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读书娱乐旅游绿色建设社区打工

中工文化

文艺

单田芳评书成绝唱 曾来宁领牡丹奖

2018-09-12 09:40:28 扬子晚报

  单田芳评书成绝唱 曾来宁领牡丹奖

  著名评书艺术家单田芳11日下午3:30因病在中日友好医院去世,享年84岁。告别仪式将于9月15日上午在北京八宝山举行。对大众来说,最熟悉的大概就是单田芳说评书时的沙哑嗓音及说书时的绘声绘色。有多少人是听着他的评书长大的,还有多少人模仿过单老的声音?在民间甚至有着“凡有井水处,皆听单田芳”的说法,“单田芳评书”已经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符号。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 张楠

  一生尝遍甘苦,书中说尽情仇

  单田芳1934年12月17日出生于营口市的一个曲艺世家,是中国评书表演艺术家、作家,与刘兰芳、田连元、袁阔成并称为“当今评书四大家”。代表作品有《三侠五义》、《白眉大侠》、《三侠剑》、《童林传》、《隋唐演义》、《乱世枭雄》 、《水浒外传》 等评书。

  历经生活的动荡,积累了阅读,也铸就了单田芳书中的爱恨情仇。他的母亲王香桂是西河大鼓的知名艺人,他的父亲单永魁是王香桂的弦师,单永魁夫妇红遍东三省。也正是父母的关系,年幼的单田芳跟着父母往来于哈尔滨、长春和沈阳之间,居无定所。在那个风雨飘摇的年代,单田芳亲眼目睹了炮火连天,也看到了民不聊生的惨状。

  1953年,单田芳高中毕业考进东北工学院。1954年,这个大学新生辍学下海,拜师学艺,取艺名“田芳”。1956年,他首次登台表演,说的第一部书是《大明英烈》。那天演出结束后,他挣了4块2毛5分钱。在当时来说,这笔钱的价值可非同一般。他给家里人买了一斤猪肉、十个鸡蛋、自己还买了一包烟,还剩下三块多钱。从此,梦想着当一名一流工程师的单田芳被“逼”上说书的道路,开始他起伏跌宕的评书生涯。

  后来年近八旬的单老并不服老,晚年还想着趁热打铁,更上一层楼,他曾说,“一辈子想来,人间的苦,大部分我几乎都受过,什么脏活累活我都干过。回过头来,我觉得挺光荣、挺自豪,就因为我受过那么多苦,我从那里锻炼过来的,我不娇气。别看我到了晚年了,我经常跟我女儿讲,我说我现在什么苦都能吃,假如说我现在的一切条件都不复存在了,我也没有名了,又是重蹈覆辙……再苦我也不怕。经过这么多年的磨练,我自己觉得已经锻炼得非常坚强了。”

  走进千家万户,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昨日他去世的消息传出,不少网友感慨,“白眉大侠成绝响,人间再无李元霸”,“世间再无下回分解”,“想起来小时候就是听着单田芳老师的《隋唐演义》长大的。有一次在亲戚家吃晚饭,吃完想起来评书该播了,然后我爸背起我就往家跑。至今家里还有那个三阳收音机。”

  有网友感慨,“逝去的不光是老爷子和他的评书,还有半导体和我们一代人的童年。”省曲协副主席芦明告诉记者,最近大家觉得曲艺界的老艺术家接连去世,其实还是他们的作品深入人心,才会引发这么多人惋惜。老一辈艺术家重视非遗传承,且大多来自民间,他们的作品与观众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袁阔成的《三国》,常宝华的常派相声,李金斗的《红灯记》等等,在全国都有打得响的作品,往往一提到这个许多人都能知道。但对于如今的年轻演员来说,像老艺人一般自成一派,拥有自己的作品,还有一个漫长积累的过程。因此,老艺术家的去世会令大家惋惜不已。”芦明说,确实,很多观众喜欢的作品,传播方式离不开当年的广播电台,再到后来的电视评书,对于大量基层观众来说,广播收听便捷,获取方便,作品深入浅出,通俗易懂,特别接地气。如今跟这些老艺人告别,也是告别了那个“半导体”时代,现在大家通过新媒体就能看各种视频、音频。

