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民生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社区理论人物网视图库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娱乐旅行公益绿色城建打工
 

中工文化

图书

走近古旧书:时光里淘金

2020-05-21 14:21:54 来源:大众日报

  大众日报记者 赵琳

  疫情期间,很多出版社、书店打折促销、线上直播,为“清库存”“活下去”而奔忙。而有一块图书市场受到疫情影响较小,甚至还在不断大量吸入“库存”,这就是古籍旧书收藏市场。

  本报记者近日采访了省内一些古旧书藏家发现,由于古籍、旧书交易的稀缺性、特殊性,不同于普通书店,古旧书的线上成交量只出现了轻微上涨。一些资深藏家把藏品“剃旧”,开始出售自己不那么喜欢的收藏。更多资深藏家利用疫情居家时间整理收藏,对藏品进行更精细分类,甄别其价值,迎接疫情结束后的一轮交易高峰。

  “寻宝”:民间收藏意识日益觉醒

  5月19日晚,古籍藏家张经伟结束三天的“寻宝”之旅,驱车从泰安赶回济南。一路走来,他走访藏家、古玩店,有收获,也有失落。

  张经伟是济南颇有名气的古籍旧书藏家,从事古籍善本、金石碑拓专项收藏约二十年,现任济南会贤堂艺术空间投资总监,是中华民间藏品鉴定委员会古籍部负责人。

  “这是近几个月来我第一次出门‘寻宝’。”张经伟说。说是“寻宝”,实际上是有收藏者慕名联系他过去鉴赏;看中的,他也会出价购藏。这一趟,本来是奔着泰安地区的两套出自清代的家谱而去,但由于藏家要价过高,他没有出手。

  失望之下,也有惊喜。偶然从另一位藏家那里发现两套乾隆时期的刻板书《礼记》《春秋》,保存品相完好,最后张经伟以万元左右的价格购入。

  古籍年代越久、册数越全、品相越完好,越具有收藏价值。古籍交易,向来是“漫天要价,落地还钱”。张经伟说,古籍买卖不同于一般的旧书,有的古籍本身承载的内容不见得多么珍贵,珍贵之处在于它以较为脆弱的纸张为载体,留存不易;另外,在明清时期,成套的线装书本身价格不菲,也非普通人所能购买。

  “在当世,古籍收藏属于古董收藏领域。尤其是古籍善本已经成为古董收藏、拍卖的重要板块,近年来很多藏家、投资者纷纷涌入。”张经伟说。

  盛世修典,富贵藏书。近年来,国内爱古籍、藏古籍、读古籍、用古籍的参与者数量大大增加。根据北京一家拍卖企业的统计,2019年,这家企业古籍会员的网络注册数量接近1万人,大约是10年前的5倍。

  “古籍行业的活跃者,仅从人员数量上说,已经大大扩容,这是市场繁荣的表现。”张经伟分析,当越来越多的人相对迅速地进入这个市场,当藏书者开始“藏而不出”,市面上可供交易的古籍数量就会变少。过去,张经伟一趟“寻宝”线路走下来,能收到十几套古文献,也有曾“捡到漏”的情况。而现在,经常会出现为了一套书而专门跑一趟,最后却求而不得的情况。

  “一方面,是因为现在民间的古籍存量越来越少;另一方面,很多藏家甚至老百姓,都逐渐有了收藏意识。”张经伟说,不只是企业家等富裕阶层,很多普通人也都逐渐燃起收藏热情,近几年来“鉴宝”节目的火爆,也是民间收藏热的表现之一。

  收藏古籍,是用来买卖还是满足阅读需求?面对记者的这个问题,张经伟说:有时候,买一本书不是为了把它看完,而是为了在需要的时候已经拥有,这是经济水平发展到一定程度的体现。就像吃饭一样,几十年前,人们考虑的是能不能吃饱;而现在考虑的是什么好吃、怎么吃才健康。

  对于民间收藏热,孔子研究院院长杨朝明认为,普通人收藏古籍,除了经济考量,更多的因素是近年来弘扬传统文化的氛围增强,是一种爱国意识和家国理念的体现。“大量历史资料散落在民间,无形中对于文化的传播和振兴产生了积极作用。”

