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娱乐旅游绿色城建打工

中工文化

文化头条

回家过年,中国人的精神归属

2020-01-14 10:29:19 今晚报

  农历庚子年的春节比往年来得要早一些。因此你会发现,跨入2020年后的这半个月里,我们每个人的生活都变得特别忙碌。学生们忙着考试,生意人忙着盘点,打工者忙着算账,在天津打拼了整整一年的外乡人开始忙着回家。忙碌的目标和方向其实是一致的,赶在年前把手中的事收尾。我们中国人要过年了,而方向则指向同一个地方——“故乡的家”。

  “家”是和春节联系得最紧密的地方,也是我们每个人心中最柔软的地方。比起长年在天津居住的本地人,那些来自五湖四海在津经商、创业的人们,回家的路要远很多。上周,记者与多位正在准备回家的外乡人聊起了回家的话题,情到深处时,每个人都激动得哽咽,甚至掉下眼泪。他们说,在外风光无限,但和父亲已一年未见了;吃了一年的外卖,梦里总会梦见妈妈包的饺子;人人都在催促我的脚步再快点,而家中的妈妈却不停地嘱咐:你慢点……

  无论相隔有多远,无论回故乡的家需耗时有多久,也无论这一年在外打拼是否风光、是否赚到了钱,都无法阻挡人们回家的脚步。回家过年,就是中国人的一项精神归属。

  全家族的亲情连接

  庄瑞安是浙江省温州市人,秉持着浙江商人吃苦耐劳、敢闯敢拼的特点,老庄扎根天津经商已有21年了,从刚到天津做生意时的小庄,到如今已近花甲之年的老庄,一路走来一路拼。临近岁末,老庄的心里还是惦记着一件大事,那就是回家过年,用他的话说:年纪越大,就越想老家。

  “来天津做生意这么久,其实早就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了,我儿子都成为天津女婿了,你说这里是不是家?但每到春节,还是得回温州老家,这就是一种信仰吧。”庄瑞安和记者说起了他的回家时间表,“腊月廿六动身,一家人开车回去。年轻时一口气就从天津开回了温州;而现在年纪大了,中途会休息一两天,一家人在路上转一转,就当做旅游了。”

  都说归心似箭,为什么不提早几天回家、晚些日子再回来?老庄笑了:“生意人讲究的就是诚信。这些年生意上积累了那么多的合作伙伴,作为配套服务商,咱得跟着客户的放假节奏走啊。”一边是春节回家这件大事不能放,另一边是生意上的伙伴不能丢,“不放”与“不丢”恰恰是人们奔忙劳碌的根源。

  说着话,庄瑞安从手机里调出了一张全家福。“这是我们家族的大合影,这样大规模的团聚每两年一次。你看,无论是长者还是孩子,每个人都戴着一条红色的围巾,多喜庆啊。”老庄指着照片上的家人给记者一一介绍:“我侄儿在上海,我们全家在天津,弟弟们在太原、大连,家里人几乎都在外面漂泊,也只有春节才能聚在一起。这种团聚不需要召唤,到了这个日子,大家就会不约而同地奔着家的方向走。”话语中能够听出老庄对于家族亲情观念的重视。也正是因为重视,即便生意再忙,过年回家也是他雷打不动的生活必选项。

  说起回家,老庄的爱人有些伤感。过去回家是为了探望家中的父母,如今双方四位老人都已作古,回家看谁呢?庄瑞安说到这里,也有些伤感。人们总是说:有父母在,兄弟姐妹是亲人;而父母不在了,兄弟姐妹只是亲戚了。亲人和亲戚一字之差,变化中间就包含着太多的家庭观念;也正是这种变化,让一个个小家组成了大家,一个个大家又化解成了小家。

  聊到父母这个话题时,老庄的情绪很激动。的确,漂泊在他乡打拼,那种辛苦不言而喻。累了的时候,想想在远方的家里还有年迈的父母,就是最可靠的心灵寄托。“别管多大年纪,回到家第一声都是喊:妈!但现在妈妈不在了,回到家总觉得缺少点儿什么。”庄瑞安和记者说。好在还有抱团的兄弟姐妹,当除夕之夜华灯初上,亲人们端起酒杯辞旧迎新时,那种家人间的亲情得以升华,得以延续。

  说到了家,庄瑞安说:“最近这些年家乡的变化很大。过去回家特别难,到了温州市还要坐船;而今大桥通车了,回家的时间大大缩短了。我童年生活的老宅已经被承包出去做了乡村民宿,回到老宅只能依稀闻到当年的味道,但这种味道也渐渐变淡了。”

