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文化频道文化时评-正文
影市繁荣热炒IP却鲜见优秀作品 中国电影怎么了?
http://www.workercn.cn2016-08-17 22:22:59来源: 中国青年报
分享到:更多

  中国有全球最好的电影市场,有最大的人口红利,赶上了中国电影的繁荣时期,却鲜有好作品。

  “哪家影视公司手里要是没攥着几个热门的网络IP,出门都不好意思跟别人打招呼。”

  有网友提议,把“人傻钱多”的烂片《人鱼帝国》前前后后拍摄8年的故事拍成电影,“一定好看”。

  李安感慨:“年轻人不要浮躁,学好基本功,也不要看不起技术。不要一下子泡沫化。”他建议年轻的电影人,“走慢一点”。

  在一些电影人眼里,即将过去的这个夏天,中国电影市场巨大的泡沫,似乎是要破了。

  暑期档还未过半,票房数据比起去年同一时段,已缩水了20%,连续几年高速狂奔的中国电影市场,放慢了步子。

  IP也开始退烧,不少电影还亏了钱。大投资、大阵容、大制作的超级大片《封神传奇》上映不到两周,排片就被挤得不见了踪影。

  有网友总结:片名里有特定夸张字眼的,多半是烂片;演员阵容里有某几个名字的,八成是烂片;导演之前的作品网评不好的,这次也未必能反转……中式魔幻大片九成九是烂片!演员表上大腕儿名字用两只手都数不过来的片子,百分之百是不能看。

  新片来了,看还是不看?上网查预告片,查影评,看看别人的打分和吐槽,看信得过的自媒体写手怎么说,还要问问已经看过的朋友。比起宣传造势和演员阵容,还是口碑更靠谱。

  “人傻钱多”的中国观众,似乎,终于不再那么好骗了。

  心 态

  在编剧王小平看来,无论电影是工业流水线上的产品,还是精工细作的艺术品,想做出好作品,创作者就该有颗匠人之心。好的剧本,也是一遍一遍改出来的。

  王小平、郑晓龙夫妇在筹拍一部魔幻题材电影,迄今为止,他们已经准备了13年,除了剧情,还仔细架构出了一个完整的世界观,包括主城坐落在什么样的山上,各个阶层的人居住在什么样的环境中,等等。

  “就算是魔幻,也需要细节上真实用心,观众看了才会‘相信’。”王小平说,“现在很多剧本,都太‘飘’了。”

  王小平口中那些“不接地气”的电影作品,角色个个不食人间烟火,糟糕一点的,甚至连逻辑都谈不上。

  不仅是编剧,整个剧组都需要有匠心。

  金星在一期脱口秀节目中,讲述了自己在好莱坞拍电影的经历。

  那是一部合拍片,中方演员包括金星、夏雨等,在北美、加拿大等多地拍摄。一场戏中,金星扮演的赌场老板娘,背影从镜头里一扫而过。为了拍摄这一眨眼的背影戏份,金星穿着高跟鞋,整整在剧组站了3天。

  起初她自己也疑惑,为什么不能用替身,但美国导演认为,即使是一个背影,也要包含着演员本人的肢体语言,不能糊弄过去。基于同样的理由,拍摄一个只露出夏雨半边手臂的镜头时,恰好赶上夏雨当天休息,美国导演也非要让夏雨本人来拍摄。

  有一场戏,金星需要打对手戏的女演员一个耳光,起初,她还打算虚晃一下,意思意思就行了,开拍前专门叮嘱对方往哪个方向偏头。没想到一组镜头拍完,导演就板着脸来找她了,要求她动真格的。

  拍到最后,金星打了对方20多个耳光,才终于拍出了让导演满意的逼真效果。

  在节目里说起这段经历,金星表情严肃。她反复强调,在好莱坞工作的认真程度,和国内的剧组比起来,真是“太不一样”了。

  导演李玉曾经和几位导演一起,去洛杉矶进行交流,遇到一个要翻拍美国经典影片《宾虚》的投资人。

  那是一部有半个多世纪历史的老电影,片长4个多小时,讲述了一段罗马帝国的爱恨情仇。在李玉看来,翻拍这样一部电影甚至有些难以理解:“并不是现在的美国电影市场的菜,也没有多少热门的演员参与,票房大概不会太好。”

