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读书娱乐旅游绿色建设社区打工
 

中工文化

创意

广州青年文化宫的前世今生

2018-08-09 09:09:01 南方日报

  《戴面具的猫》(油画) 马莉 作

  ●张淳

  广州市北京路312号广州青年文化宫,眼前图片上的建筑,跟如今出现在北京路人们眼前的建筑完全不一样。黑白照片中模糊的影像,如今已经走进档案室和博物馆。只见画面上一栋旧式的祠堂,有着宽宽的门面,立着四根石柱,正中写着“王氏书舍”四个大字。我很想站到老照片的矩形框框里面,跨进画面中的那扇门,看一眼旧时情形,不过,一道战火燃起,眼前只剩残灰,似乎连同老照片的白色花边,也焦黄起来,蜷曲起来。

  对于王氏书舍,形貌之不再并不影响她的存在感。

  就建筑本身而言,在前清的祠堂建筑中,也许她并不特殊,也许她确有“过人”之处,都已无从展示。据记载,王氏书舍终于抗日战争期间,被日军的战斗机炸成了废墟,今天我们无法亲见它的一砖一瓦。

  写在王氏书舍灰飞烟灭之背后的,是她不凡的一生。清朝年间,当她真正以书舍的身份落户广州“双门底”(今北京路中段)的时候,她的功能有二:一是祠堂议事、联络宗族感情;二是供广东王姓学子参加科考的时候在广州有个住宿、复习应考的去处。

  在清代,科举是不少青年学子追求人生价值的必经之路。他们怀着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理想,怀着“风声雨声读书声,家事国事天下事”的抱负,怀着一枝一叶总关情的情怀,纷纷走上学而优则仕的道路。科举制度一共要经过生员、举人、进士三大阶梯的考试,其中,仅第一关考取生员,就要经过县试、府试和学政的三级考试,可以说是过五关斩六将、百里挑一。其中,要在“省城”广州考的试便是选拔举人的乡试。

  王氏书舍所在的地方,旧时称为“双门底”。元、明、清三代,这里都有报时楼——双门楼,因此楼下的街市也就俗称“双门底”。这一片书店多,更是著名的教育区,明代有提学道署,清代有学政署,如今也有教育路、广州市教育局。因为这种科举文教效应,这一带也书院林立,至今仍有古书院街遗迹种种。王氏书舍选址于此,大概也是科举聚集效应的一种体现。

  可以想见300年前,挑灯夜读的青年学子在这里追逐梦想。夜灯寂寂,青年的热血就流淌在儒家思想浸润过的身躯之中。

  到了清朝末年,国家时局动荡,封建王朝走向末路在不少有志青年心中形成了共识。陈旧的科举制度已经被历史抛在身后,无法再成为报国之路。这时,青年的抱负发生了变化。科举制度没落,王氏书舍也渐渐失去了供赶考宗族学子寄宿备考的功能。然而,她却成了革命先行者的策源地,成为广州起义第一击的指挥部。

  1894年11月,孙中山在美国檀香山创立兴中会。1895年,兴中会除了在香港设立总部,还在广州设立了分会,原因就在于广州起义已经在革命者的心中酝酿。

  兴中会广州分会的选址,最终落在了这座王氏书舍,正是应了“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这句话。因为当时的“双门底”和今天一样,商贾云集,人来人往,繁华非常,反而不容易引起注意。革命志士们还采取了一种策略,就是高调地将聚集“公开化”。他们以研讨农桑新法为名,高调聚集,公开宣布成立团体“农学会”,还力邀广州知名的官绅参与和支持。其后,“农学会”确实也得到了广州一些社会名流的支持。

  就这样,在王氏书舍,孙中山、黄兴、孙偕、郑士良、陆皓东、邓荫南等有识之士,往来出入,绘制起了革命蓝图。

  王氏书舍注定是燃烧青年热血的地方。

  1895年春,兴中会决定于当年九月初九重阳节(10月26日)发动广州起义。

  起义策划预定,由主要党员率领香港兴中会党员3000人于九月初八晚乘夜轮进广州。但是,就在起义前夕,负责兴中会香港总部干部事务的杨衢云处置失当,决死队不能如期进入广州。

