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读书娱乐旅游绿色建设社区打工
 

中工文化

文艺

东晋名士品评的“古诗之最”

2018-06-14 08:24:47 文汇报

  下图为清代画家王翚所绘 《江南春》手卷

萧牧之

  《世说新语·文学》里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

  王孝伯在京,行散至其弟王睹户前,问: “古诗中何句为最?”睹思未答。孝伯咏 “所遇无故物,焉得不速老”, “此句为佳。”

  孝伯是东晋名士王恭的字;睹是他弟弟王爽的小字。这对兄弟来自太原祁县王氏,是东汉司徒王允家族的成员。他父亲王蕴以皇后父亲的身份,在孝武帝太元二年(377年)十月到四年(379年)八月,被谢安推荐委派,担任东晋徐州刺史,驻地京口。太元十五年(390年),王恭本人以皇后之兄的身份被器重,由孝武帝任命为都督兖青冀幽并徐州晋陵诸军事、平北将军、兖青二州刺史,挂着长长的官衔,接掌北府兵,直到东晋安帝隆安二年(398年),驻地仍在京口。京口,就是《世说》所谓的“京”城。

  初看起来,这段故事似乎发生在王家兄弟随父亲在京口任上的早年时光,因为当王恭出镇京口后,弟弟在都城建康出仕,兄弟俩就不同在京口了。但这个故事也存在另一种可能,多年以后,自东晋安帝登基,王爽因为被当权的小人解职,来到兄长身边,余生未和兄长分开。那么, 《世说》记录的这段王恭轶事,到底是年少展望前途的感叹,还是中年人回首往事的沉郁感怀,也就显得暧昧起来。他所格外看重的两句,出自 “古诗十九首”中的 《回车驾言迈》:

  回车驾言迈,悠悠涉长道。四顾何茫茫,东风摇百草。所遇无故物,焉得不速老。盛衰各有时,立身苦不早。人生非金石,岂能长寿考?奄忽随物化,荣名以为宝。

  单分析字面,这首诗的前六句和后六句,诗人采用的不是同一套思考模式。前半段给读者呈现的,是一个“面对新一年开春景物突发感慨的人”;后半段则是一个 “努力说服自己从野草身上学到点什么的人”。两者之间存在说不清道不明的一点断裂,仿佛试图拔高立意,又表达得过分刻意。但它们又奇妙地互相渗透,通过错综的情绪,把全诗联结成内洽的整体。譬如,这首诗实际分为三节,每节四句,而我们可以移动中间一节分别同上下两节结合,把它拆成这样两首诗:

  回车驾言迈,悠悠涉长道。四顾何茫茫,东风摇百草。所遇无故物,焉得不速老。盛衰各有时,立身苦不早。

  所遇无故物,焉得不速老。盛衰各有时,立身苦不早。人生非金石,岂能长寿考?奄忽随物化,荣名以为宝。

  前一首是伤往事,对“故物”的寻寻觅觅,后一首是“立身”和自警,着眼“当下和未来”。如此,“所遇无故物,焉得不速老。盛衰各有时,立身苦不早。”作为全诗承上启下的关键一节,也就更加分明。这一节上通下达,有新旧,有盛衰,高度浓缩了全诗的情绪。

  把目光分别投射到本诗的前后两段,我们会注意到,这个诗人和他作品里的抒情主人公,首先恋旧,其次他不喜欢 “老”。有点像不想长大的年轻人,又或者是坚持拒绝承认自己年纪大了的长者,总之强烈抗拒着时光流逝对自己可能带来的影响。与之可相参照的是陆机被认为拟 《回车驾言迈》的 《遨游出西城》。在那首诗里,和这两句对应的是:

  靡靡年时改,冉冉老已及。

  年轻气盛的时节,读起来可能觉得平淡,但心灵更成熟一些,就会觉得泰然。

  恋旧,无非因为旧时光或者旧物,与某些让诗人觉得值得留恋的记忆有关,否则 “故物”就是陶渊明说的 “觉今是而昨非”,是应当要 “载欣载奔”着甩脱的。偏偏他 “所遇无故物”的一路,是 “回车”而行的一路。他宁愿放弃继续前行的机会和未来无限的可能性,只求回溯的时候,能见到一些熟悉的东西。但他随即发现,他已经有意回头来寻找,却找不到他想要的东西。 “四顾何茫茫,东风摇百草。”所以感到很怅惘。蓦然回首,被亲眼所见 “所遇无故物”的现实打得措手不及。

  类似 “突然回头”的片段,前有屈原 《离骚》的情节——在 《离骚》中,诗人经历了 “上下求索”,正待继续周游天界,忽然回头发现了自己的故乡, “陟升皇之赫戏兮,忽临睨夫旧乡。仆夫悲余马怀兮,蜷局顾而不行。”后有杜牧的 《将赴吴兴乐游原》: “欲把一麾江海去,乐游原上望昭陵。”这两首作品的写作背景,都是诗人处在国家存亡的水深火热关头。 《回车驾言迈》的作者并不是这样的。他寻找的 “故物”,似乎只对他自己有意义。这个抒情主人公,表现得更像是一个回乡游子,然而 “到乡翻似烂柯人”。

  所以,诗歌的后半段,抒情主人公决定追寻“荣名”,他再一次转过身,投向对他来说已经全然陌生的世界,带着莫名苍凉的心情和不再反顾的决然。连屈原在《离骚》的结尾,都会说出“国无人莫我知兮,又何怀乎故都”这样的愤激之言,一个发现自己彻底回不到过去心灵家园的游子,又如何必须留恋于那个破碎的幻境呢?

  但王恭显然还是愿意继续恋旧的,所以他捕捉到了 “所遇无故物,焉得不速老”。但令人意外的是,他并没有再继续追问原因。作为一个痴迷的佛教徒,也许他从中读出了某种轮回抑或无常吧。

  (作者为南京大学文学院在读博士生)

编辑:昕亚
 
 

相关阅读

 
 

高清图库

 

首发策划

热门排行

 

热点推荐

 

优势栏目

  • 优势栏目

    故宫文华殿“变身”书画馆

  • 优势栏目

    “希望再过百年,手艺还能流传”

  • 优势栏目

    聚焦老工业基地 彰显新时代职工新风貌新作为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