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娱乐

乐游原上望昭陵:从玄武门之变到贞观之治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21-03-16 08:23:24

  原标题:乐游原上望昭陵:从玄武门之变到贞观之治

  吴鹏

  作为中国历史上最负盛名的千古一帝,唐太宗李世民的明君圣主之路充满艰难坎坷。从少年起兵到秦王破阵,从致治贞观到可汗天下,太宗功业在他本人和白居易、杜牧、李贺、皮日休等人的诗篇中尽显峥嵘。

  唐宪宗元和年间,诗人白居易写下旨在“美拨乱,陈王业”的《七德舞》,诗云:

  七德舞,七德歌,传自武德至元和。

  元和小臣白居易,观舞听歌知乐意,乐终稽首陈其事。

  太宗十八举义兵,白旄黄钺定两京。

  擒充戮窦四海清,二十有四功业成。

  二十有九即帝位,三十有五致太平。

  功成理定何神速,速在推心置人腹。

  亡卒遗骸散帛收,饥人卖子分金赎。

  魏徵梦见子夜泣,张谨哀闻辰日哭。

  怨女三千放出宫,死囚四百来归狱。

  剪须烧药赐功臣,李勣呜咽思杀身。

  含血吮创抚战士,思摩奋呼乞效死。

  则知不独善战善乘时,以心感人人心归。

  尔来一百九十载,天下至今歌舞之。

  歌七德,舞七德,圣人有作垂无极。

  岂徒耀神武,岂徒夸圣文。

  太宗意在陈王业,王业艰难示子孙。

  “七德”是《左传》中关于武功的七种美德,即禁暴﹑戢兵﹑保大﹑定功﹑安民﹑和众﹑丰财。“七德舞”是唐朝官方审定乐舞,在以歌颂李世民武功为主要内容的《秦王破阵乐》《破阵乐舞图》基础上改编而成。白居易“观舞听歌知乐意”,遂写同名诗作《七德舞》,铺陈太宗从“十八举义兵”开始的往事征程。

  秦王破阵

  隋炀帝大业十三年(617)七月初五,李渊父子在太原誓师起兵,当年十一月拿下长安。第二年五月二十,李渊登基称帝,建立大唐,立李建成为皇太子,封李世民为秦王,李元吉为齐王。

  李唐开国后,面临的首要问题就是巩固关中进而统一全国。当时的割据势力主要有甘肃薛举、薛仁杲父子,山西北部刘武周,洛阳王世充,河北窦建德。李渊贵为天子,不宜御驾亲征;李建成是太子国本,不可轻动。统一全国的重任,历史性地落到秦王李世民肩上。

  唐朝统一战争的第一战,便是李世民挂帅的讨伐薛举、薛仁杲之战。12年后路过旧战场时,李世民写下《经破薛举战地》,深度还原了当年的战斗历程。双方交手三次,李世民先胜后败再胜。第三仗对峙六十余日,薛军粮草不济,军心动摇,多有叛降。李世民判断战机已到,“移锋惊电起,转战长河决”,下令全线开战,“营碎落星沉,阵卷横云裂”。李世民亲自上阵杀敌,“一挥氛沴静,再举鲸鲵灭”,最终消灭薛氏集团。

  随后,李世民击败刘武周,解除关中后顾之忧,开始全力对付王世充、窦建德,这就是“白旄黄钺定两京,擒(王世)充戮窦(建德)四海清”。

  武德三年(620)七月,李世民东征王世充,包围洛阳,王世充向窦建德求援。窦建德鉴于唇亡齿寒,决定出兵相助,于武德四年(621)三月带领十万军队突然出现在李世民背后,意欲与王世充东西夹击唐军。

  唐军已经围攻洛阳9个月,疲惫不堪,如果被反包围,后果不堪设想,大部分将领主张暂且退军。李世民坚持进攻,决定围点打援,围王打窦,留下主力部队继续围攻洛阳,只带3500精锐骑兵赶赴虎牢关,封堵窦建德西进之路。五月初二,双方决战。混战中,窦建德中枪负伤,被唐军活捉,“所领兵众,一时奔溃”。河北地区人心思定,窦建德夫人曹氏解散军队,投降唐朝。

