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读书娱乐旅游绿色建设社区打工
 

中工文化

图书

小小驿官,倡议谏议书院

2018-11-09 15:16:36 北京晚报

  今日位于霸州的益津书院

  中国书院之制始于唐代,北京地区书院的历史则始于元代。据史书记载,元代北京先后创建过三处书院,即位于大都城内的太极书院、房山县的文靖书院和昌平县的谏议书院。这三座书院,是北京古代教育发展的骄傲,在中国古代教育史上也占有重要地位。其中的谏议书院,据《昌平山水记》和《日下旧闻》、《日下旧闻考》记载,其创置是由一位名叫“宫祺”的人倡议的。

  《日下旧闻》和《日下旧闻考》的依据是元代著名文人乃贤的《金台集》。《金台集》卷二《镏蕡祠》诗有序:“唐镏蕡,幽州昌平人,谪死柳州,历辽金无能发潜德。至本朝天历间,昌平驿官宫祺始奏建刘谏议书院。”又据《元史》卷二九《泰定帝一》载:泰定二年(1325)五月,“置谏议书院于昌平县,祀唐刘蕡”。据此,谏议书院的创置时间当在泰定二年(1325)至天历(1328—1330)之间。

  一位在昌平驿馆任职的小小官吏,为纪念唐代昌平名人刘蕡,能够上书朝廷兴办学校,足够让我们北京人敬重的了。这样一位平凡而伟大的“驿官”,我们还有没有可能对他有更多的了解呢?

  姓名模糊的小官吏

  明代成书的《寰宇通志》卷一记载:当时顺天府的属县霸州有一座益津书院,也建于元代,创建者名叫“宫君祺”:

  益津书院,在霸州东宫家庄,元宫君祺建,合韩谢二庄弟子肄业其中,编修黄潜为记。

  《大清一统志》卷六《顺天府一》也有类似记载:

  益津书院,旧在霸州南十里宫家庄。元宫君祺建,黄潜为记。明万历初改建城内。

  这位在霸州创建益津书院的“宫君祺”与在昌平倡建谏议书院的“宫祺”,从时间上看都在元代,名字又十分相近,二者会不会就是一个人呢?

  循着这一线索,我们又在河北霸州地方志当中发现有“宫君祺”的小传:“宫君祺,文辞行业为当时大儒,见学士黄缙记。”(见《嘉靖霸州志》卷七《人物志·乡贤》,其卷八《艺文志》载有翰林承旨、义乌黄溍所撰《宣圣庙学记》)

  民国《霸县新志》卷五上《义行》:“宫君祺,元霸州宫各庄人,文辞德业为当时大儒,热心培植人材,于本庄作学舍,合韩谢各庄子弟肄业其中,且为庙像先圣先贤,以春秋旦望奠谒,如学宫法。见黄溍《宣圣庙学记》。”其卷七亦载有黄溍《宣圣庙学记》全文。

  在《寰宇通志》、《大清一统志》和《嘉靖霸州志》、民国《霸县新志》各书当中,传主的名字都叫“宫君祺”。但为书院作记的人,各书却说法不一:《寰宇通志》、《大清一统志》称为“黄潜”,《嘉靖霸州志》卷七称“黄缙”、卷八称“黄溍”,《霸县新志》则称“黄溍”。《日下旧闻考》卷一一九《京畿霸州一》的“益津书院”条也引用了这篇《宣圣庙学记》,作者是黄溍。

  黄溍是元代著名的学者,著有《金华黄先生文集》。上海图书馆藏元刻本《金华黄先生文集》卷十有《乡学记》,其文辞就是《嘉靖霸州志》、《霸县新志》和《日下旧闻考》所谓《宣圣庙学记》:

  霸之益津人宫君琪,即其西乡所居作学舍,合诸庄子弟俾肄业其中,且为庙像先圣、先贤,以春秋旦望奠谒,如学宫法……君琪不自耀其材,以取显仕,而主昌平之候馆……经始于至顺二年春二月,而落成于秋八月。翰林直学士赵公子昌与君琪居相望,实有以相之。其来请记,则冬十有二月也。

  这是一条非常重要的材料。宫君琪是霸州宫家庄(宫各庄)人,他于至顺二年(1331)在家乡建“宣圣庙学”,秋八月落成后,于冬十二月托其乡邻、翰林直学士赵昌请当时著名文人黄溍撰文以记其事,可说是当事人记当时事,是第一手资料,比明清民国史料更为可靠,也比同样是元朝人的乃贤诗序可靠。由这条材料可知:第一,作者是元代著名学者黄溍,《寰宇通志》、《嘉靖霸州志》、《大清一统志》诸书所谓“黄潜”、“黄缙”皆误;第二,黄溍所称之“学舍”,即“宣圣庙学”,也就是后来的益津书院;第三,文中所称“宫君琪”姓宫,名君琪,而不是“君祺”;第四,这位宫君琪曾“主昌平之候馆”。

  官宦生涯留痕迹

  关于这位曾“主昌平之候馆”,又在家乡创建学舍的“宫君琪”,还有没有更多的材料呢?

