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文化频道文化时评-正文
87版《红楼梦》为何让我们集体怀旧?
http://www.workercn.cn2017-06-26 14:39:14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
分享到:更多

  这段时间,87版《红楼梦》播出30周年的聚会,引发了无尽欷歔与集体怀旧。

  87版《红楼梦》为何让我们集体怀旧?

  一

  第一个关键词,是“命运”。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还有什么比人在时间中的命运变迁,更值得感慨?《红楼梦》写的是一个盛极而衰的故事,那么多美好的少女,那么多热烈的梦想,还有那么精致优雅的贵族生活,然而,“盛席华筵终散场”,一个又一个接踵而至的悲剧,构成了大结局:从黛玉于宝钗大婚之夜泪尽而逝开始,疾病、浩劫、死亡、出走、离散、绝望……大学者王国维曾在《红楼梦之美学之上价值》一文中评价说:“《红楼梦》一书与一切喜剧相反,彻头彻尾之悲剧也!”

  根据亚里士多德的定义,悲剧,是“人和命运的冲突”。《红楼梦》写的,就是人的抗争,却敌不过冥冥之中早已注定的悲剧命运。但我们首先看到的,为之陶醉的,有强烈代入感的,并不是悲剧,是女儿家的娇嗔,是爱情的奥妙,是灵魂的对话……是一切细微而美好的事物,然而,就在我们盼望看到宝黛的“木石前盟”终成眷属、一群美丽少女各有美好归宿时,命运却猝然露出了狰狞的面孔,水做的女儿,一个个堕入污浊……展示美的毁灭过程,就是悲剧。这个过程不是电光石火间,而是《红楼梦》用七十余万字铺陈而就,春去秋来,成长死亡,一切均在流淌的时间中。

  87版《红楼梦》严格忠实于原著,这部戏开拍时,“戏说”之类,尚未流行,导演敬业,演员入戏,艺术指导的红学专家,也不是“砖家”,再加上30年前,文化消费单调、匮乏。《红楼梦》播出时,恰逢电视机正开始大规模进入城市家庭,全家人坐在一起看电视,是那个年代最好的也几乎是唯一的大众精神消遣,家家户户,都能听见哀怨的主题曲《枉凝眉》。这部电视剧跟《西游记》一样,反复重播,尤其在寒暑假期间,打开电视,不是嘻嘻哈哈的孙悟空,就是卿卿我我的宝玉黛玉。

  但《红楼梦》跟《西游记》不一样的是,前者是悲剧,后者是喜剧。喜剧让人笑,悲剧让人哭,一群让观众流泪的角色,自然印象更深刻。更何况,出演这部电视剧的少男少女们,在接下来的30年中,命运各异,有的人大红大紫,星光灿烂,但更多人再未能超越这部电视剧,忍受着巅峰过后走下坡路的落寞,一个个青涩的青年,已步入无奈的中年,还有的人,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30年,不长也不短,对有些人来说,这部电视剧甚至成了似有还无的命运伏线,暗中印证他们的人生轨迹。观众总是习惯于有意无意地将演员的命运与剧中角色关联,怎不为此黯然神伤?

  比如,87版《红楼梦》“贾瑞”扮演者马广儒,6岁开始读《红楼梦》,一生以“贾宝玉”自居。21岁那年,他接到了进京饰演贾宝玉的通知,却最终出演了因色丧命的贾瑞。贾宝玉是集千万宠爱于一身的贵公子,贾瑞却是贪淫好色的破落子弟,两个角色,天壤之别。在剧组中,他演的是贾瑞,却一直以宝玉自居,爱上了扮演黛玉的陈晓旭,不惜为她割腕明志,但追求未果。之后他贪恋上了杯中物,动辄烂醉如泥,最终在1995年因酗酒猝死,年仅32岁。去世时,还欠着楼下小酒馆的40元钱……网络作者“矮木”在《如花美眷,怎敌似水流年》一文中写道:“他去世当天,当地电视台播放的正是87版《红楼梦》里‘王熙凤毒设相思局’那一集——憧憬了一生‘贾宝玉’的马广儒,最终没能逃脱贾瑞的宿命。”

  没有时间的跨度,怎能深刻感受到悲剧的意义?又怎能深刻感受到命运变迁带来的震撼?

1 2 3 4 共4页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