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娱乐

从李白的梦游诗谈起

来源:解放日报
2021-03-28 10:16:40

  从李白的梦游诗谈起

  沈鸿鑫

  作家往往喜欢写“梦”,《红楼梦》《梅花梦》《蝴蝶梦》《邯郸梦》等等,不一而足。有时他们还会写自己梦境中的所见所闻及游历的情形,梦游诗就是其中一例,比如李白的《梦游天姥吟留别》。天姥山位于浙江,李白以奇妙的想象抒写了“我欲因之梦吴越,一夜飞度镜湖月”的情状。在梦中,他“脚著谢公屐,身登青云梯。半壁见海日,空中闻天鸡。” 登上天姥山之后,只见“熊咆龙吟殷岩泉,栗深林兮惊层巅。云青青兮欲雨,水澹澹兮生烟。”一下子进入神仙出没的境界。“忽魂悸以魄动,恍惊起而长嗟。”梦境被惊醒,诗人“惟觉时之枕席,失向来之烟霞”。诗人梦游美好的仙境,复又回到黑暗的现实,于是写出了感慨万端的诗句:“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诗人借梦游天姥山的神奇境界,抒发自己对光明和自由的向往与追求,而篇末“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 的主题,表现出他特立独行的精神。

  在现代作家周瘦鹃的遗文中,我也发现了他所写的梦游诗。周瘦鹃长期居住在苏州,20世纪40年代,他曾游历过杭州西湖,西湖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1954年春天,他的一位朋友游览西湖后回到苏州,有声有色地对他描述西湖的新貌。周瘦鹃听了不禁心驰神往,恨不得插翅飞去与那阔别多年的西湖重新见面。是夜,周瘦鹃入睡后做了一个美梦,在梦中,他畅游了西湖,把旧日徜徉的西湖十八景一一游遍。当他游过了九溪十八涧,再往西溪去看芦花,正看得拍手欢呼时,忽然从梦中惊醒过来。他想,这一场游览西湖的好梦,真与亲身到西湖去过一样有趣,而且连旅费也省下来了。他不觉动了诗兴,用诗把梦中游览西湖所见、所感记录下来。他一连写了30首梦游诗,从孤山游到苏堤,从平湖秋月游到花港观鱼……每首诗都用“我是西湖旧宾客”开笔。例如,“我是西湖旧宾客,春来那不梦西湖?十年未见西湖面,还问西湖忆我无?”“我是西湖旧宾客,每逢月夜梦三潭。记曾看月垂杨下,月色溶溶碧水涵。”这些诗既写了梦中的情景,又追忆了旧日的游踪,还抒发了自己的感触,真可谓是情与景的融合、今与昔的交织、梦幻与现实的叠影,读来意趣盎然。没隔多久,周瘦鹃真的重游了西湖,那是为了送章太炎先生灵柩安葬于西湖南屏山下。周瘦鹃和汪旭初、谢孝思、范烟桥等苏州著名文人重游西湖,梦中幻景复又浮现在眼前。他们一路谈笑风生,逸情云上,游了许多景点,先后走过映波、锁澜、望山、压堤、东浦、跨虹六条桥。范烟桥提出到楼外楼去喝酒,周瘦鹃当即写了一首打油诗:“一条桥又一条桥,行尽苏堤六条桥。强步难为汪旭老,酒香馋煞范烟桥。”这可说是梦游诗的余波了。

  除了梦中游历胜景醒来得诗之外,在文学史上还有梦中写诗的故事。据《东坡老林》一书记载,有一次,苏东坡前往开封,途经临潼骊山华清池,不禁想起当年唐明皇赐浴杨贵妃的事。那天东坡在附近下榻休息,竟梦着唐明皇召见他,令他写一首《太真妃裙带词》,他当即赋就一首六言诗:“百叠漪漪风皱,六铢纵纵云轻,植立含风广殿,微闻环佩摇声。”醒来,他准确无误地记下了这首诗。

  据说,法国《马赛曲》的写作也与梦境有关。法国大革命时期,斯特拉斯堡市卫部队的青年军官鲁热·德·利尔创作了这首著名的歌曲。1792年,普奥封建君主组织联军对法国革命进行武装干涉。大军压阵,情势危急。4月24日,地处战争前沿的边境小城斯特拉斯堡的市长,号召人们为军队写战歌以鼓舞士气。鲁热·德·利尔为了创作,冥思苦想,可什么也没有写成,他渐渐感到疲乏,在钢琴旁睡着了。在梦中竟得到一首歌曲,醒来立即将它写下来,名为《莱茵军战歌》。这首歌很快就流传开来。同年夏天,马赛市的救国义勇军高唱着这支战歌进军巴黎,从此它被称为《马赛曲》,后来还被定为法兰西共和国国歌。

  马雅可夫斯基在《我怎样写诗》文中讲到一个故事,有一次,他为要恰当地表现一个孤独的男子对所爱女人的爱情,两天沉思,无所得。第三天夜里,他头痛睡着了,午夜时,一个他自认为最确切的表达闪现于他的脑海:“我要守护我要爱惜/你的身体/正如一个给战争/对什么都没有用处/弄残废了的兵士/守护着/他剩下的一条腿。” 他迷迷糊糊地跳下床来,在黑暗中用一根烧过的火柴梗,把“一条腿”三个字写在一个纸烟盒上后又甜蜜地睡了。起来,看看烟盒,他怎么也想不起这“一条腿” 究竟是指什么?为何把这三个字写在纸烟盒上?为追忆这件事,他整整花费了三个钟头。

  为什么会出现梦游诗?诗人为什么能在梦中作诗?这恐怕与文学创作形象思维的特征有关。形象思维中还有一个特殊的形式叫灵感,它具有突发性、超常性、易逝性的特点。作家的灵感可能在清醒时获得;也可能在睡梦中获得。据医学专家研究,人在睡眠时大脑并未中断工作,而做梦时联想特别活跃,而且可以排除无用的多余信息。所以,有时白天百思不得其解,在睡梦中却能突然得到触机、产生顿悟,从而豁然开朗。于是梦游诗、梦中写诗这样的奇特现象也就产生了。

责任编辑:韩瑞敏

媒体矩阵


  • 中工网微信
    公众号

  • 中工网微博
    公众号

  • 中工网头条号

  • 中工网抖音号

  • 中工网快手号

  • 中工网百家号

中工网客户端

亿万职工的网上家园

马上体验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微信


中工网微博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