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时政国际工会维权财经人物评论就业理论视频军事图库民生体育汽车文化企业书画教育娱乐社区旅行公益绿色
 

中工文化

考古

考古人蒋乐平,20年“上山”路

2020-08-28 14:34:58 来源:钱江晚报

  来源:钱江晚报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马黎

  图片由蒋乐平提供

  在我认识的考古人里,蒋乐平并不典型。

  不太“出挑”,很少说话,性格上不见“亮点”,采访中金句不多,习惯“单打独斗”,30多年,他一个人带着一群技工,常年在浙东、浙中奔走,在钱塘江流域的山水间流连。

  他一个人,走到了哪里?

  8月26日,浦江上山考古遗址公园举行的一场新书首发式。现场,蒋乐平给出了答案:书名“万年行旅”,副题“一个考古人的独白”——这是他写的一本新书,由浙江大学出版社出版。

  万年,指距今一万年的上山文化。今年,也是上山文化发现20周年。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蒋乐平,上山文化的重要发现者、考古领队,长期从事新石器时代考古发掘和研究工作。

  考古报告之外,我第一次看到蒋乐平拾起了文科生的笔,用散文式的笔法,讲述了自己从7000年河姆渡出发,走过8000年的跨湖桥,最后抵达10000年上山的“万年行旅”。

  现场提问环节,有一位蒋老师多年的粉丝突然站起来“表白”:您让我想到了敦煌的女儿樊锦诗,那么我觉得,上山之子,就是蒋乐平。

  蒋乐平是怎么走到的?

  2007年5月,浦阳江环境考古调查,中为蒋乐平。

  (一)

  中山大学人类学系考古学专业,群星璀璨,出了陈星灿(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所长)、蒋乐平(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方向明(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副所长)。

  在学校,方向明和蒋乐平擦肩而过,到了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两人成了同事。

  “蒋乐平高我四级,我们入学时,他们已经毕业了。当时中山大学考古学专业是隔年招生,每班就一、二十个学生,我们入学时,83年的学长们不久就出发去常州实习一个学期,人类学系有考古学、民族学两个本科专业,还有文化人类学、体质人类学、语言学、考古学硕士,一个人类学博士,当时,是学校里最小的系。蒋乐平他们班,1981级,也是中山大学人类学系创建的第一届学生。”省考古所副所长方向明说。

  1982年11月,读大学时的蒋乐平

  给方向明班上商周考古的商志tán(著名历史学家、古文字学家、金石学家商承祚之子,考古学家),有次对他说:你师兄去了浙江考古所,因为身体不好,不能下田野,你以后要努力。

  读书时,蒋乐平得了肝炎,一度很苦恼,放弃了继续读研究生,住进了学校的医院。

  1987年,瑶山、反山遗址发掘之后,良渚的第一波热来了,而河姆渡和良渚,是史前两朵花。1988年,河姆渡课题组成立。此时,80年代的大学生来了,他们憋着一股劲,想大干一场。比如蒋乐平。刘军、王海明、蒋乐平,同时成为课题组最早的成员。

  蒋乐平从瓷窑址考古转入自己喜欢的新石器时代考古,连肝炎都自愈了。

  方向明说,师兄相当长时间里很内向,因为肝炎,什么方法都试过,弄不好。“最后,他索性放开了,就那样子了,酒也喝,药也不吃了。最后,居然好了。”

  “这是神奇之事,解释不清楚,我一度悲观透顶。”蒋乐平说。

  对于一件事的热爱和专注,或许可以抵抗一切。

  (二)

  其实,1996年前,蒋乐平的“恋爱对象”是河姆渡文化,近10年几乎泡在宁波,一直以宁波地区为主要工作点。

  河姆渡课题组的一个研究课题,就是弄清河姆渡文化的源头。20世纪80年代中期,长江中游已经发现了彭头山遗址,年代超过了河姆渡遗址。也就是说,长江流域早期新石器考古,浙江已经失去了领先位置。

  26岁的考古新兵蒋乐平在想,突破七千年,这是浙江考古的迫切追求。

  但是,跨湖桥文化已经发现了,测年数据显示,距今8000年,可以说已经探到了源头,“但是当时学界有争议,怀疑或者持否定态度。对于浙江新石器文化的谱系研究,我们是一根筋往前追。”

  他想的比很多人要多,比如——

  “宁绍地区存在良渚文化吗?”