  回故乡的家过年是铭刻在中国人骨子里的传统和习惯,这一年有多少辛苦和委屈,到了除夕那一天都要画个句号;而这一个句号,恰恰是结束了一年的奔波、回到家的一种温暖。庄瑞安说:“回家过年,就是一种幸福。”

  过年要过出仪式感

  李芳的老家在河南省新乡市长垣县,2000年跟随丈夫来到天津打拼,这么一算她在天津的生活已经步入第20个年头了。20年里,李芳在话语中多了一些天津的本土口音,不仅如此,她的孩子们也都是生在天津、长在天津,两代人在回家过年这件事上有着不同的理解。

  “再过两天我们就要回家了,今年大女儿迎来高考,因此把回乡过年这件事拖了一段,给她留出更多的复习时间。”李芳说,“回家的方式也不同了。早年间都是坐大巴车回去,现在是开着汽车走高速公路,6个多小时就能到家了,特别方便。”对于回家过年这件事,李芳格外看重,特别是在公婆家,看着儿子、儿媳带着孙子孙女一起回家,老人的心里非常知足。这是在向家人做“年终汇报”,更是要利用这段时间多陪陪家中的父母。

  说起过年,当地还保留着隆重的仪式和风俗。比如农历正月初一早上5时许,家里人就开始忙碌,按照家族的辈分前往祠堂向先祖磕头拜年,亲戚们开始串门互致问候。在这个过程中,土生土长的李芳就要把口音切换成乡音了,那份乡音才透着亲切和热乎。但孩子们是不会说家乡话的,普通话加着点天津方言,或许就是孩子们对故乡一种不同的解读方式。

  对于回家过年,李芳和爱人将它视为具有仪式感的‘规定动作’;而在孩子们的眼中,换了一座城市、换了一种节奏,也就多了一份新的乐趣。

  “在老家那边,格外看重儿孙的作用。比如在我们的小家,女儿和儿子没有什么差别;可回到老家,长子、长孙这些名头就被重视起来。”李芳介绍说,“因此在拜年方式上,有很多需要我儿子出面的‘规定动作’。虽然他的年纪不大,但有个长子长孙的名头,承担的责任也就不一样了。”对于天津生、天津长的孩子们来说,回家的过程是亲情联系的过程,从而对家族也就有了概念,多了一份乡愁。

  按照当地的风俗,正月初二是女儿回娘家的日子。提起父母,李芳的眼圈红了。“在外打拼的人不可能经常回家,每年能陪父母的日子也就春节这段时间,总是感觉陪他们的时间太少太少。”李芳说,“对于两边的父母,很多时候只能给他们多花点儿钱,以此来代替陪伴。但花再多的钱也替代不了在身边。”

  李芳的真心话正是现在很多在外打拼的人们的心思。为了理想的生活,他们背井离乡在外打拼,慢慢地固定下来,在当地组建了家庭,有了孩子。随之而来的就是陪伴父母的时间越来越少。望着他们一天天老去的背影,看着他们衰老的面庞、灰白的头发,儿女的心中多了一份亏欠。

  而从老家回津时,父母总会将许多家乡的土特产、各种杂粮、土鸡蛋、花生油塞满车厢,带着不舍的深情目送儿女驶向远方。

  父子间的心灵互通

  “最怕父母送我到车站,但每一次总得面对这样的离别,心里很难受……”说话的小伙子叫孟志彬,是一位在津打工的“90后”,家在河北省邯郸市临漳县。回家对于这位年轻人来说,满心期盼,但又心生负担。

  在小孟的心里,他最牵挂的是80多岁的奶奶,每年回家都会给奶奶买上一件衣服,递上一个红包,这在老人看来是一种孝顺,同时也意味着孙子在外这一年有收获。“每次买的衣服她都舍不得穿,挂在柜子里。”孟志彬说,“今年就不买新衣了,直接给钱吧。”

  在小孟的眼里,父亲是严厉的,母亲是慈爱的。小时候不听话,父亲上来就打,母亲在一旁保护他。从那时起,严父慈母的形象在他的心里根深蒂固。“我爹本来就话少,我也很少跟他说话,总害怕一言不合就挨揍。”小孟笑着说,“但是从去年开始,我发现他跟我说的话变多了……”