  李世民把窦建德押到洛阳城下,王世充只得出城投降。一场苦战,李世民一举歼灭王世充、窦建德双雄,拿下河南河北,是为“善战善乘时”,唐朝统一大业取得决定性胜利。功高震主的李世民不能也无法久居人下,只能从逐鹿战场走向兄弟阋墙。

  洛阳之战刚结束,李世民秘密拜访当地大师王远知。他还没敲门,就听王大师说:“此中有圣人,得非秦王乎?”李世民赶紧承认正是在下,王远知泄露天机:“方作太平天子,愿自惜也。”得到王大师口含天意背书的李世民,班师途中,意气风发地写下《还陕述怀》:

  慨然抚长剑,济世岂邀名。

  星旂纷电举,日羽肃天行。

  遍野屯万骑,临原驻五营。

  登山麾武节,背水纵神兵。

  在昔戎戈动,今来宇宙平。

  全诗言志抒意,情怀高迈。这种得胜而归、睥睨一切的心态,直接影响到李世民回到长安后的政治表态。

  七月初九,李世民凯旋长安,摆出盛大的进城仪式。他身穿黄金甲,身后是二十五员盔甲闪亮的大将,然后是一万名铁甲骑兵,两万名戎装步兵,排出两公里左右的队列,军歌嘹亮,呼声震天。李世民此举,向长安百姓传达出明确信号:天下是秦王打的,打天下理应坐江山。李渊明白李世民的心思,对他仅仅是接风洗尘,却没有任何封赏。但很快,事情有了转机。

  七月十一,朝廷在长安处死窦建德,却赦免王世充,引起河北百姓不满。加上朝廷对农民起义军反攻倒算,处置失当。七月十九,窦建德旧部刘黑闼再次起义,百姓群起响应,“半岁之间,尽复建德旧境”。

  李渊调兵遣将前去镇压,结果被打得落花流水,只有册封李世民为天策上将,明确排名“位在王公上”,请他再次出山。十二月,李世民攻打刘黑闼,结果“全军皆没”。事实证明,单纯军事手段已无法平定河北人心。

  这时,李建成出手了。为平衡李世民战功,树立太子威望,收拢河北山东地方势力,李建成在东宫僚属魏徵的劝说下,主动请缨征讨河北。

  魏徵“少孤贫,落拓有大志”,其人“好读书,多所通涉,见天下渐乱,尤属意纵横之说”。魏徵早年参加过瓦岗寨起义,但李密对他“虽奇之而不能用”。魏徵跟随李密投降李唐后,亦不受重用。当时瓦岗寨大将李勣等人还占据着“东至于海,南至于江,西至汝州,北至魏郡”广大地区,魏徵“自请安辑山东”,李渊遂让他招降李勣。

  在赶赴中原路上,魏徵写下《述怀》:

  中原初逐鹿,投笔事戎轩。

  纵横计不就,慷慨志犹存。

  杖策谒天子,驱马出关门。

  请缨系南越,凭轼下东藩。

  郁纡陟高岫,出没望平原。

  古木鸣寒鸟,空山啼夜猿。

  既伤千里目,还惊九逝魂。

  岂不惮艰险?深怀国士恩。

  季布无二诺,侯嬴重一言。

  人生感意气,功名谁复论。

  魏徵政治水平极高,不仅一首诗抒发了建功立业、报李渊知遇之恩的急切心情,更是一封书信就让李勣归降。但回朝复命途中,魏徵被窦建德抓获,后在窦建德兵败后才辗转返回长安。在瓦岗寨与窦建德两支农民起义军中都有过长期生活经历的魏徵,对当时政治形势和农民情况都很熟悉,李建成将其收揽进东宫,“甚礼之”。