  然而她记得,那位制片人告诉她:“我们不应该忘掉自己的信仰和文化。”

  李玉忍不住感慨,好莱坞还会有投资者,仅仅是为了情怀,就进行这么大的投资,在中国呢,都去追热门IP了。

  她还注意到,有一家好莱坞的电影公司,正在拍一部名为《怪物卡车》的怪兽电影。那个故事基于一种北美流行的怪兽文化,讲了一个男孩和一个怪物之间的友谊。

  在好莱坞有一个习惯,一部电影在剧本完成之后,会提前试拍一些片段,看看观众的反馈。根据观众的意见,制片方还会进行修改。

  《怪物卡车》的制片方将剧本中的部分场景拍摄了出来,组织一些观众观看,有观众指出,男孩和怪兽产生友谊的过程很突兀。

  最后,这部片子按照观众提出的意见,修改了剧本重拍。

  “在好莱坞完善的电影工业流程里,即使是一部不需要动脑子的合家欢电影,创作者都会拿出无比的耐心,认真打磨细节。要是在中国,好多电影都是一个IP随手拿来,随手就拍,6天就拍出来,拍出来就拿去赚钱,不会花那么多工夫和精力。”李玉说,“能花很少的时间和精力拍轻松的东西,为什么还要花很多年的时间去打磨一部作品呢,到最后两者赚的钱也许差不多。”

  正是这种“差不多”,打击了很多创作者的积极性,让王小平这样的知名编剧,都忍不住发出了“恶性循环”的感慨。

  这样的状况也引发了不少老一辈电影人的不满。

  1938年出生的丁荫楠,是中国第四代电影导演的代表人物之一,有“伟人传记电影导演”之称,代表作有《孙中山》《邓小平》《启功》,等等。

  “电影也应该是电影艺术家对当前社会批判的表达!电影是最现代的,也应当是最高贵的,对她必须有敬畏心理,因为她是要面对亿万观众、永远存在的社会符号,她会影响一代人。电影是有永恒审美价值的!”他说。

  在丁老的心目中,电影是“表达人性最高贵品质的艺术品”,而电影好不好,关键看导演的思想与情趣,这便有了高尚与低俗之分。

  2015年最大的票房黑马,莫过于动画电影《大圣归来》。它的上映可以用低开高走形容,以最初的低排片率,一路逆袭,很快就凭借优秀的口碑,将一大批影评人和观众打造成了“自来水”,自发自动地在社交平台上为它造势宣传。

  这部动画片的票房达到9.5亿元,跻身年度票房排行榜前10名,它已经成为中国动画电影10年来少有的现象级作品。

  《大圣归来》许多细节足见用心。影片中的小和尚江流儿,初出场时头上剃得光溜溜,到后来,就成了毛茸茸的“青皮”。还有水面的反光,树林间光影的变换,一一都被表现出来,没有为着挤压成本而偷工减料。

  “观众是能看出来创作者是不是用心的。”博纳影业发行经理刘歌说。

  相较于投资方和导演,刘歌更不敢恭维的,是国内演员的整体专业程度。

  “中国电影直到现在,也没有多少真正有票房保证的演员,没有哪个明星真正让观众觉得,片子里有这个人,这部电影就一定有质量保证。这样的好演员在国内一只手就数得出来,在好莱坞就有一大群。”

  他举了《荒野猎人》的例子,“小李子”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这样的国际一线巨星,在冰天雪地里工作了4个月,很多场戏,他都是在温度很低的水里泡着,在荒郊野岭中跌爬滚打。为了贴合角色,他甚至把自己的体型都改造了。

  “国内的演员现在谁做得到呢,有这4个月,可以拍多少综艺节目,可以拍多少赚快钱的片子?”刘歌反问。

1 2 3 4 共4页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