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娱乐

本该古朴却有些现代 该精雕细刻却有些随意

胡同修缮需要再讲究点儿

来源:北京晚报
2021-03-18 15:35:16

  原标题:本该古朴却有些现代 该精雕细刻却有些随意(引题)

  胡同修缮需要再讲究点儿(主题)

  北京晚报记者 于丽爽 武亦彬摄

  前两天,一位热爱古建的外地游客专门到北京来拍摄,相机里拍满了藏在胡同深处的建筑细节,古朴精美。然而,也有一些新修的砖雕、照壁、门头,却让这位游客连连摇头,不但簇新扎眼,放大一看,雕工粗糙、图案随意,令人失望。

  专家呼吁,慢工出细活,老城修缮应该“慢”下来,做好培训再开工。

  非遗项目北京砖雕的代表性传承人张彦在讲解北京砖雕特点。

  ■新闻内存

  北京砖雕

  中国砖雕艺术有“四大名旦”——京雕、徽雕、苏雕、晋雕,北京砖雕居其首位,是古都北京留给后人珍贵的文化遗产。北京砖雕主要用于装饰皇城园林、寺庙和官府宅院的门楣、厅堂、影壁、檐下、墀头、廊心墙、槛墙以及透风等处。北京砖雕雕刻工艺成熟于明朝,盛行于清代。由于其根植于皇都京城,题材以龙凤、瑞兽、花卉为主,风格雄宏大气、庄重尊贵。遵循官式工艺流程,雕口齐利、刚劲有力。构图主次有序、满地密花,疏密有致、舒展饱满。2009年,北京砖雕被列入北京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

  砖雕“走样”成了四不像

  北京市级非遗项目北京砖雕的代表性传承人张彦是“砖雕张”第六代传人,祖上给宫廷制作砖雕。新中国成立后,张彦的爷爷在大栅栏开铺面,为北京城里的四合院维修砖雕部件,家族手艺传承至今。

  近日,记者随张彦走进胡同,去看看外地游客相机里“走了样”的砖雕。

  在景山前街、北长街、文津街三条道路交界处路北,有个五六米高、九米多长的巨型照壁,照壁墙心正中和四个岔角雕刻着牡丹图案。图案散漫空洞,没有围绕中心的聚合感,左下有个花枝甚至耷拉着脑袋,叶片上的几道叶脉也很随意,刀工更是没有力量感,整体感觉垂头丧气、萎靡不振。接着走,景山前街和景山西街交叉路口东北角,临街两侧墙上各有一面砖雕。这处外墙上的砖雕本应是灰色的砖心墙被涂成了红色,牡丹图案中间空洞无主,还刷上了灰色涂料。

  美术馆后街南头一处照壁墙,上面的砖雕中心一朵超大比例的花头浮搁在叶片上,显得无根无源,叶脉粗壮到好像麻绳一般,装饰纹线也像面团,看不出雕口所在。

  “从风格上看,它们既不具有北京砖雕的特征,也不具备其他地方民间砖雕的特征,只是一种自己琢磨出来的现代美术作品。而且做工粗糙,随意发挥,没有北京砖雕的特点和形象。”张彦说。

  图案“穿越”京韵变了味

  老北京人常言,“千金门楼四两屋”,说的就是门楼在四合院建筑中的重要性。门楼正是砖雕装饰的重点部位,特别是金柱大门两侧的廊心墙,墀头上的垫花、荷叶墩、层盘檐、戗檐花、博缝头,清水脊上的草盘花,如意门门头,都是砖雕争奇斗艳的地方。可到胡同里随便走走,砖雕却难见这些“讲究”。

  首先是工艺。大量的机雕、模具仿古砖雕水泥制品,传统手工砖雕所剩无几。交道口三条73号院最值得玩味:左右两个戗檐,左侧原始手工砖雕还在,灵动精美;右侧原始砖雕可能损毁了,装了块泥雕。真假并存,对比效果醒目。对比之下,方家胡同74号门柱左侧戗檐砖雕是原始的,好好地留在上面;右侧戗檐砖雕虽已丢失,但没有补新的,维持原状,保留了历史痕迹。

  其次是砖雕题材。出现了大量电脑图案、现代美术图案,古意京韵变了味儿。在板桥胡同,一处金柱大门的廊心墙上雕刻着“松鹤延年”,廊心墙本身较窄,图案被拉长变形,仙鹤的腿就像使用了手机广角镜头,变成了逆天长腿。

  最后是形制。在前马厂胡同,一户居民改建门楼,在门头处像系发带一样安装了一副贯通的“喜鹊登枝”砖雕,成了变异门楼。在白塔寺街区,一处四合院山墙上部本应安装山花的部位却装上了小号的透风,这就像把鞋子戴在了头上。

  方家胡同里有一处明代古刹白衣庵,修缮前,山门处的窗户是砖雕的图案,虽然只有东窗底部图案清晰,但也足以让人看到这座建筑的历史和工艺之美。修缮后,原来花纹损坏的部分,替换上了做工粗糙的新砖雕。新砖雕是用数控机械雕刻的,一道道刺眼的机雕刀痕赤裸裸地留在上面,没有细化打磨处理。

  景山西街路口一处不合北京砖雕形制的砖雕。

  美术馆后街一处大型砖雕细节有些走样。

  培养工匠修缮“慢”下来

  类似的问题记者在胡同里还发现不少:修门楼时用砖墙代替了传统木作的四梁八柱,修外立面时用饰面砖片代替了墙砖,刷墙时把北京特色的灰墙刷成了江南的粉墙……这些“走样”的工艺,影响着胡同的协调美观。

  一些参与修缮的工作人员说,受工期限制,有时顾不上精雕细琢。其实究其根本,还是保护意识淡薄、缺乏监督、各种导则条例约束乏力的结果。采访中,一些居民、胡同爱好者向记者呼吁:“胡同修缮是大好事,盼着再讲究些、再细致些,真正恢复老北京风貌。”业内专家认为,传统工艺走样,多是因为施工缺乏行家专业指导,施工队伍也未经专业培训,外行人干了内行的事儿。

  慢工出细活,老城修缮应该“慢”下来,做好培训再开工。

责任编辑:卢云

媒体矩阵


  • 中工网微信
    公众号

  • 中工网微博
    公众号

  • 中工网头条号

  • 中工网抖音号

  • 中工网快手号

  • 中工网百家号

中工网客户端

亿万职工的网上家园

马上体验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微信


中工网微博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