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娱乐

写意的平行世界

——读《在纽瓦克机场》

来源:中工网-工人日报
2021-03-14 02:41:51

  孟醒

  一对退休夫妇从纽瓦克机场搭乘航班飞往北京,一位没开通国际漫游的华人老陈也准备登机,却没法告诉在康奈尔读研究生的女儿。你我身边不乏这样的人:那么普通,作者都懒得赋予他全名。老陈只是符号,但这就是生活原本的平淡样子,在单位人家都叫他老陈,很少有人叫他的名字。这是俞胜短篇小说集《在纽瓦克机场》的开篇。

  方良平有意借手机给老陈,但目光掠过方良平的他对之无视。这也是生活的原生态:方与自己年纪相仿,他觉得方不能解决他的问题。方想借手机给他,但妻子袁茵不同意。老陈最后找了一个年轻人,但被嫌弃,尴尬时刻,方将手机借给了他。

  加了老陈女儿的微信,方有心撮合儿子与女孩。这个天真想法,又被强势的妻子否决。作者只勾勒了生活流动的线条,再没多余的枝节,全然没有意识流的断点跳跃。

  已是陈女儿好友的方在北京机场打开手机,看到对方发出的最新一条微信——抱怨老爸比老妈还唠叨,于是将对方删掉了。这是为什么?他的心理是什么?作者不着一字。在北京机场离别时,方和陈只是相互挥挥手,都没给对方留下联系方式。

  还是在纽瓦克机场,在丈夫的多次催促下,妻子给儿子发了接机短信。短信的开头称为小袁。儿随母姓?还是名字里有袁字?按以前的风俗很少有妻姓用于后代名字的。最后儿子没来机场,夫妇俩只好打车回家。

  以上生活场景司空见惯。白描式地呈现出简单的场景,弥漫了一种情绪,相伴出行与孤独出行的不同,父母对子女与子女对父母的不同,日常生活的烟火气在写意间悬停。

  另一篇《桃之夭夭》围绕霁鲂市的特产——黄桃展开。考古研究生毕业,“我”在求学的燕北市没找到接收单位,后被霁鲂市农业局当作人才引进,与女友罗小雯两地分隔。罗小雯家里本就不同意两人的婚事,而我靠黄桃偷偷地定下了亲事。其中还铺陈了我和卖桃人袁三海的故事:普通的黄桃串联起爱情的酸甜苦辣以及生活的起伏纠葛。

  《一棵叫爱情的树》交织着童话、回忆与现实。秋天两粒种子相约在地上长成相互扶携的树,一对大学恋人相约组建家庭。在两粒种子被一阵风吹得遥远距离以后,这对恋人中的女同学留在了大学所在的城市,男同学去了另一座城市。山盟海誓之后,男生答应为女生写一篇他们的爱情故事。整整20年,那颗飘落在校园角落的种子已长成了大树,因为在树下呢喃的恋人都收获了爱情,被称为“爱情树”。就在男同学将这个故事电邮给初恋女友的那一晚,她的妻子在他的电脑上看到了这篇故事,并鼓励他去看看前女友。结果因缘分以及沧桑之变,两人并没能相见,就如那两粒种子永不能相见。

  童话、回忆与实有的世界,在小说里都是同一个世界,平行于真实世界的文字世界,又是一个琐碎的生活世界,是写意的平行世界。

  佛手里的荷花,就是池塘里的荷花。正如作者的描写:“他初见时,又是一愣,情不自禁地想起那年的秋天,满脑子都是一片杏黄。于是他明白了,杏黄也是回忆的底色。”

  对于笔者,这抹黄色也曾是大学时的场景。那是一张秋天的画片,一如爱情树的秋天。笔者在图书馆还书时,将之一并还掉了。

责任编辑:肖天

媒体矩阵


  • 中工网微信
    公众号

  • 中工网微博
    公众号

  • 中工网头条号

  • 中工网抖音号

  • 中工网快手号

  • 中工网百家号

中工网客户端

亿万职工的网上家园

马上体验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微信


中工网微博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