  “一条钱塘江,就能阻隔良渚文化向南扩展吗?”

  出生在浦阳江的他,主动提出浦阳江流域的调查,1999年,他发掘了楼家桥遗址,楼家桥在萧山和诸暨的边上,属于诸暨,这一带的考古工作当时还是空白。

  2001年7月,蒋乐平在萧山跨湖桥遗址

  楼家桥遗址发现后,他又想了很多问题。

  “跨湖桥离楼家桥只有23公里,跨湖桥的东西我在简报上看到过,距今6000多年,这么近的距离,文化面貌完全不一样,这是没有道理的。”

  “钱塘江以南地区,宁绍平原的西侧,进入浙中山地的地带,浦阳江流域这一带,过去在认识上一直是空白,我们想了解这个地方文化的分布情况,马家浜文化的特质,有没有地域特点,这个地区有没有良渚文化。作为考古人来说,要把一个区域的史前文化面貌搞清楚,是本能。关于跨湖桥、良渚、河姆渡文化对这个区域的影响等等。”

  “7000年到5000多年,难道都叫河姆渡文化吗?地域横跨整个钱塘江以南,时间横跨两千多年,我不主张泛河姆渡文化。”

  考古发现不是问题的结束,而是问题的开始。

  在这本书里,到处都可以见到这位考古人的“自言自语”——独白,思辨。

  “龙”纹陶片,楼家桥遗址。1999年12月。

  2002年3月27日,是否命名为跨湖桥文化,跨湖桥是否取代河姆渡,成为浙江新石器文化的新源头,需要在这天的研讨会上确定下来,但研讨会上,专家们都觉得内涵有些复杂,也没有可以对照的遗址,有专家提出,地层是不是搞混了?

  蒋乐平很固执。

  “对跨湖桥遗址一体性的怀疑,显然缺乏客观的证据。发掘两次,均确认了地层的原生形制,遗址埋没在深厚而纯净的淤土层下,没有更早期或更晚期遗存的相互叠压,又何来的混淆?更何况这些似是而非的晚期因素,在杭州湾附近的其他新石器晚期遗址中,从未出现过。从逻辑上讲,一旦发现特殊、陌生的遗存现象,对一个地区文化谱系的完善程度愈自信,就愈应该从年代的角度去解释,何况跨湖桥遗址还存在着显而易见的早期特质。但一部分专家似乎不肯认这笔‘糊涂账’。”

  这场会议没有给跨湖桥文化发“身份证”,却促使它入选了“十大”,也让蒋乐平加速“向命名跨湖桥文化的目标前进。”

  2004年12月16日,跨湖桥文化获得正式命名。

  跨湖桥遗址,独木舟初露。2002年11月。

  (三)

  2000年,他接连抢救了两个考古学文化:跨湖桥文化、上山文化。尤其是发现浦江上山遗址,当时,金华地区还是空白——从来没有开展过新石器时代考古发掘。

  跨湖桥遗址和上山遗址的发现,几乎是前后脚,“当时有一种腾云驾雾的不真实感觉。”

  很少有人听说过“(kuò)塘山背”,这是一处良渚文化墓地。“这是考古生涯中第一个让我惊喜的发现。钱塘江以南,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发现比它还要多的良渚文化墓地,44座墓葬。为解决钱塘江以南良渚文化的问题,提供了很好的材料。”

  这个遗址,就是上山文化发现的导火索。

  为什么起名上山遗址?其实,并没有一座山叫上山。

  那天,村支书老周看蒋乐平为起名字烦恼,说起西北不远有个叫“上山堰”的老地名。蒋乐平觉得,这个名字会让人联想到都江堰,不适合称呼一个史前遗址,干脆把堰字去掉,叫上山遗址。

