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读书娱乐旅游绿色城建社区打工
 

中工文化

文艺

三十年夙愿终成行 沈从文的敦煌之行

2018-06-21 15:10:32 北京晚报

  1979年,沈从文在敦煌参加《丝路花雨》舞剧修改建议会。

  提及敦煌艺术与沈从文的渊源,恐怕很多人只是想到他的物质文化史研究,在实际研究过程中,沈从文一心想去敦煌实地看看,但这个愿望一直拖了很久才得以实现。

  在最近发现的一封沈从文书信中可知,沈从文于1979年8月开始了他的敦煌之旅,在信中他对敦煌之行颇为满意,甚至有意以后再去。这次盼望已久的敦煌之旅,对于时年已77岁的沈从文来说是一次身心释然的旅行和文化考察。他高兴地说这是他和妻子兆和“第一次最有意思的旅行”。这一次旅行,沈从文本是受邀为正在排演的大型舞剧《丝路花雨》作艺术指导,但却是无意中圆了沈从文一个三十多年的夙愿。

  1

  未去之前,著作中已经涉及到敦煌艺术

  沈从文在《中国古代服饰研究》著作中曾多次提及敦煌,如《北朝敦煌壁画甲骑和部卒》、《隋敦煌壁画进香妇女》、《唐贞观敦煌壁画帝王和从臣》等多个敦煌壁画研究专题,但沈从文在撰写这些专题时并未到过敦煌,因此去往敦煌也成了他的心愿。而他与一位重要的学生兼助手的结缘也是因为敦煌艺术。

  告别小说创作后,沈从文一门心思钻进了物质文化史研究中,曾在历史博物馆担任讲解员多年。1951年4月,沈从文还参加了《敦煌文物展》布置陈列,并起草展览说明,撰写了《文物参考资料》展品目录特刊中的评介文字,但未署名。但在那一期的特刊中沈从文撰写了《敦煌文物展览感想》并署名发表,其中可看出他对于敦煌胜地的神往。

  有一次,历史博物馆接待抗美援朝的志愿军参观时,其中一位叫王序的文艺兵随队来到了敦煌文物展览大厅,他想进一步了解这种神秘的文化,可身边又没有讲解员相助。此时沈从文走了过来,为他进行了详细而形象的讲解,使得王序肃然起敬,后问及沈从文姓名,大为惊喜。后来王序复员回国后,还是沈从文帮他参谋选了工作,使他进入到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此后多年跟着沈从文参与编纂《中国古代服饰研究》。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中国古代服饰研究》还在进行时,限于资料问题,沈从文曾致信家人有意出去走走,其中就包括去敦煌看看,但博物馆里经费有限,且杂事太多,抽不出时间,沈从文一直未能如愿。

  1973年11月沈从文曾致信中国社科院的领导何其芳,建议科学院的文、史、考古三所“抽调一二十个少壮党员”外出去各地博物馆学习一年,“再去敦煌学半年”,他自己愿意作为“说明员”前往。只是未能如愿。

  根据黄永玉的回忆,有段时间日本政府曾派了三个专家向他请教有关日本某张钱币上古代皇太子的画像的服装问题,他们怀疑这位皇太子的身份问题,甚至说要废止这张钱币。黄永玉觉得事情重大,就像他们推荐了表叔沈从文。

  沈从文看后说:“既然这位太子在长安住过很久,人又年轻,那一定是很开心的了。青年人嘛!长安是很繁荣的,那么买点外国服饰穿戴穿戴,在迎合新潮中得到快乐那是有的,就好像现在的青年男女穿牛仔裤赶时髦一样……敦煌壁画上有穿黑白直条窄裤子的青年,看得出是西域的进口裤子(至今意大利还有同样直纹黑白道的衣装)。不要因为服装某些地不统一就否定全局,要研究那段社会历史生活、制度的‘意外’和‘偶然’。”

  由敦煌壁画引申到一张钱币上的人物身份历史,应该说沈从文的解释一定是形象而具有说服力的。据说日本政府因此并没有废弃流通这张钱币。

  1978年12月,沈从文在北京西郊宾馆带领助手开展《中国古代服饰资料》的研究工作,期间,敦煌的好友范文藻带着自己临摹的敦煌壁画前来“助阵”,使得沈从文大为感动。沈从文在致信时任天津市领导胡昭衡时指出:“范同志是在敦煌研究所工作多年,摹绘过千百件精美壁画中关于生活衣着资料,在国内可以说对于这一方面用功最勤,成就最好,特别值得尊敬的一个好同志。”

