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文化频道文化热点-正文
“未来杯”让中学生为“未来”做好准备
http://www.workercn.cn2016-11-14 14:58:26来源: 中国青年报
分享到:更多

  “美国学生在打球,中国学生在做题;法国学生在唱歌,中国学生在做题;日本学生在游泳,中国学生还在做题……”一段时间以来,被认为“一直在做题”的中国学生,正在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向世人宣告——中国孩子不是“刷题机器”。

  9月下旬的一个周日,在由团上海市委、上海市学联联合上海市教委共同主办的“未来杯”上海市高中阶段学生课外活动竞赛之机器人大赛上,上海田家炳中学高二学生罗天逸带着自己和两个编程新手一起制作的机器人“田家炳之星”一路闯关。机器人先在一楼收集瓶子和能量球,然后爬坡,自行打开二楼的大门,用“手指”拧动钟表表面的指针,成功“翻越雪山”。

  “我将来想去华东理工大学念计算机系,还想自己创业。”前几年,罗天逸发明了一台小型3D打印机,但没过多久,很多人都制作出了类似的产品。如今,他正筹划发明一部工业级的3D打印机,“可以打印金属,速度再快一些”。

  值得注意的是,这个男孩对计算机编程的“疯狂热爱”,不仅没有被反对,反而得到了来自家庭、学校、团组织的“力挺”。每周二和周五下午的2~3节课,是他和一群小伙伴的“机器人时间”。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了解到,正在进行中的群团改革,已经开始惠及上海的中学生、中职生。从今年开始,他们可以通过“未来杯”,展示自己在“做题”之外的功力。

  “麻烦的”课外活动竞赛为何受学校追捧

  今年,是“未来杯”第一次以整体品牌的形象出现在上海的中学生、中职生面前。团上海市委学校工作部部长徐速介绍,与大学阶段不同,共青团组织面向高中阶段学生的品牌项目比较少,推出“未来杯”,就是通过项目牵动基层学校团组织,在高中生中“刷存在”“拼颜值”。但学校、学生到底买不买账,一开始他们心里也没底。

  按理说,高中生学业压力大,参加课外活动本身就要挤时间,如果还要参加竞赛,就更花费时间了。更何况,相比学科竞赛,课外活动竞赛的“含金量”似乎也逊色不少。

  但上海与其他省市不同的一个特点是,根据2017年开始实行的新高考改革方案,学生“综合素质评价信息”将作为未来大学录取学生的一个重要参考指标。“我们就是要借高考改革的东风,为学生搭建综合素质展示平台,让学生在团组织中有更多获得感。”团上海市委书记徐未晚这样告诉记者。

  尽管是首秀,但“未来杯”的受欢迎程度远远超出主办方的预期。微电影、社会实践、机器人、英语演讲中国故事四项大赛,总共吸引了191所学校报名参赛,直接参与其中的学生超过4100人,还有更多的学生通过新媒体观看了赛事直播。

  “如果不是有名额限制,我鼓励我们全校所有学生都去参加这项比赛。”上海市建平中学校长杨振峰特别赞成学生花时间去参加课外活动竞赛,这与是否能给“综合素质评价”带来好处没有关系,“参赛过程是学生成长的过程,学生的成长不是用‘综合素质评价’指标来功利衡量的,而是从他自身得到的社会技能、产生的社会责任感来看的。高中的基本定位,应该是对未来社会生活的模拟。我们不为一分、两分去拼命刷题,而是要让孩子们为未来做好准备”。

  杨振峰并不认为课外活动竞赛“很麻烦”,相反,他认为这项竞赛恰恰体现了教育的本质——促进学生的社会化进程,增强学生对未来社会的适应能力。

  除了获奖,“未来杯”能给学生带去什么

  对学生们而言,很多竞赛的价值就是“获奖”。获奖后,竞赛得奖经历可以被写进履历表里,可以在未来申请大学时派上用场,还可以供未来的学弟学妹们“膜拜”。

  但“未来杯”在更多的参赛学生眼中,其价值更多体现在成长的“过程”中。

  东昌中学的高二学生孙逸阳,每天上下学路上,都会坐在车里对着浦东大道上绵延13公里之长的各色电话亭发呆。无聊时,她数了数,一路上至少有13个大小电话亭。

  “这些电话亭大多闲置,从没见人用过。”她和另外3个女生一起,决定组团研究电话亭。每周五放学后、每个双休日,都成了她们统计电话亭信息的时间。经女生们测算,上海共有8000余个电话亭,平均每个电话亭占地约两平方米,“这就意味着1.6万平方米左右的土地被这些基本处于闲置状态的公共电话亭占用。”