  2005年10月,上山遗址探方发掘

  现在回过头来看,“上山”之名别有意味。

  他记得严文明先生在一次会议上说,浙江的遗址名很有内涵,从美丽的小洲出发(良渚),过一个渡口(河姆渡),跨一座桥(跨湖桥),最后上了山(上山),这是一条通向远古的诗意之路。

  “独白”二字,是这本书的副标题。这不是文艺之语,而是一位考古工作者的自问,自省。

  比如,一只大口盆,让他无比纠结。

  这是上山遗址的代表性器物,他盯着它,开始十万个为什么——以夹炭红衣大口盆为代表的上山陶器,和出土绳纹陶釜和大量鼎足的楼家桥陶器完全不同,到底谁早谁晚?怎样认识这种早晚关系?当时,浙江考古界存在一种根深蒂固的老观念,认为“边缘地区”的新石器文化,要落后于“中心地区”。所谓“中心地区”是指杭嘉湖和宁绍。那么,上山遗址粗厚的陶器特征,是否就是落后的具体体现?

  2006年5月,上山遗址大口盆出土

  他越来越觉得这个遗址奇特。

  有一天,浦江一位老文物工作者张文晖来参观遗址,看到大量的石球,有什么用?他很好奇。蒋乐平勉强解释:用于抛掷的狩猎工具。但很快,“强迫症患者”蒋乐平不得不再次逼问自己:为什么在宁绍地区的其他遗址中,没有发现如此丰富的石球?上山遗址特殊性的原因何在?

  除了石球,遗址里还发现了很多磨石,蒋乐平习惯称为砺石,用来制作骨器、石器的工具。他想到,前辈牟永抗先生曾对这种磨石做过观察和分析,认为河姆渡遗址中部分磨石不是砺石,而是石磨盘——一种食物加工工具,并从富裕采集经济的角度进行了证述。

  方向明提到,他刚到考古所时——那时还在环城西路20号,蒋乐平的办公室在外间,他在最里间。有次,师兄对他说:要跟牟老师多学。

  上山遗址的磨石块头都很大,牟先生的概念一下子跳到他脑子里,那么,这才是石磨盘。

  这类石器所体现的原始生业方式,从宁绍移用到金衢,是否更为合适?金衢史前文化的原始性或落后性,是否应该从这个角度去理解?他的自问又开始了。

  一个村民看到蒋乐平如此喜欢石头,说起他多年前在菜地里也挖出过一块,拿回家一直作为腌咸菜的压缸石。

  不是什么惊人的发现,不是人们想象中的宝贝,蒋乐平追的,只是石磨盘、石球。

  就是这些不起眼的石头,成为了一个考古人探索万年时间之旅的真正开始——此前,谁都没想到,是万年。

  2005年12月,在上山遗址发掘提取土样。左为蒋乐平

  2002年,蒋乐平给北大碳十四实验室的吴小红博士打电话,顺带说起对上山遗址的年代问题,他很遗憾,觉得缺少合适的样品来测年。吴博士听说上山出了夹炭陶片,提议拿这个来测,她提到,有一种新的加速器技术,可以用少量碳素进行测年。

  2003年元旦刚过,蒋乐平还在为跨湖桥遗址发现独木舟的事情兴奋,一天,接到了吴小红的电话,测年结果出来了。按规矩,需要先把测试费用寄过去,才能寄数据。

  很奇怪,蒋乐平隐约觉得吴小红话里有话,欲言又止。

  几天后,他收到了一封北大考古文博学院的信,表格里,四个测年数据,距今11400年-8600年。

  比河姆渡遗址的年代早了三四千年,比跨湖桥遗址早了两千多年。

  “这是一个抓破脑袋也想不到的年代。它意味着中国东南地区的新石器时代历史将被彻底改写。可以认为,上山遗址年代的测定,才是上山遗址发现的真正标志。”

  2003年11月7日,《中国文物报》刊登了《浙江浦江县发现距今万年左右的早期新石器时代遗址》一文,上山遗址正式公布于众。上山文化将浙江新石器历史上溯到了一万年以前。

  (四)

  钱报记者:上山遗址发现后,留下的困惑,现在解决了吗?