  在魏徵的辅佐下,李建成在河北攻心为上,对刘黑闼部将进行政治分化,对百姓实行安抚政策。刘黑闼失去群众基础,于武德六年(623)十月兵败被杀。李世民虽没能解决刘黑闼问题,但此事给他留下了深刻教训,为后来调整治国方针打下思想基础。

  李建成通过平定刘黑闼展现出了卓越的政治才能,证明了他比李世民更适合从打天下到治天下的转型。李世民主动发起夺嫡攻势,而李渊坚决维护李建成太子地位,意欲解除李世民一切权力。李世民和平夺嫡无望,决定铤而走险,于六月初四清晨在玄武门发动军事政变,斩杀李建成、李元吉,软禁李渊,逼其交出军政大权。

  政变后,李世民对东宫和齐王府僚属实行了宽大政策,将魏徵、薛万彻等文臣武将全部赦免,并派魏徵安抚李建成在各地的支持者。正所谓“功成理定何神速,速在推心置人腹”,在李世民的极力调和下,之前政治斗争中你死我活的两大集团,在新的历史基础上重新团结起来。

  六月十六,李渊退位为太上皇。八月初九,李世民正式即位,是为唐太宗,此即“二十有四功业成,二十有九即帝位”。从晋阳起兵到长安登基,太宗诗作中“昔乘匹马去,今驱万乘来”(《题河中府逍遥楼》)和“一朝辞此地,四海遂为家”(《过旧宅二首》)的壮志,终于得酬。

  致治贞观

  囿于客观原因,唐诗对唐太宗夺嫡逼宫的玄武门之变三缄其口。杀兄屠弟逼父的玄武门之变是太宗夺嫡即位的历史原罪,而贞观之治是他洗刷原罪的毕生努力。刚登基两个月,太宗就召开御前会议,讨论治国路线。

  会上,太宗不无忧虑地说,“今承大乱之后”,恐怕百姓不易接受教化。魏徵认为,“久安之民骄佚,骄佚则难教;经乱之民愁苦,愁苦则易化”,大乱之后,人心思定,只要休养生息,安人静俗,以王道化天下,“三年成功,犹谓其晚”。

  宰相封德彝则不以为然,“三代以还,人渐浇讹,故秦任法律,汉杂霸道,盖欲化而不能,岂能之而不欲邪”,从三皇五帝到如今,百姓尽是乱民刁民,必须严刑峻法治国。

  魏徵反驳,黄帝、颛顼、商汤、周武开创盛世都是建立在乱世废墟基础之上;如果古人淳朴厚重,后人轻浮诡诈,那从上古到大唐,百姓“当悉化为鬼魅矣,人主安得而治之”。

  魏徵一席话,驳得封德彝哑口无言。太宗亲历隋末动乱,并亲眼看到魏徵解决刘黑闼问题的成功,“卒从徵言”,确立了抚民以静、休养生息的基本国策。第二年,太宗改元贞观,大唐新的历史航道正式打开。

  然而,贞观初年的现实图景是土地荒废、人口减少、经济停滞、哀鸿遍野。贞观元年(627),关中饥荒,粮价飞涨,一斗米价值一匹绢布(约200文钱)。贞观二年(628),全国蝗灾。贞观三年(629),洪灾肆虐,“茫茫千里,人烟断绝,鸡犬不闻,道路萧条,进退艰阻”。

  太宗从增加劳动力入手发展生产。前隋炀帝沉迷酒色,唐高祖亦喜好酒色,唐初后宫填充了大量宫女。武德九年(626)八月十八,太宗刚登基不到十天,就下诏将多余宫女放归民间。贞观二年七月初三,太宗再次下令削减宫女,让她们到民间与单身男子结为夫妇,“前后所出三千余人”,是为“怨女三千放出宫”。

  闲置劳动力既在宫中,也在狱中。贞观六年(632)十二月,唐太宗到长安监狱视察,见死刑犯马上要生死两隔,一时心头发紧,决定放全国监狱监押的390名死囚回家,让他们返乡与家人团聚,参加劳动生产,待到来年秋收之后,再赴长安接受死刑(将死囚放出的同时,有关部门对重点人犯进行了布控)。