  范文藻曾任国立敦煌艺术研究所研究员,曾倾心于临摹敦煌壁画,1950年4月在北京故宫举办的《敦煌文物展览》中,就有范文藻个人《临摹敦煌壁画展览》全部作品280幅。后被借调陕西筹建历史博物馆,临摹了一大批陕西乾陵唐墓壁画。好友范文藻到京后,一定会力邀沈从文前往敦煌实地察看那些有关古代服饰的壁画。

  2

  敦煌之旅,书信中反复提及

  根据新发现的沈从文于1979年11月16日致张寰和(张兆和五弟)先生的信,沈从文对当年夏季去敦煌印象大好:“我们八月里去兰州敦煌走了半个月,受尽特别招待。回来是坐飞机,只费二小时就平平安安到达北京的。只去时火车遇乌梢岭时(三千多米高的秦岭高处),故有点发昏,口说不出话,耳暂时失灵。别的没有什么难受。三姊似乎毫无特别感觉。也算是我们第一次最有意思的旅行。”

  更使沈从文和张兆和惊喜的是,他们在雨后的鸣沙山看到了一个奇观,一道高岭全部的闪闪金光,还出现了美丽的彩虹,“是很多人住上二三月,还不及有机会见到的。”“回来时也未感到什么累。和做梦差不多。”关于敦煌种种,总之是留下了特别深刻的印象。

  查《沈从文年谱》可知,1979年8月21日下午,沈从文与张兆和离京赴兰州,同行者有12人,沈从文前去兰州,主要是受邀参加大型舞剧《丝路花雨》的观摩会。

  1979年8月24日,沈从文致信长子沈龙朱夫妇,“我们在车上晃了两夜一整天,第二夜沿渭河而上,几乎整夜钻山洞。早六点四十分如期到站,被接到一个十分幽静的‘宁卧庄’高干招待所住下,房间一套似乎可以住十来个铺,门前有二解放军岗哨,一切可想而知。周围有一组小楼,至多只二层,围住一个花园,花园中似有大几十种花木果树,我们还来不及看看。敦煌县城或因水坝溢放洪水,城中部分已淹没,只是敦煌莫高窟地高,或尚去看三五天,估计后天即可去那边。……那边还有不少人在等着,看三几天即返回来看新舞剧《丝路……》什么。是甘肃省歌舞团演的,一定还好。”

  沈从文在信中还特地强调说:“吃住都是最最好,素朴好吃。今天晚上还要见当地主人宋平、萧华……”

  1979年9月14日,沈从文致信次子沈虎雏时提及,“我和妈妈(张兆和)去了兰州一趟,且再坐火车一天一夜,换坐三四点钟面包车,到敦煌,停了三天,再回到兰州看了一次大型舞剧(用敦煌作背景,相当好!)的演出,才坐飞机回转北京……这次出行,虽照例在敦煌各泻了五六次,但不久,就适应了。……时间过短,看不了什么全貌,但基本上总算满足了卅年的愿望,多以千佛洞留下个印象,也同时还明白了些问题。妈妈一路也好,主要是受省里招待得太好,吃住都是第一等,大约招待西哈努克亲王也不过如是,比住西郊友谊宾馆还舒服得多。”

  而在这之前的1979年的8月21日,沈从文致信沈虎雏时就提到,这次他和兆和去敦煌,是圆了三十年的“夙愿”,并说希望“明白有多少较特别的材料,可供在写作中的几个小专题需要,便于下一次来时作工作规划。”由此可见,沈从文是打算再来敦煌作专题研究的,当时他还想去附近的麦积山看看古物,并遗憾此次到敦煌不会使用大的照相机,否则就可以留下很多有意思的照片和资料。

1 2 共2页

编辑:谷永光
 
 

相关阅读

 
 

高清图库

 

首发策划

热门排行

 

热点推荐

 

优势栏目

  • 优势栏目

    中国电影走出去:讲好中国故事

  • 优势栏目

    家庭写真进矿井 巷道办起摄影展

  • 优势栏目

    蒲剧《尧颂》再现尧文化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