  蒋乐平:上山文化这20年来,学术含量在不断增加,认识一定往前推进了,当时的“一万年”,是一个突破。很多人觉得,文化也命名了,年代也突破了,最早的稻作也被发现了,那就差不多了。实际上,我认为还没有,不能就这么过去,上山文化的意义,还没有充分揭示。眼睛看见了,不叫发现,得认识它的价值,才叫发现。

  我认为,上山文化近十年来最大的发现,就是它的分布范围。它以金衢盆地为中心,向南可以到台州,这里发现了一个上山文化遗址群。

  在这么小一个范围内,能够集中这么多早期新石器时代遗址。如果要说万年遗址,现在除了西亚之外,在中国,到目前为止,上山文化是独一无二的。

  2005年12月,上山遗址发掘现场

  【钱报记者补白】

  自2000年浦江上山遗址发现至今,20年了,考古队员在嵊州、龙游、金华、永康、武义等地发现上山文化遗址共18处,比如上山、庙山、小黄山、荷花山、湖西等遗址。

  这18处,什么概念?

  考古学者许宏曾有一个提法,更形象——“该区域虽面积不大,但东亚大陆迄今发现的公元前7000年以前的早期新石器时代遗址中的40%集中分布于此,令人瞩目。”

  考古专家发现,18处遗址中,最多的就是中期遗址,只有两三处属于早期。发现环壕遗迹的小黄山、湖西遗址也属于中期。而上山早期遗址中,没有发现环壕。

  环壕什么意思?

  去年新发现的义乌桥头遗址,是迄今所知东亚大陆最早最完整的环壕聚落,就属于上山文化。通俗说,它是一个聚落,起防护作用,防止野兽,防止外部氏族争斗,需要建一个村子抱团取暖,这是当时流行的一种生活状态。比如我们熟悉的良渚文化,余杭玉架山遗址就发现了6个环壕,生活了6个氏族的良渚人。

  我们来还原一个原生态的江南景观——9000年前,河道、山丘、村庄、人烟,上山文化发展到中期,遗址逐渐增多,人们的足迹到达了义乌一带,金衢盆地成了一个中心。

  蒋乐平:这是一种文化现象。为什么在这里会出现这么多遗址,是不是和稻作有关?稻作既是原因,又是结果,能够形成遗址的聚集,人口在这里密集程度高,这和稻作农业的发生有关。农业起源,对人类文明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我认为不亚于国家文明,也是考古学的三大课题之一。而且,上山文化所在的区域,可以成为早期农业起源的一个标本,值得我们好好研究。

  【钱报记者补白】

  蒋乐平对于上山文化的思考,万年前人们的居住、农业、文明,随着环壕发掘的进行,在不断深入。

  上山遗址的发掘,让我们知道上山文化所在的钱塘江上游河谷盆地区,是迄今发现的最值得关注的稻作农业起源地,而上山文化已处在聚落定居阶段,这是东亚地区人类定居生活出现的最早例证。一般来说,稳定的定居生活依赖农业经济的支撑,对新石器时代早期遗址来讲,探讨其中的农业证据是必然的认识路径,这也是上山文化的最大价值和意义所在。

  钱报记者:上山文化接下来的新课题是什么?

  蒋乐平:严文明先生曾建议我,接下来,是否可以把几个上山遗址的聚落形态搞清楚,做详细的解剖,比如下汤遗址、桥头遗址、荷花山遗址等等,在聚落考古上,能否有一些更有说服力的突破。这样,考古人也算对得起这个文化了。我在书里写过一篇《巨人的脚印》,既然这个“脚印”落在这里被我们发现了,我们要对得起这段历史。

  另外,我最想做的,希望能在考古生涯完成的最后一个心愿,就是发掘永康的湖西遗址,距今9000年,因为,这是有机质文物保存最好的上山文化遗址。

  比如,我们发现,探沟下面土的颜色是黑色的。

  钱报记者:什么意思?