  一年后,死囚们重新感受了生命的宝贵美好,也就能坦然面对应得的惩罚。第二年九月,390人一个不少全部按期到长安集合领死。太宗“嘉其诚信”,将他们全部赦免,是为“死囚四百来归狱”。

  无论是放归宫女到民间成亲,还是慎用死刑放免囚犯,太宗的着眼点既是顺从人伦之性,又是增加劳力恢复经济。太宗为百姓赎买儿女之举,亦含有这种性质。

  贞观二年(628)三月,关中百姓因饥荒多有卖儿鬻女者。太宗听闻,从皇家内库拨出金银布帛将被卖儿女赎回,“归其父母”。隋末唐初长期战争,很多战死士兵和饿死百姓的遗骸没有掩埋,人们不免触景伤情。随着春末夏初天气转暖,暴露在外的骸骨极容易造成疾疫流行。四月初三,太宗下诏安葬散落荒野的尸骸。此即“亡卒遗骸散帛收,饥人卖子分金赎”。

  在贞观前三年的自然灾害中,太宗“勤而抚之”,以不忍人之心,行不忍人之政,百姓“虽东西就食”,却“未尝嗟怨”,是谓“以心感人人心归”。

  经过太宗君臣数年的励精图治,贞观四年(630)起,“天下大稔,流散者咸归乡里,米斗不过三四钱”,全国粮食生产接连获得大丰收,一斗粮米从贞观元年的两百钱直线下降到三四钱,人口从唐初的两百多万户增加到三百多万户。社会秩序安定,“东至于海,南及五岭,皆外户不闭,行旅不赍粮,取给于道路”,民间呈现家给人足的小康局面和守望相助的社会风气。

  此时,太宗对大臣回忆起五年前的御前会议上,只有魏徵“劝朕偃武修文,中国既安,四夷自服”,朕“用其言”开创治世,“徵之力也”,只可惜已于贞观元年去世的封德彝无法看到今日盛景。魏徵谦让,“海内康宁,皆陛下威德,臣何力焉”。太宗不掠人之美,“朕能任公,公能称所任,则其功岂独在朕乎”。

  200多年后,诗人杜牧流连于魏徵故宅永兴坊,遥想当年太宗魏徵论治,写下《过魏文贞公宅》:

  蟪蛄宁与雪霜期,贤哲难教俗士知。

  可怜贞观太平后,天且不留封德彝。

  太宗对魏徵的信用,不仅是杜牧艺术加工的遥想,更是贞观历史真实的回响。魏徵耻君不及尧舜,时时谏言居安思危。天下出现升平局面后,魏徵“惧帝喜武功”,曾作诗《赋西汉》,强调“终藉叔孙礼,方知皇帝尊”,劝谏太宗善始善终,以刘邦礼遇儒生叔孙通为榜样,不忘文治初心,巩固贞观基业。太宗读后叹道,“徵言未尝不约我以礼”。

  贞观十七年(643)正月,魏徵病重,太宗“抚之流涕,问所欲言”,魏徵只劝太宗慎终如初。正月十七夜,太宗梦见魏徵恢复健康后上朝进谏,早上醒来却接报魏徵已于夜间去世。太宗赶赴葬礼,“亲临恸哭,废朝五日”,是为“魏徵梦见子夜泣”。

  魏徵去世后,太宗为其定谥号“文贞”,故杜牧在诗中称其为魏文贞公。太宗亲笔为魏徵撰写碑文,并写下《望送魏徵葬》:

  阊阖总金鞍,上林移玉辇。

  野郊怆新别,河桥非旧饯。

  惨日映峰沉,愁云随盖转。

  哀笳时断续,悲旌乍舒卷。

  望望情何极,浪浪泪空泫。

  无复昔时人,芳春共谁遣?

