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时政国际工会维权财经人物网评就业理论视频军事图库民生体育汽车文化企业书画教育娱乐社区旅行公益绿色
 

中工文化

文艺

刘震云:从文学到电影

2020-09-27 15:41:49 来源:齐鲁晚报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李睿

  刘震云是当代文坛重要的作家,随着《一地鸡毛》《手机》《我不是潘金莲》《我叫刘跃进》《一九四二》等电影的上映,亲自担任编剧的刘震云也与影视圈结下了缘分,这些影片也获得国内外多项电影编剧大奖。

  2020“大师之光”青年编剧高级研习班于9月21日在济南市莱芜区开始了为期一周的交流学习,9月24日,刘震云围绕“从文学到电影”主题,对文学作品与电影之间的关系进行了深入浅出的阐述。

  “我不是一个好编剧”

  作家出身的刘震云,对文学创作、电影剧本创作之间的转换和异同有着深刻的感悟,待全员落座后,刘震云的第一句话是:“我不会写剧本,只能讲剧本创作失败的经验,将我的‘不懂’告诉大家。”

  刘震云认为自己“是一个好作家,但不是一个好编剧”,他对文学作品和电影的异同做了阐述,认为小说重视人物的心理描写,可以用对白、陈述等方式直接地表达,但电影不可以;小说的容量是无限的,字数不受限制,所以其承载的内容无限,而电影绝大多数都会控制在120分钟以内,要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故事结构和人物结构的起承转合,其承担的内容也注定要少一些。

  针对创作者来说,小说是个体创作、一个人的写作,电影则是系统性的工程、需要多部门协作的工业流程。当习惯个体创作的作者加入到电影创作的系统性工程中,有时候会手足无措。

  刘震云将小说比作大海,“表面的浪花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海水底部的涡流以及与日月星辰的关系;而电影像奔腾的河流,情节不断向前运动,其中会有瀑布飞落。”

  如何写好一个故事?刘震云分享了自己凭借“数学好”考上北京大学中文系的经历。刘震云很早参军,在戈壁滩上度过了多年的军旅生活,1977年恢复高考时,他选择参加高考,优异的数学成绩让他成为河南省高考状元,进入北大中文系就读。这也是他后来写小说写得好的原因,“我故事写得好,可能是因为我数学好。写故事就像做数学题一样,数学通过公式推导结果,故事也需要前因和后果的逻辑。”

  当然文学作品不仅要结构好,更重要的是表达。“留住时代中那些珍贵的人和事,以及隐藏在我们日常生活中的情感”,这或许才是艺术的功能所在,也是文学和电影的相同之处。这也是从事文学和电影行业的目的,让这份珍贵可以冲破时空的限制,永葆青春地流传下去。

  “独特的认识成就伟大”

  刘震云认为,一个好的导演和编剧,首先应该是好的思想家,有对生活、对文学、对电影、对表演的独特认识,否则只是平庸的工作者,反之才有可能伟大。

  刘震云用经典文学作品《红楼梦》和《水浒传》来举例。

  《红楼梦》的伟大之处在于用“石头”和“草”比喻贾宝玉和林黛玉。林黛玉是一株绛珠草,是整个家族的外来人,她用“泪眼”看世界,整个《红楼梦》也是以“泪眼”的角度来看待世界;除了“泪眼”,小说中还有一个特殊的角色刘姥姥,刘姥姥从“贫穷”的角度看待四大家族,这也是很独特的视角。

  《红楼梦》的伟大还在于它讨论了“干净”和“肮脏”的思辨关系,上升到了哲学角度。人性肮脏很多读者能看到,但《红楼梦》当中还有干净的“水”和“石头”——林黛玉的眼泪是水的结晶;贾宝玉这个石头,在小说中也不断地被水冲洗。

  刘震云举例自己的小说《一句顶一万句》,他在写底层人民的心理时讲:所有下层劳动人民都不爱说话,话都藏在心里,万千心事汇成一股洪流。他认为,导演、编剧要以哲学思想和认识论思想来指导自己的创作。

  在举例《水浒传》时,刘震云认为这本书的伟大在于,作者施耐庵用独特的链条式故事结构阐述了对整个大宋朝的认识。《水浒传》中展现了当时社会上的两套语言:朝堂的语言和江湖的语言。这两套语言支撑起了整本小说。

  刘震云认为,林冲是《水浒传》中写得最好的人物。身为八十万禁军教头,和曾经的提辖鲁智深聊天时,两人都曾是朝堂之人,说的却是“江湖上的话”。而后被高衙内步步紧逼,自己步步退却,直至被陷害发配沧州,风雪山神庙,大快人心,完成了人物性格的转折。因为林冲终于意识到当时他的处境是“你死我活”,所以手刃仇人,直奔梁山。