  她们发布了一份《上海电话亭的现状调查与转型策略》的调研报告,孙逸阳告诉记者,在参加“未来杯”前,她根本不清楚调研报告怎么用。在比赛的路演、答辩环节中,她一下就认识了来自上海市住建委、商委、文明办等职能部门“管事”的人。

  调研报告已从课余的话题变成了有用的资料,通过团市委搭建的平台,“看见了调研报告的价值,更看见了自己的价值”。

  上海公用事业学校是一所中职学校,学生们拍摄的影片《听风少年》参加了“未来杯”微电影大赛。校团委老师魏延秋告诉记者,不论是否获奖,她都在拍摄过程中看到了职校生“爆棚的自信”。

  这种“自信”,在她看来,对职校生而言是最宝贵的财富。“中职生很多都是中考落榜,他们进校时普遍缺乏自信。”魏延秋对男主角“石头”的改变最为欣喜,“他从一个内向的、缺乏自信的孩子,变成了校园里的小明星。他们能讲述自己‘工匠’的追梦故事,他们并不比别人差。”

  微电影拍摄过程中,全校40多名学生参加,经常从早上5点拍摄到晚上10点多。魏延秋说,学生们没有一个叫累的。影片推出后,即便只是在学校微信公众号、校园网上滚动播放,学生们还是很兴奋,“从故事构思、初稿、剧本,到摄影、后期,全都是学生自己参与完成,很有成就感”。

  当得知优酷土豆的“未来杯”微电影展映区获得了26万的点击率,刚刚获得最佳“男主角”的朱一鸣在专门铺就的红毯上久久不愿离去,“那一刻,红毯仿佛就是一条时光通道,努力在这头,‘未来’就在那头”。

  “我们选择的竞赛项目,都注重让学生在参与过程中有所发现、有所感悟、有所成长。像英语演讲比赛的主题是‘向世界讲述中国故事’,你光口语好不行,得用心去了解中国故事,这个过程才是我们最想看到的。”团上海市委副书记刘刚说。

  教育改革与共青团改革“擦出火花”

  “团教协作,不仅需要团、教两家投入感情,更需要有好的项目来深化和巩固。”上海市教委德育处副处长江伟鸣还举例说,市教委有学生社会实践的时长要求,而社会实践大赛引导学生的实践更有深度、更有质量,这样协作起来就很有默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注意到,“未来杯”高中阶段学生课外活动竞赛被白纸黑字地写进“上海中学中职共青团工作改革路线图”中。它的存在,被上升到“共青团组织源头活水、国民教育战略配合者”的高度。徐未晚介绍,中学中职共青团的改革,就是要彰显协同国民教育促进学生成长成才的价值和功能,从而巩固基础性、战略性、源头性地位。

  以“未来杯”为例,它既是叫得响的统一品牌,又是开放式的项目平台,实行模块化编组,每年从政治启蒙、文化传承、科技创新、体育运动、艺术风采、技能展示等类别中,精选3~4个项目纳入平台,在全市开展。“我们的项目不是一成不变的,每年都会根据学生的‘口味’来调整,因为学生才是真正的主角。”徐速说。

  “未来杯”的出现,一方面可以为上海教育综合改革提供有力的课外活动平台支撑,另一方面,也能增强团组织在青少年学生中的影响力。“初中是入团的集中期。到了高中,共青团需要一个更好的抓手,既让学生喜欢,又让学生得到成长。”刘刚说。目前看来,课外活动是高中共青团工作的一个有效抓手。尤其在上海,在高等教育已经进入到“大众化水平”的情况下,仅凭成绩考上一个好大学,对高中教育来说,实在有些过于浅显、简单。

  “单凭成绩考上大学,有什么意义?一个没有社会责任感、一心只读圣贤书的高中生,他将来最多只是知识的消费者,永远也成不了知识的生产者。”杨振峰说,上海现行的教育改革,正是为了唤醒教育的“育人”思维。而在“育人”的过程中,政治启蒙、社会责任又是最容易忽视、也是最难的。团上海市委推出的“未来杯”,恰好是教育改革与共青团改革擦出的火花,它一方面能鼓励更多学生到课外去寻找不一样的成长,另一方面又能增强共青团在中学生中间的“存在感”。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