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文化频道文史杂谈-正文
93岁老兵忆浙赣战役:埋雷炸死日军“军部之花”(组图)
http://www.workercn.cn2014-09-28 08:20:20来源: 华西都市报 
分享到:更多

成都建川博物馆,黄士伟在他的手印边留影(翻拍)。

  秘而不宣 日本40年后才揭秘

  1942年,侵华日军已深陷中国抗战泥潭。作为“军部之花”的酒井直次被炸死,如果消息发布,军心一定大乱。因此,酒井直次遇难的消息,一直被日军高度保密。

  1984年,日本防卫厅防卫研究所战史室编写的《中国派遣军》中写道:“现任师团长阵亡,自陆军创建以来,还算首次。由于作战的原因,酒井直次师团长的触雷阵亡,暂不向外宣布……”才正式揭开了这个隐瞒了世界40多年的秘密。

  1985年,黄士伟在参与四川省文史委员会组织编写的《川军抗战亲历记》一书时,才从该书撰稿者之一、曾任川军第23集团军总司令部参谋长吴鹤云的文章中了解到:“我146师在兰江西岸策应兰溪方面作战……其所属独立工兵第八营,在代理营长黄士伟的指挥下,在兰江东岸布设了地雷地带。敌第15师团长酒井直次中将触雷毙命。”

  看着这些熟悉的时间、地点和名字,黄士伟想起了当年的那场地雷阻击战。“得知消息时,我已经64岁了。能炸死酒井,我很高兴,对得起死去的战友。”

  之后,黄士伟写下一首词《江城子·黩武穷兵必自焚》:“日酋酒井战争狂,鼓声昂,马蹄忙。紫绶雕鞍,万骑渡兰江。为报天皇夸虎将,驱劲旅,攻寿昌。酒酣胸袒上沙场,豹驱羊,正鸱张。马踏埋雷,霹雳震山冈。血肉腥膻污净土,浙赣路,陨天狼。”

  战友情深芦苇荡水中躲三天

  黄士伟经常向儿女回忆抗战的经历。“他时常跟我们提起他的战友张代福,说他们是生死兄弟。”黄士伟的儿子黄良璠说。

  1937年底,入伍后的黄士伟和张代福,先是被调到第23集团军总部当少尉学习参谋,随后又一同被派往江西清江工兵学校教导营学习爆破、架桥、筑城和坑道等野外作业技能。结业后,返回安徽青阳总部。

  1938年9月13日拂晓,梅埂战役打响。数千日军在飞机、舰艇和炮兵的掩护下,准备在梅埂附近强行登陆。梅埂守军一营及增援的147师439旅878团龚营以及146师438旅876团龚营等部,与日军血战到中午12点,双方伤亡惨烈,中国军队牺牲人数过半。

  为拱卫煤炭山上打击长江敌舰的炮兵阵地,少校参谋胡致周奉命率领黄士伟、张代福及一排工兵,前往九华山麓梅梗铺设地雷和障碍物。不幸的是,50多人组成的工兵排遭到了日军的重重包围,包括排长在内,几乎全部牺牲。

  “父亲看到张代福的大腿被子弹穿透,有碗大的一个伤口,鲜血直流。可后面还有鬼子,都不敢停下来止血。”黄良璠说,黄士伟拽着负伤的张代福潜进了芦苇荡中,躲避鬼子的追剿。

  两人暂时逃过一劫,但知道日军虽然不会深入芦苇荡,但会在岸上守候。果不其然,日本骑兵在堤埂上来回巡逻,两人只得泡在泥水里。当晚,趁着夜色,黄士伟扯开衬衫为张代福作了简单包扎,暂时止住了血。

  “芦苇荡里又冷又饿。”浑浊不堪的泥水不能喝,每天只能靠黄士伟在附近悄悄采几个菱角充饥。在这里一待就是3天。

  3天后的一个晚上,借着夜色,黄士伟背着张代福,找到一个筏子,突出了日军的包围。“父亲说,两人虽然逃了出来,但连续几天没吃饭,他们早已精疲力尽。”黄良璠说,幸亏他们在路上遇到一位老太婆,给了一碗稀饭分着吃,才活着走出了日占区。

1 2 3 4 共4页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中 工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