  “如果施耐庵只写到这里,还谈不上伟大。他伟大的地方在于,林冲‘上梁山’之后的‘下梁山’。梁山老大王伦不敢接收林冲,于是以没有投名状为由,派两个小弟跟着林冲要亲眼看着林冲杀人。可是因为梁山周围的百姓知道路途凶险,大多是结伴而行,林冲没有机会下手。当终于发现一个落单的货郎时,林冲的反应是‘天佑我也’。”

  刘震云说,这种“上梁山”和“下梁山”的结构设置,将林冲的人物经历和内心起伏展现得无比深刻。也通过林冲,让“朝堂之语”和“江湖之话”重叠转换,呈现了大宋畸形的状态。

  刘震云还分享了在荷兰参加自己的新书交流会时的经历。一个读者告诉他,自己在读《我不是潘金莲》这本书的时候,笑到发疯,但主人公李雪莲对着一头牛倾诉的情节让她落泪。李雪莲为了一句话,花了20年的时间,依然没能纠正过来,还让自己的悲剧成了别人的笑料。只有牛是一直跟她在一起的,她觉得只有牛能相信自己说的话。李雪莲强烈的孤独感染了这位挪威的读者,除了牛,还有谁能相信李雪莲说的话呢?这位读者突然想到,还有这本小说的作者可以相信李雪莲的话,创作者就是这头“牛”,来倾听“李雪莲”的心事。

  也就是说,文学和电影工作者,如果只有文学和电影的才华,是不够的,还需要有思想的才华。要能够准确捕捉那些隐藏起来、被忽略的人物情感,如果能捕捉并呈现这些常见却被忽视的人和情感,将会是一部很好的作品。

  “作家成为好编剧不容易”

  刘震云的作品最早被改编是1995年,那也是他和冯小刚初次合作。冯小刚根据刘震云的两个短篇小说《单位》和《一地鸡毛》,拍摄了电视剧《一地鸡毛》,由陈道明和徐帆主演,刘震云担任编剧。

  这之后,刘震云相继担任了根据自己小说改编的电影《手机》《我叫刘跃进》《一九四二》《我不是潘金莲》以及《一句顶一万句》的编剧。关于文学、电影剧本、电影拍摄三者之间的不同,刘震云有直接的体会。在与冯小刚和张国立合作过程中,他发现小说中长段的台词放在电影剧本中大多是不合适的。

  而小说对环境文学性的描写,在电影呈现上也会遇到问题。如在写《一九四二》的时候,刘震云写的是灾民的队伍前不见头后不见尾,这短短一句话需要动用大量的人力物力拍摄;在写《我不是潘金莲》的时候,李雪莲在牛棚与牛倾诉心事之后,最终决定还是要去告状,他的剧本是“一夜过去了”,用电影语言表现出李雪莲这一夜的心理历程,并不容易。

  电影剧本中,对人物之间的纠葛状态往往是有强烈的要求。文学则不同,人物之间可以是很稀疏的关系。电影对文学的改编,最主要的是借鉴其故事结构、人物性格、创作角度,让电影观众和小说读者一样感受到故事中强烈的情感张力。

  “我的小说其实都不适合改成电影,因为电影要求集中、清晰,而我的小说恰恰相反,杂而散,而且基本没有故事,这就会自动考量谁是特别好的导演。《一句顶一万句》写出来之后,有五六位一线导演都找过我,说希望改成电影,但是小说里有100多个人物,他们都问我,如何把这100多个人物装到一部120分钟时长的电影里?我认为,这是电影导演应该解决的问题。”刘震云表示。

  “如果自己做不好,那就交给专业的人去做,并且相信他们。”他以话剧《一句顶一万句》的为例,十分肯定该剧导演牟森对于作品“众声喧哗”的理解,“有人说我的这部作品是讲孤独,其实我讲人们的勇敢,讲普通人的心事。”导演牟森在话剧《一句顶一万句》中引入了古希腊戏剧中的歌队,对此刘震云也颇为认可,“这是一种很有震撼力的戏剧形式,是讲心事的一种方法。”

编辑:卢云
 

高清图库

 

首发策划

  • 聚焦2020年七夕节

    以民间故事为载体的七夕节,是中国人歌颂美好情感、追求幸福生活、推崇责任担当的节日,始于上古,传承至今。

  • 聚焦2020世界读书日

    今天(4月23日)是第25个世界读书日,不断创新的阅读手段拉近了阅读与人们的距离,但无论什么形式,我们都能在书中体验人生的价值和乐趣。

  • 沧桑巨变70载:文化焕发时代风采

    新中国成立至改革开放前,我国各项文化事业在恢复、改造和曲折中不断发展。改革开放为文化发展带来新的契机,文化建设迈入了新的历史时期。

 

热点推荐

 

优势栏目

  • 优势栏目

    “大暑”:绿树荫浓夏日长,楼台倒影入池塘

  • 优势栏目

    “夏至”:昼晷已云极,宵漏自此长

  • 优势栏目

    小满:最爱垄头麦,迎风笑落红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0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