  江苏文艺广播曲艺节目主持人王鹏、南京评话演员李传坤都是单老的超级粉丝。如今王鹏和李传坤都在传承南京评话,在他们看来,北方评书和南京评话虽说是两个门类,但归根结底都是一个祖师爷传下来的说书艺术。业界许多年轻人受单田芳影响很深,由此走上从艺道路。王鹏说,“我从小就喜欢听,单老的书热闹,而且通俗易懂对小孩来说入门门槛低。听评书能长知识,我的好多历史知识都是从里面听来的。现在我儿子也喜欢听《隋唐》。现在虽然新的评书演员也在成长,但单老的点击率还是居高不下,太经典了。无论是故事性,还是评论性,都是百姓喜闻乐见的。”

  王鹏笑说,现在有小孩作文好,也是听评书听来的,因为评书作为口头文学艺术,展现别开生面的场景,魅力独具。2004年单田芳来南京演出时,李传坤还特意到后台跟单老交流,现在还对当时“追星”要签名的场景记忆犹新。单田芳是青年评书演员杜对对的师伯,他告诉记者,单老不仅继承传统评书书目,还创作了很多新题材。他的作品走进千家万户,可以说在行业里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来宁领终身成就奖,功成名就不“隐退”

  2012年,在南京举行的第七届中国曲艺牡丹奖颁奖典礼上,单田芳获得终身成就奖。这是他从艺以来获得的第一个奖项,当时他自嘲称,自己能够获奖是因为评委觉得他“喊”了那么多年都没获奖,所以“可怜”他。

  对于从艺几十年的他来说,终身成就奖是一种最令人欣慰的肯定。功成名就之后“隐居江湖”往往是大侠的绝佳选择,可“单大侠”偏偏选择继续奋斗。他从1993年起,就和北京的朋友一起创办了北京市单田芳艺术传播有限责任公司,目前公司的年毛利已经近千万。令人敬佩的是,单田芳觉得评书艺术下滑得很厉害,衰落的趋势确实明显,他给自己定下挽救评书艺术的任务。

  单田芳也饱受病痛的折磨,其受到许多人模仿的魔性嗓子,被誉为“云遮月”,也经历过声带小结手术。据公司同事透露,单田芳今年春节后就一直身体不好住院,近几日陷入昏迷,进行抢救后却遗憾离世,生前遗憾还有几部评书没有说完。

  还有网友发现,2017年之后,单田芳的微博就久未更新了,直到前几天,他又在微博上出现,并推荐女儿单慧莉的评书公开课,表示支持。生前最后一条微博发于9月7日。当时,不少网友看见单田芳活跃还十分欣喜,并在下面留言称“单老师一定要长命百岁”。

  单田芳先生一生钟情评书事业,2000年罹患胃癌接受手术后,仍毅然继续创作并录制了后续的20余部电视和广播评书作品。这些作品,大多数为经过重新创作和修改的新式评书,如《贺龙传奇》、《血色特工》等红色经典系列评书。从艺六十余年来,单田芳先生共录制了广播和电视评书110部,共计12000余集,节目时间约6000余小时,堪称最高产的评书艺术家。

编辑:昕亚
 
 

相关阅读

 
 

高清图库

 

首发策划

  • 告诉你一个真实的延禧宫

    一部清宫剧《延禧攻略》的热播,带火了线下故宫里的延禧宫,成为名副其实的“网红”景点。

  • 2018爱在七夕

    总会有人问,爱情是什么?是怦然心动的执着追求?是相互依托的幸福?还是温馨从容的夕阳红?

  • 末伏将至,秋天是不是不远了?

    随着立秋的到来,今年的三伏天已然过半,但天气的酷热却并未因立秋的来临有所缓解。

热门排行

 

热点推荐

  • 南京:历史文化展览进高校

    9月6日,“穿越历史 共读南京——南京十朝历史文化高校巡展”首站展览在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图书馆举行。

  • 越剧学校里的唯一男小生

    王洪远是嵊州越剧艺术学校表演班里唯一的男小生。男小生是以女性演员为主的越剧舞台上稀有的行当。

  • 小三峡鱼头湾初秋美如画

    鱼头湾位于长江支流大宁河流域的重庆市巫山县小三峡滴翠峡,因形似鲢鱼头而得名。初秋时节,鱼头湾一带漫江碧透、景色如画。

 

优势栏目

  • 优势栏目

    白居易:如何在逆境诗情画意地活

  • 优势栏目

    京剧《帝女花》以情动人

  • 优势栏目

    埃塞俄比亚员工感受中国文化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