  太宗眼望送葬场景,追忆昔日君臣论道,“惨日”“愁云”无一不是失去魏徵悲怆之心的映射,“哀笳”“悲旌”更加渲染了悲伤,情到深处,泪流满面。而“无复昔时人,芳春共谁遣”一句,更是“人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镜,可以见兴替,以人为镜,可以知得失;魏徵没,朕亡一镜矣”的诗意升华。

  让太宗落泪的不止魏徵,还有旧部张公谨。玄武门之变前夕,太宗想用龟甲卜卦问吉凶。张公谨“自外来,取龟投地”,大言道“卜以决疑,今事在不疑,尚何卜乎”,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如果是凶卦,难道就坐以待毙吗?太宗“于是定计”。

  贞观六年(632)四月初八,张公谨去世,太宗“闻而嗟悼”。四月初九辰日,太宗为张公谨发哀哭泣。有大臣上奏,根据黄历《阴阳书》,“日在辰,不可哭泣”。太宗言道,“君之于臣,犹父子也,情发于衷,安避辰日”,是为“张谨哀闻辰日哭”。

  太宗看重君臣感情,在君臣关系上不追求乾刚独断,即如《幸武功庆善宫》诗中所言“无为任百司”。太宗在《赋得白日半西山》诗中,有“藿叶随光转,葵心逐照倾”;在《赋秋日悬清光赐房玄龄》中亦用葵藿做喻,“还当葵藿志,倾叶自相依”,希望贤臣良辅如葵藿向日般辅弼君王。贞观一朝,人才济济,萧瑀、房玄龄、杜如晦等宰相与太宗君臣一心,共求致治。

  萧瑀忠贞不二,在武德年间的夺嫡斗争中,高祖屡次欲下决心处置太宗,都是萧瑀据理力争,对太宗多所护佑。玄武门之变后,还是萧瑀带头劝高祖将权力交给太宗。太宗曾作诗《赐萧瑀》,“疾风知劲草,板荡识诚臣;勇夫安识义,智者必怀仁”。

  房玄龄“明达政事,辅以文学,夙夜尽心”,与杜如晦共同构建贞观年间的治理架构、制度体系。“玄龄善谋,如晦能断”,史称房谋杜断。房杜贤相佳话如高山流水,为后世敬仰。晚唐诗人皮日休曾作有组诗《七爱诗》,其中《房杜二相国》有言:

  吾爱房与杜,贫贱共联步。

  脱身抛乱世,策杖归真主。

  纵横握中算,左右天下务。

  肮脏无敌才,磊落不世遇。

  美矣名公卿,魁然真宰辅。

  黄阁三十年,清风一万古。

  巨业照国史,大勋镇王府。

  遂使后世民,至今受陶铸。

  粤吾少有志,敢蹑前贤路。

  苟得同其时,愿为执鞭竖。

  太宗慧眼识才,尤以起用马周为佳话。有“诗鬼”之称的唐中期诗人李贺曾作《致酒行》对此赞道:

  零落栖迟一杯酒,主人奉觞客长寿。

  主父西游困不归,家人折断门前柳。

  吾闻马周昔作新丰客,天荒地老无人识。

  空将笺上两行书,直犯龙颜请恩泽。

  我有迷魂招不得,雄鸡一声天下白。

  少年心事当拏云,谁念幽寒坐呜呃。

  马周“少孤贫好学,尤精《诗》《传》”,但“落拓不为州里所敬”,多次被地方官吏欺辱,“遂感激西游长安”,客居太宗中郎将常何家中,“天荒地老无人识”。贞观三年(629)六月十三,太宗让群臣对朝政得失提出意见。常何只会打仗,不懂朝政,于是让马周捉刀代笔。

  马周大笔一挥,洋洋洒洒写了20多条意见建议,条条切中时弊,是为“空将笺上两行书,直犯龙颜请恩泽”。太宗奇怪常何何时有了这般见识,常何吐出实话:“此非臣所能,家客马周为臣具草耳。”太宗当即召见马周,立马重用,最终拜其为相。