  蒋乐平:田螺山、跨湖桥的土也是深色的,而很多上山文化遗址的土色是红色、黄色,可见不肥沃,当年人们留下的生活垃圾,已经全部被酸性土壤(酸性越高,越不容易保存)吸收了,我们只能看到陶片、石器,土很干净。

  然而,土的颜色越黑,意味着越“肥”——很多有机质文物都保存了下来,尤其跟稻作农业有关,对考古研究来说,内涵马上变得丰富了。湖西遗址是目前上山文化遗址中,有机质文物保存得最好的遗址。为什么?湖西遗址所在的区域相对低洼,地下水位高,所以跟河姆渡、跨湖桥遗址一样,保存得很好。郑云飞博士做过浮选,发现了很多稻作遗存,距今9000年,它对于研究农业起源来讲,非常重要。

  另外,对稻作农业的内涵,要不断丰富。上山稻,是迄今发现的年代最早的栽培稻遗存,上山文化是世界稻作农业的起源地,但这个结论还需要不断丰富证据。包括上山文化遗址群,不要以为18处已经很密集了,实际上,还远远不止,这个区域大有潜力。

  【钱报记者补白】

  很多人都会记得,那颗得靠放大镜才能看到的小小的黑点。2005年,第一粒比较完整的炭化稻米,在上山遗址中发现了。

  万年一粒米,上山遗址出土。

  在蒋乐平看来,最惊人的发现,是夹炭陶中密密麻麻的碎稻壳,他把这些碎稻壳称为世界上最早的谷糠。上山遗址90%以上的陶器,都掺拌了谷糠,证明稻米已经成为上山人重要的粮食之一。

  他做过一个试验。

  把适量的粳稻,放在上山遗址出土的石磨盘上,然后用石磨棒挤压搓磨,5分钟后,随便抓出一把进行统计,结果发现,谷壳的粉碎程度,包括形态,和夹炭陶中的碎稻壳完全一致。

  2007年10月,蒋乐平用石磨盘进行稻谷脱壳试验。

  蒋乐平:稻米已经成为上山人重要的粮食之一,但是,作为稻作文明现象,有没有稳定下来?有没有常态化?还需要证据。文明的火把举起来之后,并没有熄灭。我们应该把它作为人类文明史上重要的符号来提升它的意义和价值。

  钱报记者:您书里的最后一句话是:谢谢考古。为什么?

  蒋乐平:能一辈子做考古,我很荣幸,所以我想说,谢谢考古。我一直没有把考古当做一种职业,当做工作,它和精神世界紧密相连,是科学,更是对人的关怀,所以这本书的题目“万年行旅”,这是考古人才会有的旅程。

  【关于上山文化】

  浙江省目前共发现了上山文化遗址18处,是中国规模最大的新石器时代早期聚落群,将浙江历史推进到10000年左右,是浙江万年文化之源;发现了木构建筑遗迹和环壕,是东亚地区最早的初级村落;上山文化的彩陶,是中国迄今发现的最早彩陶;上山文化遗址群普遍发现了栽培稻遗存,其所在的钱塘江上游地区被公认是世界稻作农业文明的重要起源地。

  本文为钱江晚报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报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

编辑:刘云
 

高清图库

 

首发策划

  • 聚焦2020年七夕节

    以民间故事为载体的七夕节,是中国人歌颂美好情感、追求幸福生活、推崇责任担当的节日,始于上古,传承至今。

  • 聚焦2020世界读书日

    今天(4月23日)是第25个世界读书日,不断创新的阅读手段拉近了阅读与人们的距离,但无论什么形式,我们都能在书中体验人生的价值和乐趣。

  • 沧桑巨变70载:文化焕发时代风采

    新中国成立至改革开放前,我国各项文化事业在恢复、改造和曲折中不断发展。改革开放为文化发展带来新的契机,文化建设迈入了新的历史时期。

 

热点推荐

 

优势栏目

  • 优势栏目

    “大暑”:绿树荫浓夏日长,楼台倒影入池塘

  • 优势栏目

    “夏至”:昼晷已云极,宵漏自此长

  • 优势栏目

    小满:最爱垄头麦,迎风笑落红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0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