通商行船续约》《中日通商行船续约》中确定下来,但还未施行,因日俄战争爆发而被搁置。在1905年12月签订的《中日会议东三省事宜条约》中,日本除要求承认俄国转让的权益外,还规定东北应开放16处商埠,其中第一处就是奉天。1906年奉天当局根据“两条约”规定自行开埠,将东至大西边门(今青年大街),南至十一纬路,西至“满铁附属地”(今和平大街),北至皇寺路南,辟为商埠地副界。此外,由南市场向南至砂山一带,作为商埠地预备界。商埠地与今天的特区不同,当时商埠主要是为外国人居住、经营提供方便,其建筑等均体现这一特色。我不但给他们分地,还给他们分钱,让他们花钱去盖房。

1 2 共2页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中 工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