  李贺一生怀才不遇,潦倒游息,“零落栖迟”,但在遥想马周的人生逆袭后,如“雄鸡一声天下白”,心中“迷魂”烟消云散,再度燃起凌云壮志。

  可汗天下

  贞观四年(630),唐太宗不仅在国内全面恢复经济,在国防战线上更是积极拓展,搬掉了中原背上最大一块石头,这便是攻灭东突厥。

  突厥是我国北方草原上的游牧民族,北朝时期开始崛起,控制了东起辽海、西至里海、南自蒙古戈壁、北达贝加尔湖的广大地区。隋文帝杨坚设计将其分裂为东西两部,各个击破。但隋末战乱,东突厥乘机复兴,中原群雄纷纷向其称臣,高祖起兵时亦不能免俗。

  武德九年(626)八月初九,太宗刚登上皇位,东突厥颉利可汗就带领十万铁骑打到长安城下。太宗把长安金银搜罗一空送到突厥大营,才换来突厥退兵。视此战为奇耻大辱的太宗,于当年九月就带领禁军将士在显德殿练习骑射,带动整个大唐军队整军备战。

  贞观三年(629)左右,形势和力量发生有利于唐朝的变化。唐朝国力回升,军力增强;草原连年大雪,颉利横征暴敛,突厥日渐衰落。是年冬天十一月,太宗决定开战,命李靖、李勣、薛万徹、柴绍等人率领十万大军,四路同时进攻,于贞观四年(630)二月大破东突厥。三月初三,北方各族首领给太宗献上“天可汗”尊号。太宗豪情壮志,写下《饮马长城窟行》:

  塞外悲风切,交河冰已结。

  瀚海百重波,阴山千里雪。

  迥戍危烽火,层峦引高节。

  悠悠卷旆旌,饮马出长城。

  寒沙连骑迹,朔吹断边声。

  胡尘清玉塞,羌笛韵金钲。

  绝漠干戈戢,车徒振原隰。

  都尉反龙堆,将军旋马邑。

  扬麾氛雾静,纪石功名立。

  荒裔一戎衣,云台凯歌入。

  全诗慷慨苍凉,开唐朝边塞诗风气之先。太宗在末句“荒裔一戎衣,云台凯歌入”表达的四夷宾服理想,不久便成为现实。攻灭东突厥后,唐朝接连打败吐谷浑,收复高昌、焉耆、龟兹,设置安西都护府,重新恢复对西域的统治。

  欲治兵者,必先治将。贞观时期能在对外征讨中取得重大进展,得益于太宗善于御将,与军中大将肝胆相照。李勣“尝得暴疾”,需胡须做药引。太宗听闻,剪下胡须为李勣入药。李勣“顿首出血泣谢”,太宗抚慰道,“为社稷,非为卿也,何谢之有!”是为“剪须烧药赐功臣,李勣呜咽思杀身”。

  阿史那思摩本为东突厥贵族,对颉利可汗忠贞不二,君臣一同被俘。太宗赏识思摩忠心,任用其为右武卫大将军。贞观十九年(645)五月二十九,思摩跟随太宗征讨高丽时“中弩矢”。太宗亲口为他吸出瘀血。“将士闻之,莫不感动”,是为“含血吮创抚战士,思摩奋呼乞效死”。

  太宗为思摩“含血吮创”的征讨高丽之战,是贞观晚期唐朝在东北方向的一次重要进攻。太宗解决东突厥和西域问题后,立刻将目光投向侵占中国辽东地区的高丽政权,于贞观十九年(645)二月从洛阳出发,御驾亲征高丽。

  当年暮春之际,太宗率军路过秦皇岛,东临碣石,以观沧海,遥想秦皇汉武功业,写下《春日望海》,中有“之罘思汉帝,碣石想秦皇”等语。太宗此时念兹在兹的就是收复秦汉故土,再造盛世一统。六月初,唐军收复辽东古城(今辽宁辽阳)。一天夜里,太宗举头望明月,写下《辽城望月》:

