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文化频道文化时评-正文
全国最佳邮票《长江》评说:万里长江的方寸辉彩
http://www.workercn.cn2015-05-11 06:27:13来源: 中工网--《工人日报》
分享到:更多

  系在中国南端的万里长江,作为中华民族的“母亲河”,从来就是中国形象的一个标志。她的万里宏躯,屡现于诗词、文赋、书画、影视等诸多载体之中。但以一个只有方寸尺幅的微缩艺术空间,包容万里大江的雄姿伟态和内在丰蕴,这个“大”与“小”的落差和张力,吸引了人们的视线和牵系了人们的思索。于是,在全国群众性的投票中,万里长江的方寸辉彩,得到了一致的点赞认同。2014年“最佳邮票”的荣誉,名至实归在《长江》邮票上。

  摆在案头的《长江》邮票,有万里长江的气势,也有方寸天地的辉彩。在放大镜的透视之下,在浏览深研之中,这套邮票的“最佳”亮点便会直面而来,接踵而至——

  《长江》邮票最佳亮点,首先在于它的全景视野。

  应当说,长江走入“国家名片”不是第一次。但过往的长江题材,大多是零散的碎片化的个别主题显现,如上游的重庆、三峡,中游的武汉长江大桥、庐山,下游的江南水乡和大上海,等等。全景式展示长江,是这套邮票的最大创意。作为“话说”过和“再说”过长江的电视人,我深知人们对万里之遥的长江很难一窥其全貌。而作为广大受众,则对于“大江东去”的万里行程的完整视觉感受,又总是充满了期待。不是说断片的重点的典型的长江“零件”没有意义,但毕竟全景视野是人们认知长江的最好视角,是人们走近长江的最大期冀;当然,这也是邮票设计上的一大挑战,邮票策划中的一个创新点。于是,从格拉丹东雪山江源的第一滴水,到步入茫茫东海的滔滔江流,九枚连印的邮票组合成一个广阔的全景视野,将万里长江真的铺陈在了逼仄的方寸空间中。

  《长江》邮票最佳之处,还在于它的传统风范。

  全景式的艺术创造,在世界艺术领域并不鲜见。但若论传统的悠远和实力,中国古典绘画中的长卷图,则在世界艺术典籍中,在中华千年史册上,屡见不鲜。东晋顾恺之的《洛神赋图》、东晋佚名之作《女史箴图》、五代顾闳中的《韩熙载夜宴图》、唐代阎立本的《历代帝王图》、宋代王希孟的《千里江山图》、宋代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北宋武宗元的《朝元仙仗图》、元代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以及明代仇英的《汉宫春晓图》等,均在历史上留下了不朽身影和艺术醇香。现代当代艺术大师,也不乏长卷之作,且皆为传承悠远的和优秀的中国艺术传统之举。将人们所希冀一窥野外的广袤视角,移易在有限的艺术卷幅中,在传统文化中,已然历久悠远地构成了一个“长卷”的理念和实体的艺术长廊。“长卷”,毕竟开了千百春秋人之眼界,扩了百千岁月人的胸怀。《长江》长卷的艺术创作,正是基于传统沃土上的一次创新的开掘和开拓。或许人们有了耳熟能详的诸如《清明上河图》一类传统长卷精品的熏染和浸透,对于《长江》的长卷之作,则充满了倾心之向。

  《长江》邮票最佳之处,更在于它是名家名作。

  《长江》邮票所采用的设计图,系出自当代著名画家袁运甫先生偕同吴冠中、黄永玉、祝大年先生创作的长卷“长江万里图”。1972年,为筹建中的北京饭店新东楼设计壁挂,周总理提出创作一幅长卷图,并特别指出,要朴素大方,要反映我国悠久的文化历史,要有民族风格和时代风格,要创作中国画。袁运甫先生等人应邀到长江全程写生,画出了60米长的长卷草图。在“文革”极“左”思潮的冲击中,作品被搁置在一边。时隔40余年,这幅长卷在《长江》邮票设计中重见天日。名家笔下的长卷,气势宏大深厚,笔意真实生动,精巧工笔与豪放泼墨相间,准确透视和浪漫虚陈相映,传统笔法同现代技法相融,一幅外在只比《清明上河图》短16厘米、窄2.7厘米的当代长卷诞生。而其内在蕴含则是长江的一个万里空间大鸟瞰,不啻为一个纸上的万里长江的大航拍。正是在这幅名家名作的基础上,《长江》邮票问世。

  《长江》邮票最佳之处,又在于它是大江精粹。

  宏观的大视野让人们第一次领略了长江的全景全貌,这固然难得;但把犹若一条金线的长江串缀起来的大江精华精粹,依次从西到东,从干流到支脉,展陈于长卷之上,则又像一个个火花,点亮了整个长江的万里足迹,也彰显了长江千年文明的实体留存。如果说,长卷是一个广阔的“面”,那么,一个个地域的典型标志,就是辉彩纷呈的“点”。相对来说,万里长江将生态、人文和经济发展三条主线,三大主题穿缀了起来。实际上,这是中国历史和现实的一个活动的流动的缩影。因此,那上游的江源如帚、重庆直辖、三峡风光,中游的大坝横陈、洞庭清波、庐山毓秀,下游的江南水乡、金陵春晓、浦东触天,以及卫星云图上的最亮的长三角,皆以深层次的构思,勾勒出了长江具象的微观的典型的风貌。这精粹的集聚融汇,成为长江全景之中的活跃细胞和生动元素,构筑了立于中国南域的一个有血有肉的伟岸宽阔的“巨人”形象。

  最后,评说《长江》邮票最佳之处,要说到它的独特设计。

  中外历代绘画,其中长卷之作,为数不多。在只有方寸空间的属于微缩艺术的邮票上,中国邮票中的长卷式设计,大多集中在古典绘画精品的复制与还原上,而在现代题材中,长卷式的邮票设计是为少见。《长江》邮票所采用的“长卷”设计,在规制上堪称是历来长卷邮票中尺幅最长的。将长18米、宽3米的《长江万里图》长卷,容纳于长54厘米、宽3厘米的邮票中,并以邮票所特有的齿孔划分出九枚单票,连成邮票“长卷”,这在新中国邮票中,堪为之“最”。2004年发行的《清明上河图》长卷邮票曾为“最长”,却比《长江》长卷邮票短1.8厘米。这个独特的“长卷”设计,以及精致细腻的印制,将万里长江的气势、细节、色调、节奏等艺术要素均衡布局融合得当,亮出了万里长江的方寸辉彩。《长江》邮票评为“最佳”,应是众望所归。

  据悉,2015年中国邮政在抗战胜利70周年的日子里还发行《黄河》长卷邮票;预计2016年策划发行《长城》长卷邮票。这就在邮票的方寸天地间,将中国两大文明发源地黄河与长江,以及中华民族的象征长城,以长卷这一独特的传统方式,筑起了辉彩粲然的艺术世界。

    (李近朱)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中 工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