  此时,起义的计划已经泄露。

  时任两广总督的谭钟麟急调营勇1500人到广州,疯狂镇压了此次行动。谭钟麟反对维新改良,更反对革命,是因循守旧的保守派。他派员搜查了王氏书舍。

  就这样,孙中山发动和领导的乙未第一次广州起义以事泄失败告终。陆皓东被捕,在狱中遭受严刑逼供,临就义前写下:“今事虽不成,此心甚慰,但一我可杀,而继我而起者,不可尽杀!”陆皓东于当年11月7日就义。孙中山等人被通缉,流亡海外。

  后来,孙中山称陆皓东是“中国有史以来,为共和革命而牺牲者之第一人”。

  岁月失语,木石有情。志士已去,但王氏书舍却一直坐落在那里,直到数十年后,日本侵略者的飞机投下炸弹。和王氏书舍一同受难的,还有许多无辜平民的血肉之躯。

  灾难终会成为过去。抗日战争胜利之后,王氏书舍的原址上又重新建起了王氏宗祠。这次重建的王氏宗祠,比起原来石柱木门、瓦顶砖墙的三间旧式祠堂更加现代化。她是水泥钢筋结构,高三层,有300多平方米。因为外立面“穿”上了“红衣裳”,时人又称其为“红砖楼”。

  地段的优越性和商业价值,使王氏宗祠不可能只充当宗族祠堂的角色。民国时期的“双门底”虽不比“十里洋场”,商业娱乐的市场却也不小。国民党政府于是以其地理位置适中为由,把王家的祠堂变成了“大世界游乐场”。

  “大世界游乐场”再次易容改建,是在广州解放之后。

  1949年10月14日,广州解放了。“大世界游乐场”已经不合时宜,于是变成了“民乐游乐场”。此次改变的不仅仅是招牌、名字,也进行了改建。“民乐游乐场”的娱乐项目也很明确,就是粤剧演出。此次,曾经的王氏书舍,成为了粤剧院。对粤剧院进行经营管理的,是原“大世界游乐场”的留守职工与广州粤剧界人士杨子静。

  1950年3月,“民乐游乐场”又易名为“民乐剧场”,这似乎与它的实际功能更加贴切。“民乐剧场”收归广州市政府接管,真正成为老百姓的娱乐场所。剧场除了组织粤剧演出,还教唱革命歌曲,教跳秧歌舞。

  在“民乐剧场”之后,此处建筑便进入了我们今天能够看到的“市青宫”时代。1950年,团市委接管了“民乐剧场”。到了1951年春节,广州市青年文化宫正式在此成立。“青年文化宫”五个大字由当时的广州市市长朱光所题。

  如今,新时代新青年又有了新的文化,生生不息的青年绽放了一代又一代的芳华。

  青年时代只是人生当中的一个阶段,就如南来北往的行人只是北京路312号的过客。身处喧哗之中,也许更加默然,这就是北京路312号青年文化宫。外墙青绿色的三层建筑依旧是年轻人来来往往的地方。没有一个时代的青年是甘于平庸的,也没有一个时代的青年不怀热血。没有一个时代的青年不热爱理想,也没有一个时代的青年不自惜才华。昨日之青年今天不复年少,明日之青年也绝不辜负明日之青春。

  今天的青年幸逢盛世,但青年文化宫对于他们来说绝不仅仅是一个观影购物的场所。他们更向往盛世之使命。一切皆有可能,奋斗者终成赢家,创新点燃新的命运,公平、公正、公开的大平台、大环境就在当前,青年可以更加有为,英雄可以更加不问出身,这就是青年文化,青春精神。

编辑:昕亚
 
 

相关阅读

 
 

高清图库

 

首发策划

热门排行

 

热点推荐

 

优势栏目

  • 优势栏目

    虞顺祥:讲拉丁文的小熊维尼

  • 优势栏目

    越剧《西厢记》在肥演出 三朵“梅花”同台赢得满堂喝彩

  • 优势栏目

    太阳马戏北京上演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