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娱乐

三星堆“上新”!实证中华文明多元一体

至今发现6座祭祀坑,已出土500余件珍贵文物

来源:文汇报
2021-03-21 09:09:43

  原标题:三星堆“上新”!实证中华文明多元一体(主题)

  至今发现6座祭祀坑,已出土500余件珍贵文物(副题)

  文汇报记者 付鑫鑫

  重达280克的黄金面具、顶尊跪坐人像、数量巨大的象牙……昨天,“考古中国”重大项目工作进展会在四川省成都市召开,通报了四川广汉三星堆遗址重要考古发现与研究成果。2020年10月,三星堆遗址考古挖掘工作重启,至今发现6座祭祀坑,已出土500余件珍贵文物,包括金箔、玉璧、龟背形铜挂饰、鸟型金饰片等等。

  三星堆遗址是一处距今5000年至3000年左右的古蜀文化遗址,位于四川广汉市,面积达12平方公里,被誉为“20世纪人类最伟大的考古发现之一”。三星堆遗址祭祀区考古发掘领队雷雨介绍,不同于1986年的抢救性考古发掘,这次是在国家文物局指导下的“主动发掘”。目前,6座祭祀坑仍是“进行时”,其中3、4、5号坑已进入器物层层面,6、7、8号坑尚在挖掘填土。“最大亮点是黄金面具;其次,3号坑里有大批的青铜器,且部分青铜器的质量超过1986年1号坑、2号坑的水平;第三是发现了丝织品残痕。”

  “三星堆遗址考古成果是中华文明多元一体发展模式的重要实物例证。”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宋新潮说。

  5号“祭祀坑”出土的残缺的金面具(3月17日摄)。

  考古人员在“祭祀坑”内工作(3月19日摄)。

  3号“祭祀坑”出土的青铜器(3月19日摄)。

  3号“祭祀坑”内拍摄的青铜器和象牙(3月16日摄)。 均新华社发 制图:冯晓瑜

  黄金面具为古蜀文明金器崇拜再添实证

  35年前,三星堆1、2号祭祀坑的发现,让古蜀文明一醒惊天下。当地出土了世界现有年代最早、树株最高的青铜神树,青铜大立人也是国内现存年代最早、最大、最完整者。青铜纵目面具等文物造型奇特,在全世界青铜文明中独树一帜,力证三四千年前古蜀国的存在和中华文明起源的多元性。

  2019年,四川省印发《古蜀文明保护传承工程实施方案》,制定2025年建立起较为完善的古蜀文明保护传承体系、古蜀文明国际影响力进一步扩大等发展目标。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牵头制定三星堆考古发掘三年行动计划,考古人员在广汉仁胜村、燕家院子等5个地方同时开展勘探,祭祀区新的6座祭祀坑由此发现。

  此次考古发掘中,5号坑中发现了一件厚重的黄金面具,宽约23厘米、高约28厘米,虽然是残件,但非常厚,无需任何支撑就可独立起来。“半张黄金面具重约280克,据推测,这件黄金面具完整的重量应该超过500克。”雷雨说,“遗址中发现大量的金器,都跟宗教祭祀相关,象征着某种权力和身份。”此前三星堆遗址就发现了金面罩、金杖、金箔饰及金箔残片等金器,种类丰富、量多体大,作为权力象征运用于祭典隆仪,体现出古蜀人的金器崇拜。此次发现“重磅”黄金面具,其金器崇拜又添了一大实证。经检测,黄金面具含金量84%,与此前三星堆遗址发现的金器黄金含量相似。黄金面具一处边缘有被烧毁熔化的痕迹,“目前推断,这件金面具也是作祭祀用,但由于其体量比人脸大得多,不太可能是人佩戴,究竟作何用途,目前无法得出准确结论。”

  在四川首次发现3000多年前丝织残痕

  这次,从三星堆送抵中国丝绸博物馆检测的16件青铜残件中,共有5件发现蚕丝蛋白。由此说明3000多年前,古蜀人已经开始使用丝织品,这在四川地区属首次发现。

  中国丝绸博物馆技术部主任周旸介绍,找丝有三种语境:一个在遗址里,代表生活场景;一个是墓葬里,代表丧葬习俗;更高层面,则在祭祀坑,沟通天地人神。在三星堆祭祀坑里找到丝,某种程度上说明了丝具有形而上的功能,同时印证了中国丝绸起源的观念。

  蚕即天虫,沟通天地,启迪生死。正是这种独特生死观,给予中国人动力和热情去驯化野桑蚕。因此,丝绸的最初动机,并非日常使用,而是事鬼神。为了保证天地之路的通畅,为了受人敬重的蚕蛾能够循环往复,先民们开始建立蚕室,精心饲养蚕虫。

  古蜀文明是中华文明多元一体的重要组成

  事实上,三星堆遗址历次发掘出土的文物,已经有力地证明,这里是中华文明多元一体的重要组成部分。

  “这次新发现的一些青铜器上,可以明显看出长江中下游文明、中原文明的印记。”武汉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张昌平说,比如,尊、罍肩部的扁体小鸟在长江中下游地区就有出现。而中原文明尊罍的兽头趴在肩上,在三星堆的是挂在肩上,这反映出铸造技术的不同。三星堆遗址中发现的“放大版”云雷纹,以及跪坐人像上的尊,都体现了中原文明与长江文明在巴蜀古国的交融。

  会上,宋新潮强调,此次的考古新发现,丰富了三星堆遗址的价值内涵,有助于更好认识三星堆文化全貌,推动三星堆文化研究取得更大进展。同时,有助于加深对成都平原与其周边地区文化关系的认知。三星堆遗址考古成果充分体现了古蜀文明、长江文化对中华文明的重要贡献,是中华文明多元一体发展模式的重要实物例证。1986年以来,在四川盆地及其周边的湖北、陕西、云南、甘肃等地,都有不少新的考古发现和研究成果。“我们可以把这次三星堆遗址考古的新发现,放在一个更宽阔的时空框架内进行分析、比较研究,更加清晰和深刻地了解三星堆文化的历史源流,更加准确地解读长江文化在中华文明中的重要作用。”

  当然,此次发现还有助于解决学界对三星堆文化以及“祭祀坑”性质、文化内涵、断代研究等关键性的问题。比如,结合此次考古发掘,可以采集系列测年样本,对每座“祭祀坑”能有一个具体的时间概念,更好地进行断代。

  今年3月,国家文物局已确定“川渝地区巴蜀文明化进程研究”作为“考古中国”的重大项目。下一步,将继续协调支持考古研究机构系统研究川渝地区文明演进及其融入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总体格局的历史进程。

责任编辑:卢云

媒体矩阵


  • 中工网微信
    公众号

  • 中工网微博
    公众号

  • 中工网头条号

  • 中工网抖音号

  • 中工网快手号

  • 中工网百家号

中工网客户端

亿万职工的网上家园

马上体验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微信


中工网微博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