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文化频道文化时评-正文
《美丽的契约》受欢迎 现实需要勇气和情怀
http://www.workercn.cn2014-02-13 00:00:00来源: 京华时报
分享到:更多

  《美丽的契约》并不美丽,因为它涉及到用假结婚来骗户口的局。围绕着这张契约,发生了很多滑稽甚至丑陋的事,却也显形了人性中的美好。

  编剧宋方金是书写现实题材的高手,他总能把不同阶层、不同地域、不同文化程度的人放到一个屋檐下,让他们去交集、碰撞、争吵、和解。乡村文化和都市文化的“战争”是他常写的,《手机》里严守一和砖头哥的不同造化,让人既感慨田园牧歌的毁弃,也怀疑城市的一日千里究竟价值几何。

  《美丽的契约》就是这样,外地人花美丽通过辛勤劳动成为了富裕阶层的一员,按说此生无忧,可她的成功改变不了儿子的尴尬——因为户口的天堑,他没法在上学所在地北京参加高考。城市化进程不可阻遏,户籍的铁幕却把一群人关在玻璃墙外,这就是铁硬的现实。为了给儿子争利益,已经“不需要男人”的花美丽硬着头皮进入婚姻的围城。全剧所有的辛酸和嬉闹都源于这个“翻墙”的主意,而全剧最喜感的冲突发生在乡下婆婆和城里媳妇之间。火锅女强人对咸菜老公主,宋方金所擅长的城乡对撞又一次淋漓尽致。

  这是一部没有回避现实矛盾的醇厚之作。花美丽有自己的命门,刘得意也有自己的死穴。他是个胸有大志的人,也是个遭际艰辛的人。那些半生受过的伤、上过的当不会雁过无声,坎坷和阴影把他变成了一个古怪的人:满嘴跑火车,极不正经,又胆小怕事,极其谨慎。他和花美丽结婚前,奋战一夜打印了几十万字的契约书,再清晰不过地显示了他的双重性格。

  这种不肯对现实闭目塞听的勇气和情怀是值得点赞的,而传递信息和表达真相是需要技巧的。糟心的事都没有以低沉写实或者愤声谴责的姿态出之,而是嬉皮笑脸,假痴不癫,没心没肺,二二乎乎地揭示和呈现。如此一来,看上去没那么悲,没那么灰,没那么难以承受,观众的注意力被两个永远吊着嗓门说话的人吸引,浑然忘却去追问荒诞之下的问题。疯,本来就是范明的表演风格,而宋丹丹是昆乱不挡,你疯我更疯,即兴编词更会助长“疯”势。这其实也是编导保护观众兴致、避免沉重赶客的有意选择。(李星文)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中 工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