  很多藏家的实际作为印证了杨朝明的观点。比如,张经伟就特别注重地域文化古籍的收藏整理,他收藏的清中期刻本《牧民忠告》,讲述济南历城人张养浩的为官之道;清晚期刻本李清照《漱玉词》等,文化价值都颇高。曾获全国书香家庭的临邑人修广利更是从收藏古籍中得益,他专注研究整理德州历史文化,点校整理的《邢侗集》被列入国家古籍整理委员会重点扶持项目。

  旧书,线上交易兴起

  在收藏市场,古籍和旧书是很难分开来谈的话题。前几年,国内著名收藏家韦力到访济南时,曾在济南市新华书店旗下的济南市古旧书店盘桓许久,专门为该店撰写文章,梳理古旧书店的历史、特点、地位,为业内所津津乐道。

  在韦力眼中,济南市古旧书店很好地融合了古籍、旧书两块市场,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古籍、旧书之间,没有不可逾越的鸿沟。

  济南市新华书店古籍业务部工作人员,详解了“古旧书”的由来。古籍是指1949年之前的线装书籍,旧书只是1949年之后出版的图书。但民国期间的平装书,不作为古籍,业内统称为民国旧书。

  一般认为,古籍和旧书的“分界点”,仅仅是一个认识的界定。从历史规律来看,藏书的年代下限,一直在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不断推移。所以,当藏书成为越来越多的人的一种习惯,“天花板”实际上是不存在的。中国是一个拥有十几亿人口的大国,理论上人人都可以收藏古籍旧书。

  旧书虽多,转化为古籍却需要较长的时间。旧书虽也有一定的收藏价值,但与作为列属古董收藏的古籍相比,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因此,古籍藏家一般具有较高的鉴赏能力、较充足的财力支撑,而旧书收藏则门槛较低。

  多数古籍藏家会兼收旧书,毕竟相对于定价较高、对买家有一定要求的古籍来说,旧书的“流动性”更好一些,更容易产生现金流。这对于需要不断通过购买来丰富藏品的藏家来说十分必要。

  在国内最大的古旧书交易平台——孔夫子旧书网上,聚集了近10万个古旧书卖家,囊括9000多万种商品。该网站的创建口号就是“总能买到您想买的图书”。

  山东画报出版社“80后”编辑郭珊珊是孔夫子旧书网的常客,由于业务需要,她经常要深入了解某一领域的出版历史、出版内容,而她需要的书,多数已经绝版,在市面上常见的购书网站上几乎难觅踪影。每到这个时候,来到孔夫子旧书网上一搜,都能收获“惊喜”。

  前不久,在研究运河文化时,郭珊珊了解到:《京杭运河 齐鲁风情》5卷书是由熟识的山东人民出版社于2013年出版的,于是向熟人讨要,被告知全社都没有这版书了,后来她在孔夫子旧书网上买到了全套书。“比书的原价贵了一点,但是可以接受。”

  编辑质量高、初版量少的图书,往往会在几年后成为旧书交易市场上的抢手货。济南市一位旧书藏家告诉记者,他在孔夫子旧书网上架了一系列出版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连环画,当时出书时定价是每本一块钱,现在则升值到千元左右。这套连环画一直销量稳定,“时不时就会有对话框跳出来询价。”

  齐鲁书社出版的《山东藏书家考略》,也是孔夫子旧书网上的“网红”旧书。标价只有十几元,但市价都超过了千元。该藏家表示,《山东藏书家考略》初版只印了三千册左右,后期国内古旧书市场繁荣发展,很多新入门的藏家都想入手这套书,一为收藏,二为长见识。“目前我手中只余两册,卖一本少一本,定价肯定会越来越高。”

  除了稀缺性,作者身上发生的新闻也会引起旧书市场上的变动。比如,孔夫子旧书网运营方、北京古城堡图书有限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前段时间,著名作家叶永烈去世的消息传出后,买家和卖家都反响强烈:线上迅速出现了较早年代出版的《十万个为什么》《小灵通漫游未来》等旧书,同时前来询价的买家也变多了。

  “金庸先生去世时,他早期在大陆出版的正版武侠书,也出现大幅度升值。与科普文学相比,武侠小说的受众面更广泛,那段时间孔夫子旧书网的线上交易出现了一个小高峰。”

  张经伟也在孔夫子旧书网上开设了线上业务,但他更愿意把它叫作“书摊”,而不是书店。疫情期间,1-4月,除了个别的线上拍卖,整个拍卖市场和线下面对面交易几乎停滞,张经纬在孔夫子旧书网上开设的“山东海源阁”,旧书买卖成交约5万元。

