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读书娱乐旅游绿色城建社区打工
 

中工文化

文艺

漫步西方现代文学的“废墟”风景

2018-10-12 15:36:05 北京晚报

  ■白杏珏

  对于很多人来说,所谓“西方现代文学”,或许如波德莱尔在《感应》中所写的森林一样,幽昧、深邃、飘荡着悠远的回音,“行人经过该处,穿过象征的森林,森林露出亲切的眼光对人注视。”在这一片充满魔力的森林里,藏着卡夫卡、普鲁斯特、乔伊斯、萨特、加缪、纪德等人所埋下的宝藏。然而,这一时期的文学作品风格迥异、意蕴复杂,初读者很容易迷失在层叠的树影之中。

  吴晓东教授曾在2003年出版过一本“导读”性质的读物《从卡夫卡到昆德拉》,内容基于他在北京大学所开设的一门课程,以九部西方现代主义经典作品为对象,展示了文学作品分析的理路及手法。《废墟的忧伤》也收录了吴晓东关于西方现代文学作品的散论文章,但相较于前作,特点在于“漫读”,即一种漫步式的阅读导引,刨去了文学分析的枝节,只以最精炼的笔墨勾画了主干。这一次,作者并不是在授课,而是以文学漫步者的身份,与读者分享自己对这些作品的理解与体验。每篇大抵围绕着一位作者、一部作品或一个主题展开,篇幅并不长。阅读这些文章,仿佛就是漫步在西方文学的森林中,随着作者的指点,寻找那些隐秘的风景。理解西方现代文学作品,不仅需要阅读,更需要经验、思考以及一定的知识,而这本书以文学研究者和专业读者的角度,也为广大读者们提供了一幅简明的“文学地图”。

  如何理解作品的风格与手法,是理解20世纪西方文学时最容易产生误读的地方。在这本书中,吴晓东没有过多进行文本分析,而是提纲挈领,给出恰切的结论,让读者能有基本的方向。例如,论及卡夫卡的创作手法时,他便如此总结道:“他(卡夫卡)所擅长的是以严格的现实主义手法写神秘的幻象”,尤其是“对一个可能性的世界的拟想”。卡夫卡总被认为是一位深奥、晦涩的作者,然而他的德语写作以简洁清晰著称,其文学作品的魅力并不只是他所处理的荒诞主题,更诞生于可能性想象与精准描写之间的张力。

  吴晓东也会采取横向对比的方式,帮助读者更好地把握不同作者的手法与风格。例如,卡夫卡是个绝对的沉思者,他在自己的小说中灌注思想,而同样以“简洁明晰”著称的海明威则是“隐匿思想”。海明威尊敬自然以及生活中的神秘事物,他之所以会采用“冰山一角”的方式来写作,恰恰是因为这种敬意让他不会掀开现实的面纱,而只是呈现它本有的面貌。海明威拒斥卡夫卡式的思考,但他的作品依然具有丰富的内涵,这种丰富性并不源于故事本身,而是源于故事情景所唤起的生活经验——换言之,正是每位读者的生活与思考,堆积成了海明威的水下冰山。

  常言道“风格即人”,作品风格与作者的性格经历有着密切关联,这是一种文学史惯有的研究视角,也是本书的一个重要维度。吴晓东曾在一篇后记中引述过钱理群的话:“文史学的核心是参与文学创造和文学活动的‘人’”;而他在《废墟的忧伤》中也提供了恰当的信息,让读者能“看见”文字背后的那个人,理解他的性格、生活、价值观乃至身体状态。卡夫卡着迷于内心世界,因为他本人像他所描绘过的穴居动物一样敏感孤独,唯有沉思能带给他新鲜的体验;海明威选择隐匿思想,因为他本人是一位行动者,在不断与世界碰撞的过程中,窥见了现实的残酷,又执拗地想要保护心中那个勇敢的男孩;普鲁斯特的伟大之处在于发现“记忆的矿藏”,而这一发现可能与他病弱的身体有关——正是长期卧床的生活,让他常常陷入回忆的漩涡,从而发现了记忆与遗忘的秘密。

  除却个人因素,20世纪西方文学也受到了哲学思潮、艺术运动、社会变革的深刻影响。只有理解了这些作品所处的历史背景,才能体悟到“现代”一词的重量。萨特就是“哲学与文学之思”的典型代表,他提出了存在主义哲学,也创作了一系列文学作品。那么,该如何看待萨特笔下哲学与文学之间的关系?吴晓东认为,萨特尤其关注“人的处境”,由此产生了他的存在主义思想,而他的文学作品也服务于这一核心主题。萨特尤其喜欢描写具体处境中“人的选择”,表面上看,他笔下的人物总是陷入绝境,是一种消极的表现,可实际上萨特所倡导的是一种“张扬人的主体性的、具有进取精神的哲学”,他将人物推至极端处境,是为了逼迫他们做出选择,如此才能揭示“自由选择”的意义。吴晓东还做了一个纵向的比较来说明存在主义的“主体性精神”:无论是荒诞派戏剧,还是“黑色幽默”文学,其人物都在愈加强烈的荒诞中丧失了主体性;到了“新小说派”,人已经彻底“物化”,成为没有主体精神的存在。

  20世纪是一个信仰幻灭、精神崩溃的世纪。当我们漫步于西方现代文学的森林,所寻觅到的风景不是桃源仙境,而是触目惊心的废墟。在文学批评领域,谈论20世纪现代主义文学早已不是什么先锋、时髦的事情,我们似乎已经离那个时代很远了,连“后现代”都已经成为陈词滥调。然而,重读这些经典作品仍然是十分必要的,这种阅读甚至应该覆盖更广泛的读者群体,而不是局限于研究者及一小部分的文学爱好者——因为,当代人仍然处于20世纪的“阳光与阴影”之中,这些作品所描绘的困境,也早已是我们身处其中的现实。

编辑:昕亚
 
 

相关阅读

 
 

高清图库

 

首发策划

热门排行

 

热点推荐

 

优势栏目

  • 优势栏目

    “纪张”系列演出火爆京城

  • 优势栏目

    “三国画家”陈荣 本周六教你画诸葛亮

  • 优势栏目

    敬老与乡愁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