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文化频道文化时评-正文
《耶德曼》:生命之树常青
http://www.workercn.cn2014-07-22 02:31:37来源: 中国文化报
分享到:更多

  《耶德曼》开场未久,始料未及的冲击波便如巨浪扑来,将观众裹挟到漩涡之中,它幽远的高亢之音、鲜明的先锋反叛气质,如同1986年5月天里的那一声“我曾经问个不休……”穿云裂帛,直捣灵府,瞬间将各种甲胄撕裂。

  《耶德曼》是德语戏剧界的一个传奇,德语“耶德曼”意即“每个人”。它本源于中古道德剧,道德剧在探索和揭示人性方面独具深度,其核心就是表现人的堕落与救赎,以寓意手法将人心灵中的善恶冲突戏剧化。1911年,“青年维也纳”派作家霍夫曼斯塔尔与导演莱因哈特重构此剧,既延续了欧洲基督教神学的精神血脉,更赋予了它批判资本主义及其异化现象的现实警示意义,传统由此重获新生。为了此次上演《耶德曼》,莱因哈特特意将天主教堂改成了剧院。

  近百年来,《耶德曼》已是一部久经现场雕刻和打磨的戏剧经典。每年盛夏,奥地利萨尔茨堡艺术节教堂广场的节庆演出上它都会重装亮相,成为艺术节上除莫扎特的音乐会外的必演剧目。每个男演员也都以能扮演耶德曼为终生荣耀,只有那些演技超群、声名卓著的男演员才有资格成为一次“耶德曼”。

  此次来天津的是汉堡塔利亚剧院创作的最新版《耶德曼》。汉堡塔利亚剧院曾经两度来访,可以看出,此剧与塔利亚剧院前次演出的《在大门外》有着极其一致的艺术风格,尤其显示出强烈的悲怆、深邃的德意志民族气质和在深渊中矗立、上升的宗教精神,它让人清晰感悟到:剧场——其实正是西方文化中世俗层面上的“教堂”,《在大门外》的导演帕西尔曾说:“剧场是德国人自省的场所。”

  整场演出极简而精美,抽象而感性,粗放而忧悒。外在表现狂放、丰盈、灵动、有趣,内在精神层面却严肃、虔敬、执著、细腻,它有着古典而恒久的道德内涵,却用后现代的音效、灯光、LED屏幕铸成颇具舞台观赏魅力的外壳。表现主义善于展示灵魂内部的搏斗,重视人的心路历程的优势在此亦获完美重现,耶德曼的内心对话其实是建立在日常化的心理现实基础上的,每个人都有以与内心回荡的各种声音交谈的方式来演绎思考、解决矛盾的经验,《耶德曼》将这种思绪外化和扩大化,获得了成功的舞台呈现。

  两个演员多专多能,男演员一人承担极端苦心智、劳筋骨的“独角戏”,同时扮演富豪耶德曼、乞丐、厨师、邻居、农夫、仆人、母亲、情人、宾客以至死神、功德、信仰、撒旦等近20个角色,以不同“声音”与自己展开灵魂对话;来自美国的摇滚女歌手独当一个小型乐队,操练钢琴、吉他、贝斯、变声器等十八般武艺之余兼扮死神;与男演员演对手戏的还有一具骷髅,与耶德曼拥吻共舞,骷髅的头部巧妙安装了一只摄像头,逼视抓拍放大着耶德曼的面孔实时投放到大屏幕上。表现主义作家鲁道夫·库尔茨说:“我们把他们(资产阶级)的所谓庄严,看做是一种存在的惰性,一种麻木不仁……”骷髅即是这种尖锐隐喻的象征。

  汉堡塔利亚剧院在舞台音效的实验方面独擅其长,歌声和乐音时而尖啸亢进,时而柔美缱绻,使得剧场中的每个戏剧细胞都被激活,每个观众的心灵也随之颠荡不已。此剧也是目前所见多媒体影像在戏剧运用中最富于情绪感染力和精神冲击效果的一例,录制视频与即时视频交替切换,传递出丰富的精神意涵与灵魂图景。

  宗教精神悲剧文化的匮乏,彼岸意识灵魂论辩维度的缺失,使《耶德曼》这样的戏剧注定在我们这片土地上难以获得广泛的关注与热议,但如果大家仅仅为它新异的演出形式、摇滚歌手的飒爽英姿所吸引,或仅将其视为“室内版的草莓、迷笛音乐节”中的某类喧腾现场,还是非常遗憾的。

  (溯石)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中 工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