  过年回家,小孟总会跟发小儿在一起聚会到很晚才回家。那天他深夜回家,发现爸爸也刚好到家,母亲给爷俩煮了一盘饺子当做夜宵。伴着这盘饺子,父子俩斟了一小盅酒,这或许是他们爷俩第一次喝着酒促膝谈心。父亲问他最多的是在天津工作得辛苦吗?嘱咐最多的就是别舍不得花钱,也别委屈了自己,儿子默默地点头。

  说起负担,今年29岁还没找到媳妇这件事,给小孟的心理压力着实不小。“年年都被催婚,亲戚朋友们总是在酒桌上拿此事当做话题。”孟志彬说,“特别是小时候的朋友,结婚的、生娃的,而我还是一个人在天津打拼。”小孟料想今年回家,这个话题依旧还会被当做“热点”。毕竟又长了一岁,压力只会增加,不会减少。小孟也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带着太太、领着孩子回家过年。但要实现这个梦想,接下来还得继续奋斗。

  回家就要面临着离别,“从村口有一班直达天津的长途车,发车时间是早上6时。父母为了让我多睡会儿,4时就起来帮我准备。”孟志彬说,“我总是告诉他们,千万别送我,让我兄弟送就行了。”但父母执意要送到车站,望着大巴车渐行渐远。每一次离别的场景,都冲击着小孟的心。

  “我上车总是找个看不到他们的位置,试图不让自己难受,但又总会偷偷地透过车窗玻璃看看他们。”小孟说着自己纠结的心情。回乡前的期盼,在家时的陪伴,饭桌上的压力,离别时的伤感,这就是一个“90后”年轻人面对春节回家时的心情。

  每逢佳节倍思亲

  与他们三位不同,马跃峰这位来自甘肃的“00后”今年春节选择留在天津加班而不回老家了。小马对记者说:“我第一次出门打工,第一个春节不在老家过年。”

  小马在一家餐馆前台做收银员,前不久老板发出通知:今年春节期间,餐馆连市。选择加班不回家的员工除了能够拿到加班费外,老板还会额外再派发红包,还有丰盛的年夜大餐。听到这个消息,小马起初是拒绝的。“盼了一年了,终于盼到回家了。老板让我选择,我想回家,不想加班。”小马说。其他小伙伴也和小马的心思是一样的,选择回家。

  改变主意还是缘于跟妈妈的一通电话,“我妈在电话里说,我回家就是玩手机,啥活儿也不干,还不如在天津多锻炼锻炼。”小马说,“在我妈的建议下,我跟老板说,选择留下来加班。”可是,没过两天,小马的心思又翻车了,他又要改主意,那两天一直查询回家的车票。小马也在不断地劝自己,既然出来闯荡了,就要受得了寂寞。不断加筑自己的心理防线,又不断地拆除,这个“00后”面对春节回家这个问题时,始终在纠结着。

  采访中,马跃峰跟记者说,他觉得最难熬的是除夕夜,特别是员工聚餐之后,回到宿舍里,原先热闹的宿舍一下子安静下来,那会儿恐怕最想家。每逢佳节倍思亲,特别是看着别人家在餐厅里合家团圆吃着年夜饭,像小马这样的餐厅服务员只能放弃回家团圆,那滋味的确也在考验着这位“00后”。“我总是跟我妈说,我要自由,我要享受孤独;现在自由来了,孤独感也有了,我又不知道该怎么‘享受’了。”小伙子说出了自己的内心感受。

  人们常说:无论你在天涯海角,在哪儿都能把年过了;但回老家过新年,才是四处漂泊的游子们最终的归宿。距离春节越来越近了,无论是在机场还是在火车站,手拎肩扛行李的人们正在忙忙碌碌地奔向回家的路。

  过年回家,就是中国人的精神归属。

  本版摄影 今晚报记者  伊健

编辑:卢云
 
 

相关阅读

 
 

高清图库

 

首发策划

  • 沧桑巨变70载:文化焕发时代风采

    新中国成立至改革开放前,我国各项文化事业在恢复、改造和曲折中不断发展。改革开放为文化发展带来新的契机,文化建设迈入了新的历史时期。

  • 始惊三伏尽 又遇立秋时

    经历了一段时间夏季酷热的考验后,8日终于迎来了二十四节气中的"立秋"。

  • 2019七夕:过好中国的“情人节”

    “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这是柔情似水的七夕,这是佳期如梦的七夕。这个传承千年的节日,绵延着中国农耕文化中最温柔与浪漫的那一页。

热门排行

 

热点推荐

 

优势栏目

  • 优势栏目

    全民阅读中的那些人

  • 优势栏目

    “须弥福寿”展亮相故宫

  • 优势栏目

    “红旗”猎猎舞动俄罗斯旋风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