  玄菟月初明,澄辉照辽碣。

  映云光暂隐,隔树花如缀。

  魄满桂枝圆,轮亏镜彩缺。

  临城却影散,带晕重围结。

  驻跸俯丸都,伫观妖氛灭。

  “玄菟”即辽东汉代旧称,从此地升起的明月光辉已经照耀到辽海边的碣石,广袤的辽东河山即将回归大唐。太宗月下俯视高丽丸都,对收复故土充满信心。

  拿下辽东古城后,唐军包围安市(今辽宁省海城市八里镇)。高丽据城坚守,唐军围攻三个月无法攻下。时令渐至初秋,太宗又写下《辽东山夜临秋》:

  烟生遥岸隐,月落半崖阴。

  连山惊鸟乱,隔岫断猿吟。

  安市久攻不下,太宗心情抑郁,诗中的山夜迷蒙秋景,无疑是太宗黯淡心态的折射。从洛阳到辽东转运粮草补给线过长,加上天气原因导致用兵辽东的时间窗口极窄,如陈寅恪先生所言,“以关中辽远距离之武力而欲制服高丽攻取辽东之地,必在冻期(八九月至二三月)已过雨季(六七月间)未临之短时间获得全胜而后可”。因此,太宗在《辽东山夜临秋》诗中已经颇露迷茫之意。半生沙场的他明白,随着秋意渐浓,归期已到。若不及时撤军,会有当年隋炀帝兵败如山倒之虞。

  九月十八,太宗下诏班师,十一月二十二抵达定州(今河北定州),设宴招待“宗姓老人”。定州古称中山,在宴会上,太宗回忆战事经过,写下《宴中山》:

  驱马出辽阳,万里转旂常。

  对敌六奇举,临戎八阵张。

  斩鲸澄碧海,卷雾扫扶桑。

  昔去兰萦翠,今来桂染芳。

  云芝浮碎叶,冰镜上朝光。

  回首长安道,方欢宴柏梁。

  贞观十九年征讨高丽之战,虽未实现收复辽东全部“中国之地”的战略目标,但斩杀高丽四万军队,攻取十座大城,迁徙七万人口回归唐朝,极大地削弱了高丽国力,为后来唐高宗解决东北问题奠定了基础,因此太宗在诗中颇有得胜欢愉之情。

  征讨高丽后,唐朝又消灭薛延陀,最终重建以其为主导的东亚、中亚国际秩序,领土东起大海,西到焉耆,北界沙漠,南达林邑(今越南中部),东西九千五百一十里,南北一万九百一十八里。大唐声威远播,贞观之治呈现全盛局面。

  乐游原上望昭陵

  从玄武门之变夺嫡登基,到致治贞观励精图治,唐太宗用23年时间打造出中国历史上最具魅力的盛世。贞观时期政治的清明,社会的和谐,国威的张扬,君臣关系的健康,成为中国古代永远的精神向往。杜牧曾在长安乐游原上遥望昭陵,遥想贞观,写下《将赴吴兴登乐游原一绝》:

  清时有味是无能,闲爱孤云静爱僧。

  欲把一麾江海去,乐游原上望昭陵。

  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太宗却对后事不无忧虑。贞观十一年(637),太宗将武媚娘纳入后宫,封为才人。贞观十六年(642),唐朝再次发生夺嫡之争,原太子李承乾、夺嫡者魏王李泰双双被废,看似“仁懦”的晋王李治入主东宫。

  太宗生前显然不会想到,本应是两条绝缘平行线的东宫李治与后宫武才人,会在他身后发生重要交集,双双开创一个“治宏贞观”的崭新时代。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历史系博士)

责任编辑:迟语洋

媒体矩阵


  • 中工网微信
    公众号

  • 中工网微博
    公众号

  • 中工网头条号

  • 中工网抖音号

  • 中工网快手号

  • 中工网百家号

中工网客户端

亿万职工的网上家园

马上体验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微信


中工网微博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