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文化频道文化时评-正文
好的文学可以抵抗时间(图)
http://www.workercn.cn2014-04-14 05:14:41来源: 光明日报
分享到:更多

好的文学可以抵抗时间

——格非和他的作品

《相遇》 格 非 著 译林出版社

《博尔赫斯的面孔》 格 非 著 译林出版社

  2014年,格非50岁。到了知天命的年纪,很少重读自己作品的格非,借着小说集《相遇》、随笔集《博尔赫斯的面孔》的出版,有机会以一个读者的身份,回望过往的写作生涯。

  写作压力来自同行

  《相遇》收入了《迷舟》《青黄》《褐色鸟群》《相遇》《蒙娜丽莎的微笑》等12篇小说,这是格非写作历程的缩影。“重读《迷舟》《相遇》的时候,我突然回到了那个年代。经过这么多年,叫我再去写《迷舟》《相遇》这样的作品,不可能了。那种清新,不可能再有。”谈起20多年前的成名作,格非有些感慨。

  在作家冯唐看来,虽然历经20多年的世事变迁,但格非难得地保持了一贯的高水准。“格非的作品是我理解的‘好的文学’。也就是说,从文字上,他没有故意把一粒米爆成一个米花儿,没有非常刻意地用无数形容词,而是用文字本身的质感来激发读者那部分只有文字才最容易激发的对世界的体验。”冯唐说,上世纪90年代初读格非的作品时,感觉有点西化的味道,但现在回头去看,并不觉得他的文字别扭、过时,这说明好的文学具有抵抗时间的能力。

  作家阿乙把《迷舟》称为先锋小说唯一的代表作。为了梳理《迷舟》的线索,阿乙特意画了一个纵横交错的表格,“《迷舟》像一个圆形的、互为因果、不停运行的宇宙。我从来没有想到一篇小说可以设计得这么深,而且几乎设计到每一个字、每一个标点。”

  长久以来,格非一直把自己定位为业余作家,如果无法维持高水准,他会选择中断写作,这使得他有可能“在一个比较节制的状况下来处理写作和生命的关系”。

  “加拿大钢琴家古尔德有一个特别重要的说法,他说舒伯特31岁去世,死得正好。他如果再活下去,一定会变得浮浅、堕落。那么我想35岁去世的莫扎特可能也是如此。”格非也常常这样提醒自己,在适当的时候停下来。事实上,在写作《人面桃花》之前,格非有过近10年的停顿,“那时候我想可以告别文学了,可以不写了,我觉得在大学里教教书、读读书就很好。后来之所以想写,是因为有愿望,要重新来写。”

  格非坦言,他写作的压力,不是来自读者、批评界或者文学奖项的评选,而是来自于作家同行。他说:“当一个同行认为你可能写不出这样的作品时,我马上会觉得有一个巨大的任务,得让我特别看重的这些同道看到,我没有掉得太快,而是能维持一个水准。”

1 2 共2页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中 工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