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读书娱乐旅游绿色建设社区打工
 

中工文化

文艺

绣架上的锦字书 《卿卿如晤》创作小记

2018-06-14 07:22:48 中国文化报

锡剧《卿卿如晤》剧照(许君峰饰林觉民,孙薇饰陈意映) 朱福俊 摄

  林觉民不是织工、陈意映不是绣娘,而我是。

  “意映卿卿如晤……”自这封写于百余年前的诀别信里,我一遍遍读出的,不但是志士的高洁、勇士的慷慨、死士的决绝,还有为人夫温和的愧疚、为人父欢喜的寄想,以及令我久久深思的这对爱侣的“生活”。《与妻书》写完后三天,广州起义爆发,林觉民牺牲,为“黄花岗七十二烈士”之一。实际上,写信时,他已预见了自己的死亡,是以开门见山:“吾作此书时,尚是世中一人;汝看此书时,吾已成为阴间一鬼。”这封书是林觉民对人间美好的最后一次回眸,他深深凝望着他的妻子陈意映。疏梅之侧、月影之下,她便在那里,喁喁细语、侧耳倾听、时嗔时笑、时吁时泣。不错,我们甚至不必再穷究陈意映的人物史传,仅仅顺着林觉民的目光,便可看见她的形体、她的悲喜。我捧着《与妻书》,仿佛捧了匹极好的锦缎在手,平凡而甜美的生活与激昂豪壮的志节犹如经线与纬线密密交织。坐在电脑前的我竟像坐在绣架之前,耐心地、细心地、战战兢兢地剖锦为丝,重新织绣,所成的绣品便是这《卿卿如晤》。

  固然这是一部新编原创锡剧,然而其中细节之铺排、情绪之渲写、甚至某些关键情节之设计,无不自《与妻书》中来。比如第一场叙谈时林觉民对新世界的向往、第二场陈意映苦苦的等待与担忧,剧中“与其我先你而死,倒不如你死在我先”的念白,便是信中“与使吾先死也,无宁汝先我而死”在戏剧情境中的直译;还有第三场林觉民对友人说的话:“泽楷,我想后街我家,穿门入廊,行经前后厅,转过三四个弯,旁边有间房,便是我与意映的居处。窗外正对小园,园里栽了梅树、栽了枇杷……”也正与信中文字切切对应,虽然对话对象不同,却都同样饱含着眷恋。

  尤值一提的是第四场,它是用近乎“极端”的戏剧手法对《与妻书》反复述说的某关键情愫的想象与延展。林觉民写道:“……欲乘便以此行之事语汝,及与汝相对,又不能启口……吾平生未尝以吾所志语汝,是吾不是处;然语之,又恐汝日日为吾担忧。”多么真切、深挚的爱,因其真、因其深,简直显得有些胆怯。男子将这样的爱投向拥有同样质地之爱的他的妻子,若妻子也怀着类似愁肠:“我想劝你远离死亡,可面对你我难以启口;我不该不告诉你我已知你的志向,可告诉你的话,又怕你越发的伤心……”若是如此,会产生何其巨大的张力?我在“绣架”上“实践”了这个想象,将男女主角置于极有限的时空:生死诀别的最后一夜。夜色渐深、东方渐明,催着他们拥抱,又催着他们分离。人们常见欢乐是爱、喧腾是爱、倾诉是爱,而在此时此地,疼痛是爱、沉默是爱、隐忍是爱、掩瞒是爱。一次次欲言又止,一次次迂回试探,一次次几乎就要说破又小心翼翼地避开……或者从更隐秘的内心来说,他们都希望彼此能够戳破这薄如蝉翼又重比泰山的“秘密”,接着哭也罢、吵也罢、闹也罢……使彼此感情得到一次痛快宣泄,然而始终没有。是因为他们爱得太“忘我”,宁可将全部痛苦自己承担?还是因为编剧太“残酷”,不予他们丝毫释放的机会,以期在“压抑”中完成戏剧的最强音?或者兼而有之?无论怎样,我最喜欢、最奇特的一段唱,在这里出现了:

  “恨不转瞬又来世。”陈意映唱道,“我为夫婿你为妻!”

  林觉民奇怪了,这是什么话?

  “我为夫,还你千般勤怜取;你为妻,知我万种泛愁漪。要你为我长垂涕,为我担惊摧心脾。料你为妻应输我,我为夫婿强似你!不随潮声他国去,不许风霜将你欺。断不叫你人影寂,不忍你夜夜忧戚数归期!待你身怀小儿女,我为夫,定当是惊喜交集、小心翼翼、出入相伴身不离!”

  乍听是“奇谈”,再看似“埋怨”又似“娇嗔”,在特定的情境下,又是回忆、是请求、是哀乞……做妻子的没有直接说:“留下来,不许走。”她用相对婉转的方式给了丈夫选择的空间,甚至是选择死亡的空间。爱他,所以竭尽所能地理解他、尊重他、相信他、支持他……只有当林觉民暂时“退场”、陈意映独自一人时,她才有了一次酣畅淋漓的心声吐露、她才短暂获得哭的权力。而当他再度出现在她面前,她又收敛了所有悲痛,将之敛为两句话:“觉民,你要出门了?换件新衣吧,把这旧的留给我。”

  我顺着林觉民给予我的感动以及陈意映生命的痕迹一路“绣”下来,这些对话都如流水般顺畅、寻常。然而当我离开绣架、稍微站远两步,寻个合适的距离再去欣赏它时,便忍不住要哭出来。

  《卿卿如晤》是林觉民与陈意映的故事,主角是陈意映。以陈意映为主角固然是从院团、演员、立意等多方因素综合考量的结果,然而我想,却不仅仅是院团、演员、编剧的选择,归根结底这是“林觉民”的选择。他将《与妻书》捧与后世,又哀愁又欢喜地对我们说:“瞧……我的妻子!”从少女到少妇到未亡人,陈意映走过的一生,就在这匹锦缎之上。

  完成此剧,我要向常州市锡剧院、向童薇薇导演、向所有为《卿卿如晤》倾注心血的同仁们致谢。《卿卿如晤》全剧唱词皆为整整齐齐的板腔体,只有主题歌我写为新诗般的散体。这出于作曲王星南老师的建议,并在他设计的旋律中得到了真正的“完成”。

  那墨痕浓浓淡淡,

  是泪痕点点斑斑。

  在笔端,一千声低呼轻唤,

  你笑颜如花,我想看怕看。

  许你,青丝白发为伴,

  撇你,春华秋叶形单。

  我的额角,追着星汉;

  你的眉眼,摇漾悲欢。

  你把我一千声,低呼轻唤,

  那泪痕缱绻,

  那墨痕灿灿。 罗 周

编辑:昕亚
 
 

相关阅读

 
 

高清图库

 

首发策划

热门排行

 

热点推荐

 

优势栏目

  • 优势栏目

    故宫文华殿“变身”书画馆

  • 优势栏目

    “希望再过百年,手艺还能流传”

  • 优势栏目

    聚焦老工业基地 彰显新时代职工新风貌新作为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