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文化频道文史杂谈-正文
伪满时长春曾有“童子军”:用烟雾弹教训日本宪兵队
http://www.workercn.cn2014-04-21 13:51:27来源: 长春晚报
分享到:更多

  伪满时期,在长春东三马路与东长春大街之间有一个日本人聚居的小区叫“市营住宅”。这里居住的多是伪市政府的下级职员和雇员,近80%为日本人和一部分朝鲜人,还有少数中国人。

  我们这群与其相邻的中国孩子,出出入入经常受“日本营”里的小崽子们的气和欺辱。相逼之下,我们这些有血性不服欺辱的中国小子们便不约而同地自发组织起来。形成一支小的只有六、七岁,大的也不过十一、二岁,总共也不超过十几个人的小小“童子军”。

  在那些日子里,“童子军”的每个成员都要为各种活动做好充分准备。说起来,这些所谓的准备工作,也极其简单。比如:一整天地捡来些碎砖头瓦片,再用锤子砸碎成粉末,装进家里大人用过后丢弃的牛皮纸口袋里,这便是我们“童子军”常用的一种武器“烟雾弹”。每个六岁以上的成员都要人手一把弹弓(用来弹射泥球),当然,和泥、搓泥球也是平时都要积极抓紧去做的准备工作。

  还有一项特殊的准备工作就是各人都要注意搜集碎玻璃和玻璃瓶子,再用榔头将其打碎备用。

  上述这些备品是怎么使用并发挥其打击小鬼子的作用的呢?

  听大人们议论:“市营住宅”里面的老人、孩子和妇女背井离乡来到中国,也不容易,侵略和欺压中国人的是日本政府和日本军人侵略者。日本的老百姓也是无辜的。听了这些议论,“童子军”里面稍大点的孩子便意识到,我们打击的对象不应该只盯着那些不懂事的日本孩子,而是要重拳打击那些日本的宪兵队武士和军人。

  至今令我记忆犹新并引以自豪的是:我们狠狠地教训了一下耀武扬威的日本“武士”和凶神恶煞的日本“宪兵”。

  于是,我们便有了如下的行动:

  “日本营”里有个不成文的规定,每当周日休息日的夜晚,小区里的日本“武士”就聚集在广场边的沙场上比拼刺杀。我们“童子军”里的“军师”年龄比我们稍大点的肖建国提议:要把我们的秘密武器“碎玻璃碴子”派上用场。趁着晚上夜深人静时,派两名心细可信的童子军把准备好的碎玻璃碴子洒到沙场上,和沙子掺和在一起,冷眼不仔细看是发现不了的。

  第二天正值周日。傍晚,“日本营”里喜欢观看武士刺杀的人围拢过来,沙场中两两捉对拼杀起来,一开始个个兴致勃勃,拼劲十足,可是几分钟之后,在沙场上摩擦一阵之后,脚底被碎玻璃碴刺破,疼痛难忍,鲜血直流,于是此次比赛不得不被迫终止了。

  这件事过后,更鼓起了“童子军”全体成员极大的勇气,接着就又教训了一下日本“宪兵”队。那个时代的中国人大都受过这些恶魔的恐吓和欺辱。让老百姓恨之入骨。于是,我们找到了一个难得的机会,了解到他们每天早晨7、8点钟驱车从小区里出来赶往宪兵队,必经之路就是东三马路二号楼下。我们就利用这个机会,在楼上的阳台上埋伏并准备好了我们的秘密武器“烟雾弹”,几个人及其紧张地、全神贯注地等待时机的到来。还好,这些猎物(日本宪兵)很准时,刚过7点钟三辆插着“日本膏药旗”的跨斗摩托车驶过来了,说时迟那时快,只听领头的一声令下,十几个打开口的早已准备好的烟雾弹一齐飞了出去,霎时在三辆摩托车的前上方散开,形成了沙尘暴,让驾驶摩托的小鬼子被这突如其来的烟幕迷住双眼,领头的摩托车失去了方向,一头撞进了路旁的店铺。

  这次出击是我们“童子军”的一次重大的胜利,让听见这些事的每一个中国人都大快人心。

  “日本营”里还有一种人,他们地位不高,官职也不显赫,每天在小区周边巡逻,见谁不顺眼也不分青红皂白非打即骂,经常欺负中国老百姓,民愤极大。

  于是我们“童子军”决定要好好教训这些无赖。经过一段时间的跟踪踏察,了解了这些巡警全都集中居住在“日本营”小区的四栋三排的四至五户居室中。

  经过精心计划选择了五名“神枪手”(弹弓射的准的)。在一天夜深人静之时,这五名“神枪手”在几个巡警及家人都已进入梦香之时,一齐数弹齐发,准确地射向了这几家玻璃窗,只听得玻璃的破碎声、加上屋里大人、小孩及妇女的惊叫声,乱作一团。特别令人好笑的是,第二天我们有人无意中竟然亲眼见到有一个巡警的头上还扎上了绷带。

  上述的事件仅仅是小小“童子军”频繁活动的个例。一段时间之内,人们还纷纷猜测,是谁那么有本事收拾了日本侵略者好几回。刘鼎方 张贤达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中 工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