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文化频道文化热点-正文
国内“美术馆第一股”有望年内上市 是圈钱噱头,还是生存突围?
http://www.workercn.cn2016-06-17 16:20:32来源: 北京日报
分享到:更多

  美术馆IPO?

漫画/琚理

  本报记者 陈涛

  这几天,一则艺术与证券联姻的消息持续引爆艺术圈。在苏州、上海皆有门店的巴塞当代美术馆日前宣布,将启动融资,争取今年内挂牌新三板。目前,其已被某知名券商估值8亿元,有望成为国内“美术馆第一股”。

  一石激起千层浪。美术馆能上市吗?作为非营利机构,它如何保证持续给予股东回报?到底是圈钱噱头,还是谋求突围?

  上市名不正言不顺

  艺术机构上市并非什么新鲜事儿。像国外顶级拍行苏富比、国内拍行“双雄”之一的保利拍卖,均已是上市企业。可美术馆上市还真是头一遭。

  国际博物馆协会章程对画廊(gallery)和美术馆(art museum)有明确界定和划分:画廊从艺术家手中获得艺术品,再以展览的形式介绍给藏家,进行销售,形成艺术品一级市场,属于营利性机构;美术馆是博物馆体系中与视觉艺术有关的分支,承担着收藏、研究、展示、教育、推广等多项社会公共功能,底线是非营利性质。

  按理说,巴塞当代美术馆应属于非营利机构。“既然非营利,又如何给投资者回报?名不正言不顺,难免让人觉得是在玩噱头。”独立艺评人、资深艺术投资顾问奚耀艺认为,它既然能启动融资,显然就不是美术馆,只是打着这个相对“高大上”的幌子。

  那么实际情形如何呢?据巴塞当代美术馆董事长宗莉萍介绍,其核心艺术家是一批正值创作旺盛期的70后、80后,大单购买的收藏会员人数约500名,其中不少人购买额已逾百万元。如此看来,巴塞当代美术馆主营业务是艺术品交易的一级市场,也就是画廊,与美术馆完全是两个发展方向。

  既如此,缘何还冠名美术馆?“上市不是坏事情。但以‘美术馆’之名上市,会让人笑话,很不专业。”798蜂巢当代艺术中心负责人夏季风认为,既然挂着“美术馆”的名头,就应当与画廊有所区别,“对基本概念要厘清,‘非营利性’是首位的。”两年前,在他主导下,当时名为“伊比利亚”的非营利性机构转型为如今的商业画廊“蜂巢”。在他看来,国内不少从业者对画廊与美术馆的本质区别并不明晰,尤其是一些民营美术馆,由于运转困难,行买卖之实的案例不在少数。

  能否迈过三道坎儿

  撇开名头不符之嫌,巴塞当代美术馆上市尚存其他疑问。

  “它要有可持续性的盈利模式。千万不能靠作品买卖盈利而去上市,这对投资客是一种不小的风险。”奚耀艺解释说,问题症结在于艺术作品的价值评估太难了。“当下艺术市场常为人诟病的,就是人为制造价格泡沫。”在他看来,国内艺术品投资企业之所以鲜有上市,就在于它很难将做过手脚的营收情况、藏品估值,原原本本置于公众面前。

  关于艺术品投资企业上市,中国文交所总设计师、艺术品投资市场研究者彭中天显然更为谨慎。他认为,一家艺术机构要上市,得先迈过三道坎儿——首先是明晰艺术品的产权;再就是鉴定真伪;最后还得权威定价。

  “就拿画的产权来说,如果产权不清,就会出大乱子。”彭中天举例说,某个人偷了一张画送拍,最终也拍出去了,赃画可以追回,但买家付出的钱该由谁买单?至于真伪鉴定的问题,他说,有名家让自己的学生去画,自己最后盖章了事。这个又由谁说了算?对于此前有媒体报道称,券商评估巴塞馆藏作品价值约1亿元,彭中天更是直指过于草率,“认定它的藏品值一个亿,参照依据是什么?”在他看来,如果以上三者都做不到,那么上市就有欺骗之嫌,“艺术品资产证券化是大势所趋,但国内现有条件并不完善。”

  对于巴塞选择在新三板上市,彭中天也有不同看法,“毕竟这是一个科技、商业等有形资产的平台,最好还是到专业平台。”不过,多年关注国内艺术市场的研究者季涛认为,公司运营细节并不反映在财务报表上,没必要太过在意上市平台。

  民营美术馆的出路

  尽管对巴塞当代美术馆的上市,彭中天心存疑虑,不过,他对这种证券化尝试还是持鼓励态度的。“它的资产都是画作,也是一种全新资产,可以创造文化新财富。”另据季涛透露,目前荣宝斋、朵云轩两家大型艺术企业正在谋求上市。

  不过,最终能上市者毕竟是少数。据统计,从上世纪90年代民营美术馆成批量出现至今,国内民营美术馆已逾百家,占全国美术馆总数三分之一。去年仅在北京一地,就有民生现代美术馆、深圳华侨城当代艺术中心来京开分馆。

  在国外成熟的艺术体系中,不销售艺术品是国际通行的美术馆伦理,目的就在于保护艺术品评价体系不受资本操控,保证其在学术上的纯粹性。反观国内,民营美术馆普遍没有建立起自身的学术标准,以致美术馆与画廊并无实质差异。

  艺术批评家郭晓川认为,这一现状与国内民营美术馆大多伴随商业地产而兴起,不无关联。据他介绍,早期民营美术馆中,由地产商出资的超过六成。“艺术地产推出不难,但‘美术馆’并不是那么容易办成的。”奚耀艺认为,由于缺乏长远规划和专业人员,一些民营美术馆不仅展览寥寥,学术层次也谈不上。

  今日美术馆是国内难得实现收支平衡的民间艺术机构。“我们的理事会有不同类型的人才,偏金融投资型的,可以来管钱;偏学术把控的,负责展览定位。不仅让社会上的各种力量共同承载美术馆需要的社会资源,美术馆同时也成为整个社会所拥有的一种资源。”今日美术馆馆长高鹏认为,解决民营馆难题,归根结底在于管理体制。相比于公立美术馆,民营美术馆最大优势就是体制灵活,独立性较大,“不仅能吸纳更多赞助,还可以让参观者有更多艺术体验。”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