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文化频道滚动-正文
故宫门大开:走进寿康宫的大门,就像穿越了240年(图)
http://www.workercn.cn2017-05-10 08:53:17来源: 中国青年报
分享到:更多

  参观《清明上河图》排队的游客

  故宫的新与旧

  故宫的新与旧

  故宫的新与旧

  朱宏从西华门进入故宫博物院,一路经过武英殿,断虹桥,踩着海墁青砖,横穿过太和门前的广场,去往他做志愿讲解的文华殿陶瓷馆。

  文华门前的路是新铺的,昔日坑坑洼洼的沥青路,都换作了青石砖,两旁草丛前,碍眼的铁围栏也都撤了,石砖与绿草浑然一体。道路两边间或立着方形底座的宫灯,取代了突兀的电线杆。

  春天到了,文华殿前的西府海棠开得正盛,落了一地的花瓣。紫禁城里编了号的古树名木有448棵。

  如今,檐角上立着的走兽,目睹着每年上千万的游客,穿过曾经只有皇帝可以通过的午门,拾着汉白玉台阶而上。

  这座古代建筑群,3年后即将迎来600岁的生日。当它还是皇城的时候,周边6.8平方公里之内,老百姓不得擅入。

  92年前,它的大门对老百姓打开了,“故宫博物院”的牌子,挂在了神武门上方。这个神秘的紫禁城一度开放不到30%,后来到50%,去年,开放面积达到76%,预计在2020年突破80%。普通人能够踏足的区域,越来越多。

  这座博物馆是在皇宫里头,而这座皇宫里面的建筑,花草树木,本身就是文物。

  一踏进故宫文华殿陶瓷馆,张甡就被“国宝”环绕了。

  馆里有新石器时代的彩陶、唐朝的三彩、宋代的五大名窑精品。展厅中间摆着乾隆时期的釉彩大瓶,器身自上而下各类釉彩多达15种,如此完整的釉彩大瓶,全世界只此一件。

  “这就是乾隆让人造出来炫技的,艺术价值其实不高。”隔着玻璃,张甡指着这只大瓶,从最上面的那层釉彩开始,一层一层讲下来。很快,他的周围聚起了一群游客。有人打开手机,翻出自家收藏品的照片给张看,请他帮忙品鉴。

  张甡已经在故宫陶瓷馆当了5年志愿讲解员。每周能和这些古物共处一个下午,让他特别愉悦。在故宫,有故事的器物数不胜数。张甡随手一指,就指到了明成祖朱棣握在手里喝茶的青花压手杯。

  “叫压手杯,是因为杯口恰好合朱棣虎口一圈。这种杯子全世界只有三个半,都在故宫。”他说。

  这里展现的是“整个中国陶瓷史”,展品有的是故宫的宫廷旧藏,有的是民间的捐赠。陶瓷馆平日里游客不多,会“拐进文华殿看陶瓷来的,基本都是爱好者”。

  同样在陶瓷展厅做志愿讲解的朱宏,时常会碰见慕名而来听他讲解的陶瓷爱好者,有些甚至是从外地赶过来的。朱宏最喜欢给游客讲的,是前排展柜里陈列的陶器,“凝聚着7000年前原始人的智慧”。

  今年69岁的朱宏,退休前是化学老师。在故宫里,每一位志愿讲解员都有自己的特色,有的擅长鉴赏工艺,有的熟知文物背后的掌故。而朱宏在讲瓷器的时候,能说出不同瓷土的化学成分,讲出不同釉彩的颜色是由铁还是铜的化合物呈现的。他曾经亲眼在显微镜里看过不同的瓷釉。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共7页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