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文化频道文化时评-正文
华西坝最早的“洋马儿” 没链条靠脚蹬地滑起走
http://www.workercn.cn2017-07-05 07:47:44来源: 华西都市报
分享到:更多

  远古,人们依水而生,于是凿木造舟;而后驯服牛马,为陆上运输服务。

  在不靠机械做功为交通工具提供动力的时代,老成都人的交通出行、货物运送大多依靠人力和动物。

  鸡公车,轿子和自行车,是老成都出行选用的重要手段,虽不能与现代的交通工具相提并论,但却在缓慢悠扬的老城岁月里,碾过重重的一道痕迹。

  鸡公车/

  乡下沿用到上世纪80年代

  “鸡咕鸡咕,鸡咕鸡咕。”城市街巷里,乡村阡陌间,一种叫鸡公车的工具奏响了老成都交通记忆的篇章。“因为推起来的声音像鸡公叫,所以得名鸡公车。”成都市档案馆研究员介绍。

  鸡公车制作简易,车身是由坚硬、质韧的木材劈凿刨制而成。独轮高耸如鸡冠,两翼是车轮旁架起的木架或木板,堆放货物。后方两只木柄,推车人提起握住方便“驾驶”。

  如果说山城特有人力棒棒,那老成都则特有鸡公车。四川民俗学家刘孝昌介绍,从历史溯源来讲,三国时期诸葛亮发明的木流牛马就是最早的鸡公车,经过历代演变,成了大家印象中的这个模样。“鸡公车在川西平原好使,山路不多不陡、运东西也不费力,且经济实惠。”尤其在乡下狭窄的田埂路上,独轮的鸡公车更是游刃有余。“所以到了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在四川乡下,鸡公车并不罕见。”

  鸡公车是农家不可缺少的。农忙的时候推着运粮食运农具,农闲时推进城里载客。“跟黄包车一样,挥手即来,一趟车票大概是现在的一块钱。”刘孝昌告知。在战时,鸡公车也有其用武之地,老百姓推着鸡公车运送军火和伤员,一辆鸡公车可以承载三百斤的重物。

  档案揭秘:

  鸡公车损坏街石被下禁令

  民国时期,虽然时局动荡,但城市道路渐渐规范,用石板铺的马路像模像样。相关规定也随之出台,其中就有针对实心木轮的鸡公车所下的禁令。

  1920年,城防司令部省会军事警察厅贴出一张布告,其中明确禁止在城墙边等处,用鸡公车推运除军事或其他指定物品外的货物,违令者严惩不贷。布告中一开始就给出了这样做的理由:鸡公车推运损坏街石又妨碍交通。

  轿子/

  不同官品 轿子用料颜色区分

  如果说到老成都人最常用的出行工具,轿子绝对算其中之一。

  轿子按等级和用途分类,老百姓平常出行用的就是民轿,结婚用的叫花轿,官家的叫官轿。“官轿有的是八抬大轿,轿子旁边还有跟班,前后跑着上下张罗。”刘孝昌说。从装饰上讲,官轿与民轿大不相同,官轿用鹦哥绿、黄大绸,鲜艳又贵气;民轿用料则粗朴得多。

  不同的官品,在轿子的形制类型、帷子的用料颜色等方面都有严格的区分。如明清时期的一般官吏,得用蓝呢或绿呢作轿帷,所以有“蓝呢官轿”、“绿呢官轿”。清初,三品以上大官可用银顶,皂色盖帏,在京城内四个人抬,出京用八人。四品以下只准乘锡顶、两人抬的小轿。至于一般的地主豪绅,用黑油齐头、平顶皂幔。

  档案揭秘:

  成都轿铺 花果禽兽作标志

  “哦你从北边来的哈。”看到了轿子上张贴的樱桃标志,住在新南门的张生笑脸迎接刚下轿的苏生。

  在老成都,就算目不识丁,看到轿子或轿铺上的标志,也知来去的方向或所处的位置。东鲜花、北水果、南走兽、西水禽,清末民初,老成都的轿铺有着明确的区位划分,以及趣味的行会标志。

  “老成都东、北、南、西大街,或各大城门洞内外,就有十余家轿铺,各式轿子达三四千余之多,出卖苦力的轿夫多达四五千人。”刘孝昌说,这些轿夫多是周边州县的农民,或长住成都的城市贫民。

  轿铺多而杂,行会规定按东南西北划分,且明确各自的标志,方便管理。因为轿夫大多不识字,所以就选用图案来进行区分,便于他们辨认。于是东边以鲜花,北面称水果,南面选走兽,西面用水禽。这在成都市档案馆留有佐证。

  有关龙这类高贵的动物图案,老成都轿铺商家老板不会随便使用。“有忌讳,如果把龙纹图案拿来做成市招,挂在轿铺门口招展的轿铺,必定会引来大难。”

  到了民国后期,轿子逐渐退出历史舞台,轿铺主要经营花轿业务,大多轿铺转行黄包车行和汽车行。

1 2 共2页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