  “这个数字和往年相比,有一定的增长。”张经伟认为,古籍交易由于在鉴定时要考虑品相,更多人希望看到实物,线下交易;而对于旧书交易来说,对品相的要求没有古籍那么高,因此年轻化的藏家和经营者会慢慢去迎合线上买卖,这是一个大趋势。

  “玩家”,年轻人涌入古旧书市场

  如何处理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是永恒的话题,情怀与商业也是讨论书市的永恒主题。不过,在很多年轻人眼中,二者似乎在某种程度上达成了和谐统一。

  魏榆古旧书店的谢宇航不过三十,在孔夫子旧书网开店已六年,他说,在网上摆个书摊的好处是不算太寂寞,比现实中守着书摊、数着人来、猜着心意、盼着成交,好太多了。

  最开心的是通过观察网上的成交记录,他发现,原来这些东西也可以卖钱。“我经常观察成交记录,发现一些自己不知道但却实实在在存在的行情信息。通过商品描述、图片、品相,我就学到了一条新知识。等下次我再逛地摊时看到类似的,就可以把它买下来。”谢宇航说,这个发现的过程,让他兴奋。

  孔夫子旧书网不仅能找到古旧书,还能找到更多带有时光印记的老物件。打开搜索框,儿时玩具——不倒翁、条纹型的娃娃,成交价从几百块到上千元不等。小时候玩的拍洋片、热门IP的不干胶贴画,价格都不低。这些特色卖家和藏品不断丰富上架,成为孔网交易的一大特色。

  很多年轻的卖家出现在古旧书市场。谢宇航分析认为,旧书的货源其实是在扩大的,新书在不断变旧,2000年出版的书到现在也20年了。“80后”、“90后”已经成长起来了,随着这批人消费能力的不断提升,适合他们年龄段的收藏类目也逐渐扩大起来。近年来出版的很多二手书价格在不断攀升,极具交易价值,甚至许多绝版儿童绘本价格都“水涨船高”了。

  谢宇航的古旧书店里,也上架了一些动漫作品。他告诉记者,跟很多买家交流下来,他发现,收藏东西都是对童年的回忆,是对童年缺失部分进行心理疗愈的一个过程。

  “90年代流行的漫画,现在国内的出版社依旧在出版,不过卖旧书这行的人都有一个认识:翻译国外作品,还是以前的翻译家水平高。这不仅仅体现在外国文学译本上,其实漫画方面也有这种倾向。”谢宇航说,比如在早期的人民美术出版社的《机器猫》版本中,译者前辈们很用心地把日文的文字接龙转化成中文版本,而新近出版的《机器猫》,则是日文直译,无法表达出“接龙”的意思。

  韦力认为,在收藏界有一个普遍的规律,即每一代人、每一个国家、每一个民族典型生活记忆的实物载体,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次成为收藏热点,因此会有越来越多的所谓年轻人进入到这个市场中来。”在国内,红色收藏、连环画、漫画收藏都体现出这一规律。”

  张经伟则认为,对古旧书收藏来说,老藏家早已经过了单纯靠外观进行价值判断的阶段,而新进的藏家很快会成为老藏家。这就意味着,在外观之外,要格外重视古旧书的内容价值,“在藏书人眼中,古旧书越来越呈现出它们在历史文化传承中的本来面目和实用价值。”

编辑:韩瑞敏
 
 

相关阅读

 
 

高清图库

 

首发策划

  • 聚焦2020世界读书日

    今天(4月23日)是第25个世界读书日,不断创新的阅读手段拉近了阅读与人们的距离,但无论什么形式,我们都能在书中体验人生的价值和乐趣。

  • 沧桑巨变70载:文化焕发时代风采

    新中国成立至改革开放前,我国各项文化事业在恢复、改造和曲折中不断发展。改革开放为文化发展带来新的契机,文化建设迈入了新的历史时期。

  • 始惊三伏尽 又遇立秋时

    经历了一段时间夏季酷热的考验后,8日终于迎来了二十四节气中的"立秋"。

热门排行

 

热点推荐

 

优势栏目

  • 优势栏目

    中国美术馆恢复开馆

  • 优势栏目

    免费看22部舞台艺术优秀剧目?真的!

  • 优势栏目

    国博有序开放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