  上海图书馆藏元刻本《金华黄先生文集》卷九还有一篇《昌平县石桥记》:

  由都城北抵上京,其驿十有二,而昌平之为县,当其第一驿……县尹毕侯,以为昌平今畿县,大驾时巡,次舍在焉……乃规货食、募匠佣,揆日之吉,架石为桥……车者无济盈,徒者无厉深,而民不知有役,咸相与诵美之。掌其驿事者宫君琪,持父老之言,来谂曰:吾毕侯之为人素慎重,虽居剧县,善操简以御烦,见谓材敏……愿有纪,而附见其治行之概,勒诸岸左,以贻永久……

  候馆即驿馆。黄溍这里所说“掌其驿事”的宫君琪,应当就是他在《乡学记》一文中所称“主昌平之候馆”的宫君琪,也就是乃贤《金台集》和《昌平山水记》、《日下旧闻》、《日下旧闻考》中的“宫祺”。因为从时间上看,奏建谏议书院是在泰定二年(1325)至天历年间(1328—1330),创建宣圣庙学在至顺二年(1331),前后相距不超过十年,掌昌平驿馆事的驿官绝不可能巧到前任叫“宫祺”,后任叫“宫君琪”。黄溍撰写《乡学记》(即《宣圣庙学记》)受托于宫君琪的乡邻、翰林直学士赵昌,而撰写《昌平县石桥记》更直接受托于宫君琪本人,因此黄溍文中这位驿官的名字一定是准确无误的。黄溍文中的“宫君琪”之所以变成乃贤诗序里的“宫祺”,应是乃贤把其名字中的“君”字误作尊称而省略掉了,导致《昌平山水记》和《日下旧闻》、《日下旧闻考》沿用了这一说法。

  《北京元代史迹图志》著录了一通今存于昌平区六亭公园的《创建石桥之记碑》,这通立于至元三年(1337)三月的碑文由“承直郎国子博士黄溍”撰写,其文字大体就是《金华黄先生文集》卷九的《昌平县石桥记》(见《北京元代史迹图志》。将这通《创建石桥之记碑》与上海图书馆藏元刻本《金华黄先生文集》卷九《昌平县石桥记》的文字两相比较可以发现,前者明显晚于后者)。仔细辨识拓片,其碑阳和碑阴明确称“掌其驿事者”叫“宫君琪”。由此,我们更加确认:掌昌平驿事的叫“宫君琪”,而不是“宫祺”或“宫君祺”。

  《创建石桥之记碑》碑阴还记载,至元三年(1337)时,宫君琪的职务是昌平驿“前提领”,排在他前面的有“驿令赵让”,后面还有“提领李资祥”。

  据《元史》卷一〇一《志第四十九·兵四》:“大都至上都,每站除设驿令、丞外,设提领三员、司吏三名。腹里路分,冲要水陆站赤,设提领二员、司吏二名。其余闲慢驿分,止设提领一员、司吏一名”。“各站设置提领,止受部劄,行九品印,职专车马之役。”昌平驿位于大都至上都途中,当设有驿令、驿丞各一人,提领三人。

  由此可知,这位宫君琪在昌平驿任职时,并不是最高长官“驿令”,而只是位于驿令之下的三名“提领”之一,正九品。泰定二年(1325)至天历年间(1328—1330),宫君琪奏建昌平谏议书院;至顺二年(1331),又在家乡霸州建宣圣庙学;最晚到至元三年(1337)时,宫君琪从昌平驿提领这一职务上卸任。

  小职位上大事功

  宫君琪这样一位客居他乡的普通小官,能够仗义执言,奏建谏议书院,随后在家乡又创建了另外一座学府。对于这样的义举,黄溍在《乡学记》中大加赞赏,认为这本来不是他的分内之事,可正是这样一位普通人,却做出了“本乎礼,出乎情”的义举来:

  君琪不自耀其材,以取显仕,而主昌平之候馆,固非有长民者之责,乃能汲汲焉图所以私淑。其人如此,可谓有志于古矣。昔者鲁修泮宫,而《春秋》不书,说者类曰:此有国之常事尔。君琪之为,盖礼之以义起而出于常事之外者也,可无书乎?

  宫君琪的家乡在宫家庄,据《嘉靖霸州志》卷一《舆地志·里屯》记载,明代属霸州宫家里,在霸州城西南十五里,又称“宫哥庄”,民国时改称“宫各庄”,今天已经划归河北省保定市雄县双堂乡,现今的名字叫“宫岗村”。2006年,霸州市在市区重建了益津书院。

  今天,当我们谈到北京最早的书院之一谏议书院时,一定别忘了这位六百年多前奔走于昌平、霸州之间倡办教育的“小人物”。他理应也受到我们北京人的尊重,并把他的准确名字“宫君琪”载入北京地方史册。

编辑:昕亚
 
 

相关阅读

 
 

高清图库

 

首发策划

热门排行

 

热点推荐

 

优势栏目

  • 优势栏目

    英国风景画背后的政治与经济

  • 优势栏目

    打开一扇新的世界文化之门

  • 优势栏目

    百位小学生“组团”递交国画作品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